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08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最后刷一发方王,给方神打call!

-新杰:感觉有人想拐我学生/并不简单


08.

  安文逸被苏沐秋唬得一愣一愣,回到兴欣还有些懵,简单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坐在会议室思考人生。

  其实安文逸在霸图的时候,张新杰并不仅仅把他当引路人培养。但凡是感兴趣的,都鼓励他学,认为方向不着急选,引路人只是一种可能,也不排除别的。然而兴欣缺人缺得厉害,打乱了张新杰的计划。

  老实说安文逸去兴欣,张新杰是不大放心的,临走前还专门以老师的身份嘱咐学生定期汇报工作。于是安文逸抹了把脸,决定给张新杰打个电话。

  “小安?”张新杰刚刚结束了一场会议,此时正站在楼梯间接水,看见安文逸的电话,多少有些意外。

  “老师现在有空么,我简单汇报一下工作。”电话打出去安文逸才有些后悔,这属于正课时间,张新杰那么忙,指不定要开会。

  身为老师,自然能把学生的反常看得一清二楚。张新杰看了看表,简明扼要道:“距离下一场会议还有十分钟,你说吧。”

  安文逸一听不敢有丝毫耽搁,迅速组织语言把在兴欣的经历一五一十汇报给张新杰,包括灵体受重伤,也包括苏沐秋的那番理论。

  张新杰听到最后皱起了眉,刚好这时候叶修跑到楼梯间抽烟,没发现他在打电话,半开玩笑道:“唉这么巧?对了一直想问你,小安来兴欣这么久了,编制什么时候转过来啊。”

  “我何时同意转编制了?”

  “这都来小半年了,工资也是兴欣发,转个编制多正常,”叶修十分不解,总觉得张新杰此时口气不善,但想想又没道理,怀疑道,“你怎么跟老母鸡护崽似的,兴欣又不是龙潭虎穴。”

  “人力成本可以和编制分离,小安的工作考评已经全权交由兴欣,自然由兴欣支付薪资。同属联盟系统,编制不转有什么问题?”

  叶修叼着烟,一脸懵逼。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张新杰问住了,愣了愣才说:“那也……”

  “小安的人事档案在我办公室,”张新杰毫不客气地打断道,“能进霸图你就来拿。”

  众所周知霸图的驻地在军事禁区,没有通行证根本进不去。

  叶修:……

  安文逸拿着电话不知所措,张新杰跟叶修的对话他从头听到了尾。第一次见老师这么强势,结结实实体验了一把被人护犊的感觉。

  后来等叶修走了,张新杰才跟安文逸解释:“抱歉,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擅自这么做了。最早你来霸图的时候我就说过,希望你能找到真正喜欢并且适合的职业方向。不是说引路人不适合你,相反苏前辈的说法我也很赞同,但不管别人怎么说,真正重要的是自己的选择。兴欣现在的情况,如果编制转过去,直接划分方向的概率很大。考虑到日后发展,编制扣在霸图还有选择的余地。”

  安文逸明白张新杰意思,无非是帮自己争取更多自主选择的可能性,心里一暖,小声道:“谢谢老师……”

  至于张新杰对他这段时间工作情况的评价,时间关系约在了三天后给他答复。

  心心念念着上次受重伤的灵体,安文逸没等到张新杰的答复便又送了几个灵体去幽都,一进苏宅,刚好撞见苏沐秋在跟黑白无常喝酒,顿时懵在了原地。

  “来了?”苏沐秋端着酒杯,饶有兴致地看着安文逸。

  苏沐秋跟黑白无常对坐在院子里的方桌旁,桌上放着两壶酒,本是惬意无比的气氛,如今却是三双眼睛齐刷刷落在闯入者身上。

  安文逸压力山大,只得恭恭敬敬向眼前一位鬼帝两位鬼爷行礼。

  “这不是苏哥的客人么,”黑无常看着安文逸沉吟了一会儿,“不用客道,一起来喝一杯吧。”

  安文逸见状连忙推辞:“不用不用,不是什么客人,工作对象而已。”

  黑白无常皱了皱眉,似乎不太明白,扭头去看苏沐秋。

  “小朋友不懂事,”苏沐秋倒是干脆,随手就把自己的酒杯递给安文逸,“七爷八爷的酒可是难得的好酒,过了这村没这店。”

  话说到这份上,安文逸不好再推辞,接过苏沐秋的酒杯,干脆利落地仰头一饮而尽。

  酒是好酒,苏沐秋没骗他,安文逸回味着,却愈发觉得不对,他一个随随便便的路人,平白无故就能喝黑白无常的酒?

  “小兄弟爽快,等会儿我们跟苏哥去吃饭,你也一起吧。”

  “我这办完事马上就……”

  安文逸话还没说完,苏沐秋便起身跟黑白无常道:“你俩先喝着,我去趟鬼门关。”说罢拉着安文逸就往外走。

  这叫什么事?!安文逸一头雾水,一路上死盯着苏沐秋,恨不得从他脸上盯出一朵花来。

  “你是不是傻,”苏沐秋恨铁不成钢道,“喝杯酒吃顿饭就能多个照应,性价比一流,你还往外推。”

  “我又不在地府当公务员,”安文逸不解,“怎么会需要两位无常大爷照应。”

  “那不好说,你这三天两头往下面跑,也算半个地府公务员了。”

  “我不是有鬼帝大大照应吗?”

  “哦,”苏沐秋摸摸下巴,“说说我怎么照应你了?”

  安文逸无语,沉默了半晌一本正经道:“上次那个重伤的‘小朋友’怎么样了?”

