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入戏 05

-新杰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不


目录

00  01  02  03  04


入戏 05

  无巧不成书,挂了张新杰的电话就收到乔一帆的微信,说晚上有事不回来吃饭。安文逸想到这是短时间内第二次跟张新杰单独共进晚餐,不禁怀疑自己正在透支未来的运气。

  话说回来,安文逸对自己的厨艺有着清醒的认识,不会因为网友几句夸张的惊叹就失去理智。他只会做家常菜,特别普通的那种,充其量不过是老妈子的程度。而这种程度能否满足著名吃货张新杰的味蕾,他其实是拿不准的。所以当张新杰表示想尝尝自己的手艺,安文逸多少是紧张的,但考虑到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圆,最终还是打消了临时抱佛脚的念头,抛开沉重的迷弟包袱,干脆就按照日常跟乔一帆两人的菜单来了一份。

  就卖相而言,可能还比不上之前发微博的那餐。安文逸抹了把脸,心说自己八成是个伪粉。

  张新杰对时间卡得很准,安文逸也不差,下午六点半,两人正式在餐桌落座。

  “跟你之前发微博的那顿风格不一样。”张新杰看了看眼前无比质朴的家常饭菜,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确实,”安文逸点点头,坦白道,“那天是个意外,其实我只会做特别普通的家常菜,并且对摆盘没什么研究。”

  “……”

  饶是张新杰也不由要怀疑安文逸究竟是不是自己的粉了。

  “不想在前辈面前隐瞒或撒谎,”见张新杰没说话,安文逸赶忙解释起来,“希望前辈认识的是一个真实的我。”

  张新杰原本以为,如果真像安文逸所说,自己对他而言是很重要的人,那么这顿晚餐必定会精心准备。想到有人会为自己费尽心思做一顿饭,甚至还颇有几分期待,却没想到现实跟理想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过看着安文逸认真的表情,张新杰又感觉自己的期待并没有落空。想着,执筷尝了尝,微微笑道:“有家的味道,我很喜欢。”

  安文逸被张新杰这一记浅笑戳中心口,不由微微一愣,老实说他自认刚刚那番话有些不自量力,只是一起合作了一部戏就迫不及待想要交心,这种行为放在圈内简直可以说是幼稚。然而张新杰不仅没有戳穿,还给予了一个肯定甚至鼓励的回应。

  想起网上小姑娘总喜欢嚷嚷的那句“不行了,我要转女票粉”,安文逸顿时非常理解,心说男神再这么无知无觉地撩下去,连我都想转男票粉了。

  不知是不是张新杰说了“家”的原因,气氛突然变得很温馨,似乎在这小小的餐桌上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直到安文逸的肚子不满地叫起来。

  “……”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安文逸很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吃饭吧。”张新杰假装没听见,十分体贴地圆了场。

  就这样,室内陷入沉默,只有碗筷轻微碰撞的声音、细微咀嚼饭菜的声音以及食物滑过喉咙的声音。安文逸跟张新杰不一样,平时吃饭也喜欢闲聊。但像现在这样跟张新杰一起专心享受食物,却并没有感到不自在,甚至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使他忘却了白天试镜的窘迫与困惑,回归到平静又安心的放松状态。

  于是,一成不变的粗茶淡饭,也因心情不同而变得不一样起来。

  

  饭后,张新杰抛开身为客人的自觉与矜持,坚持要洗碗。遭到拒绝后依旧态度强硬,自以为有理有据道:“世界惯例,不做饭的人负责洗碗。”

  “这是哪门子的世界惯例,我怎么第一次听说。”安文逸只来得及吐槽,就看见张新杰抢先挽起衬衣袖子,端着盘子和碗筷进了厨房。

  “前辈你放着我来就好。”安文逸诚惶诚恐,追着张新杰进了厨房,抬眼就看见不久前代言了某国际大牌名表的那双手正拿着洗碗布擦盘子……

  安文逸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比起做饭我更擅长洗碗,”张新杰手上的动作很熟练,三两下就把几个盘子、两副碗筷洗得干干净净,随后才扭头看安文逸,“跟你搭伴儿刚刚好。”

  安文逸一时间不知把目光放在哪儿比较好,根本没空去想“跟你搭伴儿”是几个意思。

  张新杰露出一小截胳膊的袖口,残留着泡沫和水渍的双手,略带几分笑意的眼睛……作为一个不久前才说想转男票粉的人,安文逸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性感得不得了。

