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02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伞哥终于上线,忐忑


02.

  万物皆在轮回之中,阳间生命消逝之后,灵魂将跟随无形的路引前往阴间。一旦灵魂错过路引,或因生前执念牵绊,或因不可逆转的外力,就会以灵体的形式滞留于阳间,时间久了,灵体消散,便无法归入轮回。而滞留阳间的弱小落单灵体还会吸引恶灵,恶灵可以通过吞噬其他灵体增强自身灵力,后患无穷。

  为了避免出现上述两种情况,需要引路人将滞留于阳间的灵体送入阴间。 

  引路人护送灵体进入阴间都府——幽都城,除了需要天生具备灵力,还要求自身体质全阴,否则无法进入阴间。这种人十分稀有,兴欣刚刚成立,尚未找到自己的引路人,这才从霸图借调了安文逸过来。

  安文逸是张新杰的学生,还没单独护送灵体去过幽都,叶修便让苏沐橙跟他一起,顺便帮自己取回不久前送修的千机伞。

  “苏前辈也是全阴体质吗?”安文逸在学习期间熟记了联盟每一位灵职人员的职能,他确定引路人当中没有苏沐橙。

  “当然不是啦,”苏沐橙摆摆手,“另外不要叫‘苏前辈’,会分不清的,叫沐姐就好。”

  “既然沐前辈不是全阴体质,又怎么跟我去幽都?”出于礼貌,安文逸还是叫了“前辈”,一边狐疑联盟里还有哪个“苏前辈”,怎么会分不清,一边又对苏沐橙将如何去幽都感到好奇。

  “靠叶修的黑科技,”苏沐橙说着扯出挂在脖子上的平安扣,“我的体质虽不是全阴,但他这个黑科技可以加一层完美的伪装混入幽都。你来之前我们就是这么应付的,谁有空谁就去,不过我去的比较多,最近太忙了大家都没空,这才在楼梯口积累了许多灵体。当然了,这样长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且不说风险吧,也很消耗灵力嘛。”

  早就听说兴欣擅长用灵力制作各种辅助道具,看来所传非虚。安文逸盯着苏沐橙的平安扣看得出神,半天才想起正事,赶忙用灵力开出一个结界,将大多数聚集在楼梯口的灵体包裹进去,形成一个透明的保护屏障,像放风筝一样牵在身后。

  “这不算什么,”见安文逸对灵力道具很感兴趣,苏沐橙笑了笑,故作神秘道,“等下我们要用的东西,那才叫真的厉害!” 

  等下我们要用的东西?安文逸陷入沉思,接下来他们要通过传送阵前往阴间入口。传送阵每家都有,任何灵力达到“黄金一代”标准的灵职人员都能打开……难道兴欣的传送阵也有特别?

  说话间,苏沐橙已经带着安文逸到了兴欣的地下室,通过灵力识别打开门后,地下室中央的传送阵就开始工作了。

  安文逸一脸懵逼,他虽然没去过幽都,但张新杰开传送阵却是看过许多回,根本就不是这样。

  “是不是觉得跟新杰开传送阵完全不一样?”

  “嗯……”安文逸皱了皱眉,犹豫道,“怎么感觉你们这个像是自动的?”

  “Bingo!”苏沐橙眨眨眼,“这个就是自动的,只要通过门口的灵力识别,传送阵便能自动开启。”

  安文逸来不及表示惊讶,一阵排山倒海的晕眩感突然袭来,下一秒,他就站在了埋骨之地。

  “下次能提前跟我说一声吗?”安文逸缓了缓胃里翻江倒海一般的恶心,向苏沐橙建议道。

  “啊抱歉,”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差点儿忘了这次不是一个人。”

  安文逸无话可说,回头确认自己包裹灵体的结界没有破损,这才放心道:“走吧。”

  埋骨之地是通往阴间的几个必经区域之一,这些区域无法定位,只能通过传送阵随机传送。滞留阳间的灵体之所以需要引路人护送,一是因为它们错过了路引,靠自己到不了阴间,二是因为这些通往阴间的必经区域,十有八九都潜藏着危险。

  不过今天似乎运气很好,安文逸的结界也封得严实,一路上没遇到什么死灵生物,平平安安就到了阴界入口的风洞。

  苏沐橙这次记得要提前跟安文逸说一声,指了指风洞:“你带着‘小朋友们’先跳,我断后。”

  

  老实说,一天之中经历两次高空坠落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好。

  安文逸的双脚再次踏上坚实的土地,打从心眼里觉得,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

  随后抬头看见悬在眼前的牌匾——“幽都”。

  这就是幽都城。

  依山面水,仿佛一座隐匿在岸边山峦中的古城。平都山上古木参天,楼台亭阁临山而立,山下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四通八达。似乎被这种古朴静谧的气氛迷惑,安文逸愣了愣神,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如其说这是阴间都府,不如说是世外桃源。

  苏沐橙见状伸手在安文逸眼前晃了晃,提醒道:“回魂啦,小心灵魂出窍回不去了。”

  安文逸闻言稳了稳心神,再次确认身后的结界没有破损,结界里的灵体都安然无恙,终于放下心来,呼出一口浊气,扭头问苏沐橙:“接下来找鬼帝开鬼门关就行了吧?”

  “嗯,不过东方鬼帝神荼投胎历劫去了,现在是一个代理鬼帝,住在平都山上,”苏沐橙说着顿了顿,“跟我来。”

  安文逸跟着苏沐橙,发现她步履生风轻车熟路,就好像这条路早已烂熟于心,不知道走过多少遍。

  可是不对啊,安文逸心下泛起嘀咕,她不是不常下来吗?

  没等安文逸想出个所以然,苏沐橙便停下了脚步。

  两人面前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宅院——

  苏宅。

  苏……?

