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03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刷了一发叶喻,为叶喻打call!


03.

  夜色正浓,兴欣的工作区一片黑暗,只有最里面的台位闪着电脑显示屏的蓝光。叶修正叼着烟,一手握鼠标,一手敲键盘,飞速查找着系统数据中的有用记录。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四个小时,桌上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嘴上这支也快要燃尽,积了长长一节烟灰。

  这时,突然有人将他嘴上的烟拿开,在烟灰缸弹掉烟灰,又从烟盒里掏出最后一支噙在嘴上,就着烟头点燃,自己吸了一口,随后塞回叶修嘴里。

  “可以啊文州,”叶修头也没回就知道这人是喻文州,自然也没停下手里的活,打趣道,“服务很到位嘛。”

  “叶队日理万机,大忙帮不上,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你这是骂我呢。”叶修说着加快了手上的速度,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鼠标也滑动得飞快,恨不得一目十行。

  “急什么?”喻文州瞄了一眼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缓缓道,“这才十一点,离明早例会还有十个小时,凭叶队的手速,查个近百年的系统数据应该都没问题。”

  “别别别吃不消,”叶修被这句“近百年的系统数据”吓得不轻,差点儿把自己呛到,咳了两声将筛选出来的数据整理存档,这才扭头看喻文州,半真半假道,“多大仇。”

  喻文州不置可否,看了看叶修的电脑屏幕:“做完了?”

  “完了,”叶修起身伸了个懒腰,“这两周有的忙了。”

  “看这样子明早例会就要分配任务了?”

  “是啊,”叶修说着顿了顿,夹着烟慢悠悠地吸了一口,跟之前把它当咖啡的姿态全然不同,甚至还好心情地吐了个烟圈,随后把剩下的三分之一按在了烟灰缸道,“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难得你提前一晚过来,都说‘小别胜新婚’,我可不能浪费。”

  “‘小别胜新婚’,”喻文州重复了一遍,“那我们得两周结一次。”

  “可以啊,”叶修十分赞同,上前两步搂上喻文州的腰,“走吧,洞房去。”

  

  第二天早上九点,喻文州和叶修一同走进会议室。

  肖时钦跟张新杰对视了一眼,犹豫道:“叶队踩点来是家常便饭,怎么喻队也……”

  “抱歉,”喻文州诚恳道,“起晚了。”

  肖时钦十分怀疑:“昨晚蓝雨有任务?”

  “那倒不是,”喻文州摇摇头,“我自己的私事。”

  肖时钦目瞪口呆。

  张新杰倒是淡定,看了看表,开口道:“已经九点零二了,开会吧。”

  于是四人落座。

  不同于日常分配任务和汇报工作的队长会议,叶修、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两周一次的例会是对近期任务的总结与梳理以及各区域案件的整理与分析。

  照惯例,张新杰先把近两周联盟下达的各项任务从头到尾列了一遍,然后对比各区域案件发生的情况,总结道:“最近两周的案件大多都发生在H区,也就是兴欣的管辖区域,其中恶性事件所占比例为百分之三十七,就以往数据来看,偏高了。”

  “我记得这周‘守园人失踪’的案件已正式移交联盟,也是发生在H区,现在由兴欣全权接管?”肖时钦提出疑问。

  “确切地说任务是同时下达给兴欣和霸图的,毕竟我们这边掌握了第一手情报。”张新杰纠正道。

  “H区案件高发是存在客观原因的,首先,H区是一个狭长走廊形状的区域,跨度大、覆盖面广,其次,H区汇集了公墓、学校、博物馆等灵异案件频发的场所,”喻文州分析道,“当然还有嘉世的遗留问题。”

  “灵职人员因渎职造成重大事故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让周边区域的灵压不稳,很容易吸引不好的东西,”张新杰皱了皱眉,随后看向叶修,“虽然嘉世的问题是小部分人的问题,但后续影响却很糟糕。”

  话至于此,先后担任过嘉世队长的叶修和肖时钦都不约而同陷入沉默。

  “我很惭愧,作为嘉世的最后一任队长,没能提前发现问题,”半晌,肖时钦率先打破沉默道,“如果兴欣这边人少不够,雷霆愿意无条件进行协助。”

  “算了吧肖时钦,”叶修直了直身子,“你们雷霆人手也不富裕,更何况嘉世的情况,我在的时候就已经有问题了,硬要背锅也轮不到你吧。”

  “可是……”

  “别可是了,”叶修打断肖时钦,“既然说到了,我也说一下。你们分析的都对,不过关于嘉世的遗留问题,新嘉世已经在处理了,我觉得问题不大,只是需要时间。”

  “新嘉世的情况跟兴欣也差不多吧。”肖时钦有些担忧。

  “兴欣怎么了,小安来了之后我们人手都齐全了。” 

  “安文逸的编制目前还在霸图。”张新杰忍不住出言提醒。

  “我说你们霸图要两个奶干嘛,”叶修表示不满,“我知道小安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但按照联盟人员分配的规定,迟早得来兴欣。”

  叶修说的对,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学生即将便宜给兴欣,张新杰一时无语,干脆跳过这个话题,言归正传道:“既然你认为嘉世的遗留问题新嘉世可以解决,那我们暂且相信。”

  “很好,现在可以进行下一个问题了。”叶修搓了搓手,期待地看着其他三位。

  “是H区案件异常需要我们帮忙的问题吧?”喻文州一眼看穿了叶修的意图。

  “不愧是文州。”叶修说着就把昨晚整理好的文件拿出来,一人发了一份。

  肖时钦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喻文州,忍不住偷偷问张新杰:“为什么看他俩一唱一和我竟然觉得眼睛疼。”

  张新杰一边接过叶修整理好的文件,一边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句:“大概是因为他俩确实辣眼睛。”

