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01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01.

  早上八点,霸图食堂。

  张新杰夹起了第三根油条,林敬言剥了个茶叶蛋,韩文清素来吃饭最快,已经放下筷子拿起了晨报。

  张佳乐搅了搅豆浆,尝了一口觉得不甜,四处找着糖罐子,抬头看到对面韩文清拿着的晨报上的大标题“守园人失踪,警方一筹莫展”。

  “哎哎哎,这案子你们听说了么?”张佳乐往自己的豆浆里加了一勺糖,继续道,“守园人失踪2周了,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林敬言就着豆花吃下最后一口茶叶蛋,分析道:“昨晚新闻报道说,失踪者既无财产损失,也不像是有仇家或者感情纠葛。”

  一直没说话安静吃馄饨的白言飞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手一抖,一个馄饨没夹住掉进汤里,也顾不上汤有没有溅出来,怀疑道:“该不会是……”

  “没有实锤前不方便随便下定论吧,”安文逸把嘴里一口肉夹馍咽下去,“且不说还没有其他不寻常的地方,警方那边也没音讯。”

  “诶小安,今天的肉夹馍怎么样?”

  “肉有一点咸,但饼的火候刚好。”

  “诶你们还有心思讨论肉夹馍,”张佳乐咬了一口豆沙包,神秘道,“我感觉肯定是案子来了,真的,相信我,我第六感向来奇准。”

  “你这是闲得吧,”林敬言无奈道,“最近活少还是怎么,没见过盼着工作的。”

  “我这是就事论事啊,而且有案子就一定是我们的?”张佳乐不服道,“这是发生在H区的好么,一看就是兴欣的活儿。”

  “兴欣还忙得过来么……”林敬言想了想最近忙到电话都打不通的方锐,不免有些担忧。

  “老叶早就忙到飞起了哈哈哈,”张佳乐忍不住幸灾乐祸,“新杰,下次例会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啊。”

  张新杰此时也差不多吃完了,放下筷子拿纸巾擦了擦嘴,随后一本正经地回答张佳乐:“不行,没有特殊情况,例会不能带多余的人去。”

  “我怎么就是多余的人呢?”张佳乐不服气了,“我去关心一下老叶啊。”

  “如果只是关心叶修,那你可以放心。”

  “嗯?”张佳乐一脸懵逼,“这话啥意思,我不去也有人关心老叶?”

  张新杰点点头。

  虽说张新杰犯不着骗他,但张佳乐还是有些怀疑,沉思了一会儿又问:“想不通啊,肖时钦和喻文州……是我想的那个关心吗?”

  张新杰不置可否,看了看表刚想说什么,韩文清便放下报纸,正色道:“行了,该上班了。”

  话音刚落,霸图众人立马安静如鸡,纷纷开始收拾餐盘。就在这时,本该休假的秦牧云突然急匆匆跑进来,直奔张新杰道:“副队,你看这个。”

  张新杰看了看韩文清,在对方点头后接过秦牧云递过来的塑封袋,没有打开,就这么隔着袋子一看便皱起眉,严肃道:“这是在哪儿找到的?”

  “墓园,”秦牧云心领神会,迅速道,“我原本是休假回家祭祖,结果在墓园看到了这个,想着肯定是出事了,便赶紧带回来。”

  张新杰点点头,示意秦牧云跟他去办公室。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这是被张佳乐乌鸦嘴说中了?

  “卧槽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事实上张佳乐也很意外,天知道他刚刚真的只是xjb说说。

  “牧云是去南山公墓吧?”林敬言沉思片刻,“刚好是H区。”

  “小白你刚刚离得近,看清了么,是残魂吗?”张佳乐已经凑到了白言飞身边,好奇得不行。

  “呃……张佳乐前辈,”白言飞越过张佳乐看见韩文清的脸明显黑了几倍,顿时有些紧张,“那个,私下议论不太好吧。”

  “怎么就私下议论了,这事要是真的,说不定明天联盟就给霸图下任务跟兴欣合作,毕竟是小秦找到的线索,怎么说……”

  林敬言见状赶紧大跨两步来捂张佳乐的嘴,低声道:“你别再说中了。”

  “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张佳乐一听立马一个激灵,赶紧改口,“在其位谋其职,万一是我想的那种事,我们自然都得知道,对吧老林?”

  林敬言:……

  “聊什么?”韩文清终于爆发,“几点了,今天都没事干?有什么等命令下来!”

  于是众人立即作鸟兽散。

  这时候张新杰刚好回来,看见队员们一个个从自己身边跑过,微微愣一愣,直到发现安文逸也跟着跑过去这才回过神,赶紧叫住:“小安。”

  “副队你找我?”安文逸闻言赶紧停下脚步退回来。

  “你把手上的工作梳理一下,移交给……”张新杰扶了扶眼镜,“移交给我吧,你得提前去兴欣了,”然后把刚刚秦牧云给他的塑封袋放到安文逸手里,“下午就去,把这个带给叶修。”

  安文逸低头看了看塑封袋里的灰黑色粉末,若隐若现似乎还有一缕残魂气若游丝地萦绕在周围,顿时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收好塑封袋,认真道:“明白了,我现在就收拾一下过去。”

  

  兴欣的驻地是一间网吧,名字就叫兴欣。安文逸按地址一路找过来,看着眼前“兴欣网巴”四个字一脸懵逼,心说“吧”字的“口”都掉了也不修修,难道我找错了?不应该啊,老师给的地址不可能出错的。