  虽说张新杰从出道至今一直是严谨、认真、禁欲系的代名词,但广大观众一致认为,这种类型性感起来根本让人把持不住。对此,安文逸表示亲测现场版效果更佳。以至于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张新杰洗干净的碗上,这才凭借傲人的理智冷静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张新杰却没有预兆地凑过来,毫无自知道:“帮忙扶一下眼镜,我手上还有泡沫。”

  这就是乔一帆顺路买了瓶酱油回来,走到厨房门口感觉自己误入了捉奸现场的原因。

  只见安文逸双手捧着张新杰的脸,两人靠得很近,看样子就要亲上去了。

  

  乔一帆受到了惊吓,尽管后来安文逸反复跟他解释说张新杰手上沾了泡沫,自己只是帮他扶眼镜,没有捧脸,更没有要接吻。

  “但是你俩的眼神太深情了,”乔一帆抱着自己的杯子喝了口水压惊,后知后觉道,“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是不是回来太早打扰你们了?”

  安文逸一脸懵逼,虽然他确实有一瞬间沉迷美色,但总的来说他跟张新杰之间清清白白,仿佛晚饭刚吃的小葱拌豆腐。

  “你放心我绝对不乱说,”乔一帆见安文逸不说话,显然会错了意,严肃道,“这种事圈内其实不少,只要小心不被抓到把柄就好。你跟方锐说了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安文逸哭笑不得,“我跟前辈看起来就那么像有点什么吗?”

  “特别像。”乔一帆郑重点头实话实说。

  “……”

  “难道真的没有什么?”见安文逸这个态度,乔一帆也知道大概是自己误会了,但始终有几分怀疑。

  “前辈不是这种搞暧昧的人,我也不是。”

  “所以我才怀疑你俩已经在一起了。”

  “你可以跟魏导交流交流,”安文逸无奈道,“我跟前辈只合作了一部戏,怎么可能就在一起了,充其量只是他不嫌我幼稚,愿意给我机会交个朋友。”

  听了安文逸的解释,乔一帆陷入沉思,半晌才说:“我不了解张新杰前辈,圈内对他的评价也都很官方。但你知道的,除了美食推荐,他的更博频率仿佛一个失踪人口,最近他在微博上频繁跟你互动,如果不是宣传需要,我只能说他应该挺喜欢你。”

  “……”

  “还是说,”乔一帆突然想起了什么,疑惑道,“解码到底是怎样的戏,你俩不会都没出戏吧?”

  

  张新杰这顿蹭饭最终搞得安文逸心神不宁,原本还想在饭后聊聊白天试镜的事,结果却忘得一干二净。安文逸对自己很失望,摸出手机点开张新杰的微信,心说现在问正事还来得及么。

  正犹豫着,张新杰先发来了信息:“谢谢款待。”

  “粗茶淡饭不成敬意。”

  “没有,我很喜欢。”

  “前辈不嫌弃就好。”

  “这么客气干什么,不是说希望我认识真正的安文逸么。”

  “不是客气,都是实话。”

  “刚刚走的有些匆忙,忘了问你白天试镜还顺利吗?”

  “前辈怎么知道……”

  “文州跟我说在试镜现场看见你了。”

  “喻文州前辈?”

  “他想接那部戏的男主角,就自己跑去试镜了。”

  “……”

  “不说他了,你怎么样?”

  “……魏导大概不喜欢我,说我的表演太过学院派,无法诠释他这部戏的精髓。”

  “意料之中。”

  “真的要像他说的……必须先体会生活中的狗血么。”

  “魏导的戏讲究情感的渲染,他需要你完全理解角色,靠共鸣而不是演技来演戏。”

  “共鸣?”

  “比如对于角色的重大情感变故,如果有自身经历可以代入,不论是对角色的理解还是演出更为贴切的感觉,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安文逸想了想,有些绝望:“暗恋十年求而不得,竹马不敌天降,天降还是自己寻找多年的亲哥……这种剧情我实在没什么自身经历可以代入。”

  “并不是要求你跟角色经历一样的事情,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比如将‘暗恋十年求而不得’替换成对某种事物的不懈追求,在自己相对熟悉的感情基调上结合剧情进行调整。”

  “移情的道理我懂……所以魏导说‘体会生活中的狗血’并不是字面意思吧。”

  “他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不过是否体会生活中的狗血,恐怕你自己是没有选择权的。”

  “啊?”

  “刚刚剧组发了上次拍的宣传照正片和花絮,反响过于热烈了。”

  结合语境,安文逸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没等他打开微博,乔一帆就敲门进来,点开宣传照中自己跟张新杰姿势最为亲密的那张,肯定道:“我觉得你俩是真没出戏。”

  

下一章

评论(28)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