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入戏 17

-卡卡卡卡得仿佛便秘的一更orz


目录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入戏 17

  剧组终于杀青了,魏琛特别高兴,吆喝大家一起吃饭,主演一个不落都去了,气氛特别热闹。

  这是安文逸第二次参加杀青宴,比起《解码》那次喝得傻乎乎,终于有点儿长进,起码没说胡话。反倒是魏琛喝大了,正一件一件抖落叶修的黑历史,苏沐橙在一旁笑眯眯地听着,时不时还补充两句。

  安文逸特别想拿个小本本记下来,等有机会给张新杰当故事讲。但碍于一桌人就自己最小透明,除了去厕所,只能老老实实坐着,看喻文州花式给魏琛敬酒,怀疑再这样下去,叶修八成会被卖得连底裤都不剩。

  正想着,魏琛突然话锋一转:“老叶唯一干的靠谱的事儿,就是给我推荐了小安,下部戏!我还要找小安演,这次演主角!”

  安文逸正在吃菜压酒劲,听到这句话差点儿没把自己噎死,赶紧摆摆手道:“没有没有,魏导谬赞了,我没给大家拖后腿就不错了。”

  “什么话!”魏琛不乐意了,大手一挥道,“你拖什么后腿了?谁敢说你拖后腿,我第一个跟他急!”

  安文逸:“……”

  “魏导说得对,”喻文州说着给安文逸递了杯酒,“应该敬魏导一杯。”

  ……你自己要灌魏导不要拉我下水好么,安文逸绝望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十分心塞地接过酒,顺势敬了一杯。

  “哎呀今天高兴!我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我跟你们说,老叶这个人,心太脏……”魏琛喝了安文逸敬的这杯酒,不知怎的,又扭头继续扒叶修。

  安文逸心说这不按常理出牌啊,默默问副导演:“魏导这是……”

  “老毛病了,一喝醉就拿叶神说事儿,也没什么,翻来覆去就这么几件事,说好几年了。”

  安文逸:“……”

  不过这一桌清醒的也不多,安文逸琢磨着等下让方锐来接自己,顺便做做人情,能送几个送几个吧。

  直到——

  “哟老魏,还喝呢?”

  “叶、叶神???”

  一桌人十个中有七个都懵逼地看向来人,局面别提多尴尬了,仿佛小学生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被抓了个正着,安文逸怀疑好多人酒都吓醒了。

  “你怎么来了?”魏琛盯着叶修看了看,一脸嫌弃道,“你又不能喝,一杯倒来凑什么热闹。”

  “我来接沐橙回家,”叶修无所谓道,“你这么哔哔下去,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走走走!赶紧走!”魏琛不耐烦地挥挥手,“苏妹子还有没有人身自由了。”

  “得了吧,你在这发酒疯占着大家的时间,还说别人,”叶修回了一嘴,紧接着便朝苏沐橙招了招手,“走了。”

  “那我先走啦。”苏沐橙立马站起来,跟大家打了声招呼,背上自己的包包,几步过去挽住叶修的胳膊。

  “小安也早点儿回去,记得叫方锐来接你。”叶修看了看桌上的人,扭头嘱咐了安文逸一句,随后就带着苏沐橙走了。

  迷之沉默。

  半晌才有人试探着说:“这苏女神跟叶神真是……感情好啊。”

  “谁说不是呢。”

  “人家郎才女貌,也很般配啊!”

  ……

  在座的吹了一波叶橙,喻文州突然挥了挥手机,似乎有什么事,抱歉道:“不好意思,我也要走了。”

  “要走啦?”魏琛说着看了看表,“好像是挺晚的,那想走的都走吧,想喝的留下来陪我喝!”

  “那我也走了,明天早上还有个通告,实在抱歉。”安文逸见状,赶紧找了个借口。

  “走吧走吧,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如此,安文逸终于得以脱身,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准备给方锐打电话,结果刚出包间没走几步就跟迎面过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安文逸赶忙跟人道歉。

  “又喝多了?”

  安文逸一抬头,发现是张新杰。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安文逸坐在张新杰的车上,想起《解码》杀青那晚的情况,忍不住笑了。

  张新杰原本就挺担心,毕竟魏琛是出了名的爱喝,不知道安文逸在杀青宴上喝了多少,现在看人自顾自傻笑,心里七上八下的:“笑什么?”

  “魏导刚刚在讲叶修的黑历史,挺好笑的。”

  “我以为你喝傻了。”

  “那不会,”安文逸摇摇头,“神志是清醒的,就是有点儿头疼。”

  “你跟乔一帆联系一下,让他帮你准备醒酒汤。”

  “一帆不在,他们话剧团在外面巡演。”

  “那今晚谁照顾你?”