  苏沐秋笑弯了腰。

  

  最后到底是跟黑白无常吃了顿饭,安文逸感觉特别玄幻。

  “早知道幽都结界厉害,整座城跟上面没什么区别,食物酒水也能供凡人饮用,”安文逸说着顿了顿,犹豫道,“可亲身体会了……总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苏沐秋放下筷子看他,“饭菜不合胃口?”

  安文逸说不来,苏沐秋跟黑白无常自然都不需要进食,吃饭喝酒不过是图个乐,用以打发漫长的时光。想着,安文逸更吃不下了,幽都越是跟人间相像,他便越觉得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有种荒诞又可悲的情绪。

  见安文逸不说话,苏沐秋也没追问,只是遗憾道:“这家手艺其实不错,你们方神的最爱。”

  “啊?”安文逸十分惊讶,“方神也在下面吃过?”

  “何止是吃过,”苏沐秋回忆道,“没什么事就卡着饭点下来,干完活就嚷嚷要吃饭,还一直觊觎七爷八爷的酒。”

  “……”安文逸不明白,心说难道微草食堂还不如幽都这过家家似的饭店?

  “不过他没你运气好,至今还没喝到。”

  安文逸想起自己就着苏沐秋酒杯灌的那一口,莫名觉得有点儿臊。

  

  等回到兴欣,张新杰的邮件也到了,满分十分给他打了七分,两分扣在缺乏经验,一分扣在不自信。安文逸盯着邮件看了许久,似乎很冷静。然而没几天,H区的灵体被他薅了个干净。又过了几天,没活干了。

  联系张新杰强扣安文逸编制的行为,叶修吸了口烟,心说小安怕不是张新杰的私生子吧?

  当然这种没边际的事他也就开玩笑想想,抽完手上这支烟,叶修决定趁着安文逸打鸡血的劲儿,给他找点儿活干。

  于是五分钟后,安文逸背着千机伞进了传送阵。熟悉的罡风过去后,他懵了——眼前是望不到头的戈壁,这地方不仅没来过,教科书上也没见过。换句话说,方士谦都没来过。

  安文逸稳了稳情绪,没来过不一定就危险,好在这次只是送伞,没带灵体,真遇到什么也不需要瞻前顾后。

  想着,安文逸放心大胆地迈出了第一步。

  然而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安文逸好不容易搞清楚方向,就被一个黑影挡住了去路。

  条件反射后退了几步,在搞清楚对方意图之前,安文逸谨慎地撑起防御结界。那黑影倒是干脆,没有拐弯抹角直直撞上去,力道十分强悍,结界立刻就出现了裂痕。

  来着不善。安文逸心道不好,趁着黑影缩起来酝酿第二次攻击的空档,一边加固结界,一边猫着腰朝不远处的裸岩跑去。黑影不是实体,一撞上裸岩就散了。安文逸见自己赌对了,稍稍松了口气,可这么躲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只好浑身上下摸灵力道具,看有什么能用,结果一伸手,摸到了千机伞。 

  千机伞很厉害,可安文逸根本用不了。想到自己背着联盟数一数二的灵力道具却不能用,缩在裸岩下的青年甚至想笑。

  不过千机伞攻防一体,安文逸掂量着自己的灵力,估摸能借伞面反弹一波攻击……

  于是,眼看那黑影终于找到缝隙迎面袭来,安文逸拿着千机伞一动不动立在原地,黑影察觉出异样,却已经来不及收招。

  只是,没等到打开千机伞的最佳时机,一阵绿色的风便夹着新鲜绿叶的味道呼啸而过,速度很快,安文逸眯了眯眼只模糊看到残像,黑影就被这风卷住直冲云霄。与此同时,一股暖风温柔地裹住孤零零站在戈壁的青年,方才跟黑影周旋时落下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紧接着,以安文逸为中心,微风吹拂,土地松动,即便是戈壁,一颗绿芽却破土而出,迅速生长壮大。

  “生命树……是方前辈?”安文逸喃喃自语着寻找卷走黑影的那团绿色,大致可以猜到是绿色藤蔓围绕着的防御结界。只见这结界先是变小,随后又逐渐扩大,最后顺着望不到头的生命树飞下来,一股雨后青草的味道扑面而来。

  安文逸不合时宜地想起苏沐秋那句:“无论哪个结界进去都有种我在吃草的错觉。”

  “兴欣的……安文逸是吧?”方士谦解除了结界,手里拿了个扫把,蹲在离安文逸最近的一根树枝上,盯着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道,“还行,没怎么受伤。”

  “多亏前辈出手相救。”安文逸一板一眼地道了个谢。

  方士谦摆摆手,随后揶揄起来:“H区的灵力波动中规中矩,怎么你一个新人会被传送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张佳乐当引路人也不会比你更倒霉了。”

  安文逸:“……”

  “但你恰好碰上微草调试新的传送阵,被我捕捉到气息,不然今天横死在这儿,兴欣也不见得知道,”方士谦摇摇头,啧啧称奇,“你这运气到底算好还是不好呢。”

  安文逸刚想说什么,却发现方士谦手里的扫把突然动了,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脱离他的掌控,朝着两人的斜后方飞去。

  方士谦始料未及,没稳住重心,被扫把带着一头栽了下去,紧急关头只能让生命树的枝叶缠住双脚,倒挂在树上。

  安文逸不忍看前辈如此狼狈,扭头去寻那柄扫把。

  距离两人大约十米处,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扫把乖乖躺在那人手里。

  “这柄灵力道具不是给你骑的,”那人看了看倒挂在生命树上的方士谦,又看了看安文逸,抿了抿嘴说,“回家再收拾你。”

  安文逸终于认出来,那扫把是灭绝星辰,那人是王杰希。


PS:傻白甜写手的动作戏真难看啊orz

评论(1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