  抱着十二分怀疑,安文逸走进网吧。

  下午两点,网吧里人还不是最多,前台小妹正全身心地投入偶像剧,恨不得把自己溺死在里面,安文逸叫了她三声,她才不情愿地把耳机摘下来,不耐烦道:“上机?身份证给我。”

  “我不上机,找人。”安文逸实话实说。

  “找人更简单,”小妹一听不是上机,被人在剧情最精彩时打断的不爽更甚,头也懒得抬,敷衍道,“随便找,我们不拦着。”

  “……”

  安文逸更加怀疑自己找错地方了。虽说联盟各家都有打幌子的门面,就算兴欣是新成立的,资金不足,也太过接地气了吧?不说霸图这种直接扎根在军事禁区的,好歹也注意一下保密意识吧?比如微草如同老政府机关的大楼,每天门口都有守卫,可不是随便一个人想进就能进的;还有轮回,到处都是生物识别系统,简直黑科技王国,非联盟内部人员根本不可能进入;至于蓝雨,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自由舒适的外企画风,但前台可是有直接连线喻文州特权的……

  反观兴欣,说找人就让随便找,未免心太大。

  想着,安文逸再次拿出张新杰给的地址确认了一下,随后跟前台小妹强调道:“我找‘君莫笑’。”

  前台小妹才把耳机戴上,但听到“君莫笑”三个字后,立刻抬头看向安文逸,果断道:“二楼右转,直走到头。”

  难道这就是兴欣的玄机,说不出关键词永远只是一个普通的网吧?安文逸想着,跟前台小妹道了声谢,转身找楼梯上了二楼。

  然而二楼乍一看也并没有什么玄机,只不过比一楼高端,有些高档包间而已,安文逸抱着六分怀疑,右转走到头,没路了,眼前只有一个窗户。

  沉思片刻。

  安文逸打开窗户看了看,一个翻身跳了下去。

  说实话,小学毕业后就没经历过自由落体屁股着地的安文逸,这一下可摔得不轻,屁股仿佛裂成了三十二瓣,尾椎也快碎成了渣渣。虽说站在窗口已经隐约发现了结界的气息,跳出去的瞬间也有一股阻力托住了自己,稳了稳急速坠落的身体。然而——安文逸龇牙咧嘴地挥了挥不明雾气,扭头看了眼左边的楼梯,到底还是自己跳偏了,没能落在结界中的楼梯上,而是直接从二楼摔了下来。

  方才还吐槽兴欣没有保密意识的安文逸此刻被“啪啪”打了脸,刚准备爬起来整理一下好去见叶修,就被手上传来的濡湿感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是一只金毛——的灵体,小家伙正摇着尾巴,十分热情地舔着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金毛的后面跟着一只猫,冷漠地撇了安文逸一眼,打了个哈欠慢悠悠走开了。很快安文逸就被围了起来,似乎这位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惊动了蜗居于此的原住民——

  “今天有没有人浇水?”这是一颗含羞草。

  “今天有太阳吗?”这是一株向日葵。

  “有没有人喂饭啊,有没有人喂饭啊?”这是一只玄凤鹦鹉。

  ……

  安文逸从没见过这么多灵体聚集在一起,即便都无害,而且大多是动、植物,但这种场景出现在灵职人员工作的地方简直不敢想。兴欣的引路人都不工作吗?啊不对,兴欣没有引路人,我就是来兴欣当引路人的,安文逸转念一想,所以这些都会是我的工作任务?

  正想着,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大叔,一脸关心道:“小伙子没事吧?一直坐在地上容易着凉,你该不会是摔傻了吧?”

  “啊!”安文逸原本正在估算把这些灵体全部送走要花多长时间,此时突然有个人在自己耳边说话,根本毫无防备,着实被吓了一跳。

  “爸,你别突然凑小安那么近,吓到人家了。”看到结界反应就过来接人的陈果刚好看见这一幕,赶紧叫住还准备继续凑近了查看安文逸情况的自家老爹。

  安文逸闻言定了定神,看了看陈果又看了看刚刚在自己身边说话的“人”。

  “这是你父亲?”安文逸不确定道。

  “对,他有时会过分热情,你习惯就好了。”陈果解释道。

  “他……不下去吗?”

  “说来话长,我先带你去见叶修吧。”

  安文逸点点头,跟着陈果绕过楼梯口,进入兴欣的办公区,看起来跟刚刚网吧一楼的布置差不多,不过没那么多电脑,取而代之的是十几个工作台位。不过此时都没有人,大概都在训练室。叶修一个人坐在最里面的工作台位,正对着电脑整理案头,见到陈果带人走近,立马叼着烟转过来,挥了挥手道:“哟,小安来了。”

  “叶修前辈好。”安文逸中规中矩地打了个招呼。

  “好,挺好的,”叶修伸了个懒腰,“见到楼梯口那些小朋友了吧,这几天熟悉熟悉,培养培养感情,分批送下去吧。”

  “好,”安文逸一边应着,一边把张新杰交待给自己的塑封袋递给叶修,“这个是老师让我带给你的。”

  叶修接过塑封袋,拿起来看了看,表情随即严肃了几分,当机立断道:“不用熟悉了,我想你们感情已经挺好了,今天就送下去吧。”

  安文逸:???


TBC.

评论(4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