  “我给方锐打电话。”安文逸说着再次掏出手机。

  “还是我来吧。”

  “没关系,我还没醉到看不清手机……”安文逸边说边把手机举到眼前,认真看了半天,“还真看不清。”

  张新杰被逗笑了,感觉安文逸这次喝醉酒特别可爱,想了想说:“不打了,今晚去我家吧。”

  “啊?”

  “网上咱俩的热度还没下去,我送你回‘上林苑’很容易被拍到,我家那边可能还好一些。”

  安文逸摸不准张新杰是早有预谋还是临时起意,强行启动被酒精摧残得混沌的大脑思考了一会儿,最终决定妥协:“又要麻烦前辈了。”

  “不客气。”

  “上次杀青就麻烦前辈,这次又……”

  “你说《解码》那次?”

  “对,”安文逸正襟危坐,十分认真,“还让前辈大晚上陪我发疯,太不应该了。”

  “现在想想还挺有趣。”

  “真是不好意思。”

  “我有个问题,”张新杰看了看安文逸,“上次喝醉后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没多少,”安文逸陷入沉思,好久才说,“记得前辈跟我围一条围巾,说‘灵魂可以永生’。”

  张新杰:“……”

  “难道还有更严重的?”

  “也不是很严重,大概是你入戏了,跟我闹。”

  安文逸:“???”

  “我安慰了你一晚上,最后才说‘灵魂可以永生’。”

  “这……前辈不怕我这次再闹”

  “闹我总比闹别人好。”

  

  一进家门,张新杰便帮安文逸找了一套干净睡衣,放好水催他去洗澡。安文逸拿着衣服走到卫生间门口,突然一脸焦急地跑回来:“石不转怎么办?”

  “石不转?”

  “吃饭前我把它交给方锐了,本来想杀青宴结束就接它回家,结果给忘了。”

  “你先去洗澡,我帮你问问。”

  张新杰趁着安文逸洗澡,去卧房换了居家服,然后给方锐打电话询问情况。

  方锐前不久才接到叶修的电话,让他早点儿去接安文逸,这会儿刚准备给自家女神打电话,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还是“张新杰”,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赶忙接起电话。

  “我是张新杰,小安我接回来了,他说石不转在你那儿?”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方锐一脸懵逼,扭头看了看正美滋滋听收音机的石不转:“没错,在我这儿听收音机呢。”

  “今晚小安没办法接它,明天再说吧,麻烦你帮忙照看一晚上。”

  “这个没问题……但是,我们女神,我是说小安,他现在在你那儿吗?”

  “在。”

  “能让我跟他说个话吗?”

  “恐怕不行,他在洗澡。”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什么情况???

  方锐一脸震惊,说好的反杀呢?怎么就大晚上的去别人家还洗上澡了???

  “方便的话我可以帮忙转达。”张新杰补充道。

  “啊……没什么事,那什么……晚上你们早点休息?”

  “放心吧,这次不会折腾太晚。”

  这次?!这tm还不是第一次?方锐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安文逸洗完澡出来,张新杰十分自然地把人拉到怀里擦头发,边擦边说:“我问方锐了,他同意今晚帮忙照顾石不转。”

  “哦,那就好。”安文逸洗澡洗得晕晕乎乎,一时没反应过来张新杰在干嘛,只知道石不转有人照顾便放心了。

  很快,张新杰给人擦完头发,又抱了床被子放在卧室,嘱咐道:“客房还没收拾好,今晚只能凑合一下,我去洗澡,桌上有柠檬水,喝了早点儿睡吧。”

  安文逸这时候头疼得不行,还困,几乎已经不能思考,条件反射道:“没关系,一个被窝都睡过两次了。”

  张新杰:“……”

  

  于是,等张新杰洗完澡,安文逸已经抱着被子睡得不省人事,一大半脸埋在被子里,两条腿露在外面。

  捂着脸,露着腿,这是什么睡姿。

  张新杰忍不住腹议了一句,随后上前给人盖被子,直到把人裹得严严实实才作罢,盯着自己的成果看了一会儿,鬼使神差掏出手机拍了一张。

  安文逸原本睡相很好,但是醉了之后特别能闹腾。没一会儿就又把被子踢开,在床上滚了一圈,衣服下摆都被蹭了起来,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腰。

  张新杰原本都打算关灯睡觉了,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差点儿闪了眼。

  看来《解码》杀青那天晚上,这人也没少闹腾,只是当时自己也醉得不轻,所以不知道,难怪第二天床上一片狼藉,助理都误会了。

  想着,张新杰只好重新帮安文逸盖好被子,等他睡安稳了,自己才关灯睡觉。

  这一次,安文逸似乎是真的消停了,板板正正地躺在床上,呼吸平稳,一动不动。

  直到——

  半夜不知道几点,张新杰睡得正香,突然感觉有人隔着被子一头撞进自己怀里。


下一章

评论(4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