  安文逸条件反射看了看苏沐橙。

  “到了,这里很安全,你把‘小朋友们’留在门口跟我进去找人。”

  人……?

  这里会有人?

  安文逸心里简直有十万个为什么,但见苏沐橙已经推开苏宅大门跨过了门槛,也不好耽搁,赶紧跟上去。

  来到门前才发现,好好的一座宅院,厅堂里面却堆满了杂物,可以说毫无落脚之处。

  然而苏沐橙却十分熟练地从满地杂物中找到空隙,一蹦一跳几下便穿过了厅堂。无奈,安文逸也只好有样学样,抬起右脚迈过门槛,好不容易找准了一个空隙,刚要落下,却被苏沐橙制止道:“停,别踩那儿,会炸。”

  安文逸:“……”

  “有的空隙是虚的,底下可能还有东西,这地上少说叠了两层材料,你要找那种比周边都深的空隙,脚尖借一下力,别踩实了。”

  这可是技术活,安文逸按照苏沐橙的指示,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却还是时常被叫住,要么是自己看中的落脚点会炸,要么是脚边有危险材料需要谨慎……任务难度堪比让一个手残用金属筷子夹黄豆。 

  于是,小小的一个厅堂,安文逸走了快半个小时,好不容易走到苏沐橙身边,已是满头的汗。

  “他该收拾屋子了,”苏沐橙叹了口气,“再这么下去我也进不来了。”

  “他……是我们要找的那位代理鬼帝?”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安文逸总觉得苏沐橙似乎对这位代理鬼帝很熟悉。

  “不是他还能是谁,”苏沐橙的语气有几分嗔怪又有几分无奈,但听起来更多的却是小小的自豪和掩饰不住的愉悦,“看这满地的材料,不知道在哪儿忙呢,我们挨个房间找吧。”

  安文逸点点头,强压下心头十万个为什么,跟苏沐橙一起找人。

  苏宅的房间不多,两人从厅堂绕过院子,很快就在偏室找到了一位坐在地上敲打伞面的少年,看起来只有十八岁。

  安文逸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人是鬼?

  “沐橙来啦!”被两人的脚步声惊动,少年立马放下手上的活,三两步跑到门口,先是惊喜,后是疑惑,“不过我记得约定的是后天?”

  “临时有变,以防万一要早点儿拿回千机伞,”苏沐橙说着指了指安文逸,“顺便带我们兴欣的新人认个路。”

  少年转头看了看安文逸,伸手道:“苏沐秋。”

  安文逸一怔,苏沐秋跟苏沐橙长得很像,再加上这个名字,不难猜出两人的关系……可他不是代理鬼帝么,这年头厉害的灵职人员都能代理鬼帝了?

  年轻的见习引路人仿佛听见自己三观破碎的声音。

  “新人是不是有些内向,”见安文逸半天没反应,苏沐秋扭头问苏沐橙,“这手还握不握了?”

  苏沐橙笑了笑没说话,倒是安文逸终于回过神来,握住苏沐秋伸过来的手,一板一眼道:“苏前辈好,我叫安文逸,是霸图的实习生,暂时借调到兴欣。”

  苏沐秋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安文逸,摸了摸下巴:“张新杰是你什么人?”

  “张副队是我老师。”

  “难怪。”

  “有什么问题吗?”安文逸微微皱了皱眉。

  苏沐秋摇摇头,随后抱怨起来:“叶修这个坑货,要提前拿千机伞也不想办法跟我说一声,你们随便逛逛,我得赶赶工。”说着,扭头回去折腾千机伞,一边爆手速,一边骂叶修。

  安文逸:“……”

  苏沐橙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两个小时后,苏沐秋拿着千机伞出来了,径直走到苏沐橙面前:“就这么点时间,再晚你们赶不回去了,盾先给他加了,别的来不及,不影响他用,以后再说。”

  “知道啦,”苏沐橙接过千机伞,“下次搞不好就是小安来送伞了,哥哥有机会可以来兴欣看我。”

  “我看情况,自从神荼跑了,我就被栓住再也走不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苏沐秋一脸郁闷,“算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去开鬼门关,你们好赶紧回去。”

  

  鬼门关是一座牌楼,上面横书“鬼门关”三个字,中间两扇铜门紧紧闭着。

  苏沐秋示意安文逸将包裹灵体的结界解开,自己上前敲了三下铜门上的扣环。

  “吱呀”一声,门开了。

  没有瘴气弥漫也没有恶鬼当道,安文逸看着苏沐秋像送小朋友上幼儿园一样将灵体们一波一波哄进鬼门关,终于明白为什么叶修和苏沐橙会把灵体叫“小朋友”了。

  真的十分生动形象。

  饶是安文逸也忍不住隔着五米往鬼门关内张望,想看看有没有接小朋友的幼儿园阿姨。

  “看什么呢,你也想进去?”苏沐秋一回头就见安文逸伸着脖子,忍不住揶揄,“别着急,迟早能去。”

  “不着急,”安文逸一本正经地摇摇头,“只是我有个朋友,一直很好奇里面是什么样。这里……能拍照吗?”

  “下次张新杰来我要问问他是怎么教学生的,居然问出这种外行话,”苏沐秋一脸无语,“你那是什么朋友,本身有灵力吗?”

  “有。”人家本身就是个灵体,安文逸心说。

  “那就好办了。”苏沐秋说着,食指顶着太阳穴,挠痒痒似的挠了两下,抽出一根细细长长的银丝,揉成球放到安文逸手心。

  “这是……?”安文逸疑惑地看了看苏沐秋。

  “这是我一小段记忆,有那里面的样子。”苏沐秋对着正在缓缓合拢的大门扬了扬下巴。


TBC.

PS:感觉完全是我不能驾驭的paro……

评论(3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