  肖时钦:……

  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他们三个都知道,只有我蒙在鼓里。

  

  事实上叶修和喻文州之所以会踩点到会议室,不仅仅是因为昨晚一夜春宵,还因为叶修在临走前给安文逸交代了任务。

  “守园人失踪”一案线索很少,能用的大概只有秦牧云找到的残魂。这是灵体被毁的残留物,通常只能保留七天,随后就会烟消云散。可见,从秦牧云发现残魂的那天,最多向前推七天,一定有人非自然死亡亦或是有灵体被袭击。为了找到残魂的主人,叶修整理出了这七天的死亡记录,交由罗辑制作成记忆球,让安文逸带下去交给苏沐秋,想要通过比照生死簿找到非自然死亡的人,从而确定残魂的主人是否就是那个失踪数日的守园人。

  这一次,安文逸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苏宅,发现原先堆满了材料的厅堂竟然空无一物。

  “哟,”安文逸盯着空荡荡的厅堂出神,苏沐秋却从后院绕了过来,主动打招呼道,“这么快又下来了?”

  “苏前辈,”安文逸惊讶于苏沐秋的神出鬼没,愣了愣才说,“你家厅堂里的材料呢?”

  “哦那个啊,”苏沐秋看了看,无所谓道,“沐橙上回不是说该收拾了么,就找人都收到仓库了。”

  没想到苏沐秋这么在意苏沐橙的话,安文逸有些意外。

  “所以,这次有什么事?”苏沐秋说着走到安文逸身后左看看右看看,狐疑道,“没见到‘小朋友’啊。”

  “这次不是来送灵体的,”安文逸一边解释一边把记忆球递给苏沐秋,“叶队让我把这个带给你,说要查查这些人的生死簿,看有没有枉死的。”

  “要查生死簿啊,”苏沐秋沉思了一会儿,“遇到棘手的案子了?”

  “棘手倒不至于,就是线索太少,只能从这边入手。”安文逸实话实说。

  “你这么早下来,是为了把结果带回去吧?”苏沐秋问道。

  “对。”安文逸点点头。

  “那我去找一趟判官,你在这儿等着,别乱跑。”苏沐秋说着,一转头,刚好看见黑白无常从山下上来。

  “苏哥,”黑白无常显然也看见了苏沐秋,“要出门啊?”

  苏哥……?

  安文逸看了看黑白无常的扮相,心说这不是两位无常大爷,又看了看顶着一张十八岁容颜的苏沐秋,再次听见自己三观破碎的声音。

  “是啊,你们这是……?”

  “正要去给阎王复命,苏哥同路?”

  “同路,我正要去找判官。”

  “那不如我们替你跑一趟,”白无常看了看安文逸,“你不是还有客人?”

  苏沐秋想了想,果断将记忆球递过去,嘱咐道:“那行,帮我把这个带给判官,让他看看这里面哪些人阳寿未尽。”

  “结果什么时候要?”

  “尽快,”苏沐秋指了指安文逸,“这位小朋友还要把结果带到上面去。”

  “好,苏哥放心。”

  “辛苦二位了。”

  “跟我们还客气什么。”黑无常接过记忆球装好,同白无常一起跟苏沐秋抱拳示意,随后便继续向山顶走去。

  安文逸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敢说,见黑白无常走了,终于忍不住给苏沐秋鼓起掌来。

  “干什么干什么?”苏沐秋扭头看安文逸。

  “苏前辈,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不知该不该问。”安文逸立即把手放下来,十分诚恳道。

  “别废话,问。”

  “你到底……是人是鬼?”

  苏沐秋微微一愣:“你问到我了。”

  安文逸默默看着苏沐秋。

  “你怎么定义‘鬼’?”

  “好的,我知道你不是人了。”安文逸秒懂。

  “你知道什么了?”苏沐秋一脸懵逼,“而且你这话说的,怎么感觉是骂我。”

  “那我换一个问题,你生前跟沐前辈是血亲吗?”

  “那必须啊,”苏沐秋秒答,“我是沐橙的哥哥,亲的!”

  “老实说看你这张脸,我一直以为你是沐前辈的弟弟。”安文逸扶了扶眼镜,坦白道。

  “那我能怎么办,我当年死的时候才十八岁,我也想看起来更成熟一点啊!”

  “既然你曾经是人,死后才到了这里,那为什么没有转世投胎,反而在幽都当起了代理鬼帝,黑白无常两位大爷还管你叫哥?”

  “我当年死得蹊跷,生死簿上压根没我的名字,”苏沐秋摊了摊手,“所以我既不能还阳也无法投胎,阎王说要帮我查明情况,结果到现在也没个说法,后来见我生前就有灵力,便抓我帮他干活,这不神荼历劫去了,就让我先顶上。至于黑白无常,早年跟他们一起抓过恶灵,所以熟悉一些。这没什么吧,你在联盟肯定知道,抓恶灵简直可以说是老本行了。”

  虽然苏沐秋说的很简单,但这中间有几分不甘和几分艰辛,安文逸不敢小觑。一句“那你还有机会回去么”在嘴边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怎么,”苏沐秋发现安文逸面色凝重,忍不住笑道,“不会是在为我难过吧?”

  “倒不是难过,”安文逸摇摇头,“只是觉得你在下面也是一出幽都公务员升职记,有些感慨。”

  “你这小朋友怎么说话呢?”

  “我刚刚就想说了,”安文逸认真道,“你这张十八岁的脸,说谁小朋友?”

  “毕竟我实际年龄跟你们叶大队长一样,毕竟你叫我一声‘前辈’。”苏沐秋理直气壮。

  安文逸:……


TBC.

PS:又爆字数orz……还能不能好了……

评论(1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