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09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伞哥顿悟!

-这章最后刷一发韩张

-安文逸天天被别人秀一脸于是决定找苏沐秋谈恋爱【x


09.

  安文逸离开霸图时,张新杰曾在他身上留下灵力,以便当他遇到危险,自己能第一时间感知并定位。

  这天,张新杰刚把灵体带到苏宅门口就察觉安文逸遇到了危险,立马跟苏沐秋说:“前辈,我学生遇到了危险,送灵体进鬼门关就麻烦你了。”

  “等等,”苏沐秋迅速将灵体拴在门口,不知从哪儿摸了个令牌揣在兜里,叫住张新杰道,“我跟你一起。”

  张新杰微微一怔却也没说什么,循着自己灵力反应的方向定位,挥手便开了传送阵。

  两人赶到的时候,方士谦刚从生命树上下来,远远瞧见他们,还挥了挥手问好。

  “老师?苏前辈?”安文逸十分惊讶,遇见方士谦和王杰希就够意外了,没想到张新杰和苏沐秋也来了。

  张新杰看了眼方士谦的生命树,大致情况便猜到了八分,松了口气问安文逸:“没事?”

  “没事,刚好碰上微草调试新的传送阵,方前辈捕捉到气息便赶来了。”安文逸摇摇头,简单解释道。

  “嗯,”张新杰应了一声,随后跟方士谦和王杰希打了个招呼,开门见山道,“微草的传送阵已经可以定位‘三不管’区域了?”

  “还不行,”王杰希皱了皱眉,“这次能赶上完全是巧合,安文逸刚好在我们随机定位的几处区域之一。”

  “话说回来你又是……”方士谦目光扫过张新杰和苏沐秋,推测道,“从幽都过来的吧,怎么定位的?”

  “小安身上有我留下的灵力,不管在哪儿都能定位。”

  “这老师当得可真操心……”方士谦说着还想嘲笑几句,却发现王杰希突然扭头看自己,不解道,“我说错了?”

  “你回去给小袁也搞个实时定位。”

  “啊?”

  安文逸见张新杰跟方王谈起正事,想到自己还有任务,便拿着千机伞去找苏沐秋。

  “叶队说上次没做完的继续做,”安文逸走到苏沐秋面前站定,把千机伞递过去,想了想又追问道,“前辈怎么会来?”

  苏沐秋接过千机伞收好,看见安文逸一脸疑惑,忍不住笑了:“张新杰刚刚送灵体到我家门口,察觉你有危险,我就一起过来看看。”

  “老师怎么会知道……”

  “他在你身上留了灵力,见你第一面我就发现了。”

  安文逸恍然大悟,难怪初见时苏沐秋会问“张新杰是你什么人”。不过转念一想,苏沐秋跟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禁怀疑道:“前辈离开幽都不会出事吧?”

  “这一会儿能有什么事,你别乌鸦嘴,”苏沐秋这么说着,却又跑去问张新杰,“你还下去么,不下去的话我先走了。”

  “前辈请等一等。”张新杰记得自己带下去的灵体还拴在苏宅门口,以他的性格,自然要下去把工作做完。只是临走前,他还有话要跟安文逸说:“周末来家里吃顿饭。”

  安文逸愣了愣,半晌才应了声“好”。

  之后方士谦和王杰希顺路把安文逸带回去,张新杰和苏沐秋转而寻找这个区域的幽都入口,看样子今年联盟修订教材的第一手资料也会有张新杰一份了。

  苏沐秋生前干过开荒“三不管”区域的活,再一次做起来竟然有些怀念,只是同行的人过于冷静看着特别煞风景。想起不久前这人撂下工作风风火火跑来救自家学生的样子,又忍不住吐槽道:“我听说叶修也教了不少学生,都这么操心他还干不干活了。”

  张新杰明白苏沐秋话里的意思,一板一眼道:“叶队怎么对学生我不知道,但我们这行不比别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总要为他负责。”

  “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还能护他一辈子?”

  张新杰闻言停下步子,转头盯着苏沐秋看了一会儿,认真道:“那么我也想问苏前辈一个问题。”

  “你问。”

  “小安是我的学生,我这么操心他前辈都觉得有些过了,那苏前辈又是为什么要跟我一起赶来?”

  苏沐秋微微一愣,显然被问住了。

  “据我观察,前辈临走前拿了个令牌,我大胆猜测一下,应该是丰都帝给你去人间的令牌,也就是说前辈并不确定小安是在哪儿遇险,但不管是哪儿,都决定跟我同去,”张新杰一边观察苏沐秋的表情一边继续道,“鬼帝暂离幽都去‘三不管’地带是小事,去人间就不一样了,就算丰都帝信任前辈提前给了令牌,回去也是要汇报的吧。如果小安真是在人间遇险,前辈回去要如何跟丰都帝解释自己非去人间不可的理由呢?”

  苏沐秋仔细回想当时的心路历程,似乎也没什么理由,就是得知安文逸遇到危险,便想第一时间赶过去。

  思绪只是一瞬,如果不是张新杰问他,他也意识不到什么。

  可一旦意识到了,就是大事。

  

  方士谦专门把安文逸送回兴欣,就是为了揶揄叶修:“你这新人很可以了,入职半年发现一个未知的‘三不管’区域,你们H区什么时候灵力波动这么大了……对了我听见新杰约他谈话,你小心老师心疼学生,要把人调回去。”

  “你还遇到新杰了?”叶修刚知道安文逸遇险被方士谦救了,却没听说张新杰也去了,不禁有些诧异。

  “可不,新杰在小安身上留了灵力,察觉到危险立马就赶过去了。”

  “……”

  叶修愈发觉得安文逸可能是张新杰的私生子。

  无独有偶,没过多久到了周五下班时间,叶修心血来潮询问安文逸周末怎么过,得知他要去张新杰家拜访,联系方士谦的话,顿时提起十二万分警惕,试探道:“你知道新杰跟老韩住一起吧?”

  “知道啊。”安文逸心说我可是霸图来的还需要你跟我科普老师和队长已经结婚的事?

  “我琢磨着,钱包里别装钱,损失少。”

  安文逸想了半天,意识到叶修是说韩文清钱包脸的梗,内心十分无语,反问道:“我帮你问问喻文州前辈周末有没有空?”

  叶修摸摸脸,不可思议道:“这么明显?”

  安文逸瞅了一眼:“溢于言表。”

  叶修突然很想跟霸图退货。

  

  安文逸去张新杰家拜访的时间最终定在了周六上午十点,安妈妈听说他要去拜访老师,好说歹说硬是给塞了两罐H区特产茶叶“金子片”。小手冰凉在旁边看着,被安文逸脸上的尴尬表情逗笑了。

  “真的要送茶叶啊?”见安文逸果真提着包装好的茶叶出门,小手冰凉追上去,好奇地问道。

  安文逸仔细想了想,突然笑了:“其实还挺适合老师的。”

  “哦,”小手冰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把安文逸送到自己活动范围内最远的地方,恋恋不舍道,“不要回来太晚。”

  安文逸答应了,挥挥手跟小手冰凉告别。

  约定时间前十分钟,安文逸到了张新杰家,开门的是韩文清,搞得他条件反射就想进入工作状态,结果被随后从屋里出来的张新杰一眼看穿,安抚道:“别紧张,当自己家一样。”

  安文逸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手里的茶叶递过去:“我妈一定要我带特产过来。”

  张新杰接过茶叶,笑道:“替我谢谢阿姨,下次不用这么客气。”

  “嗯。”安文逸点点头,随后乖乖跟着张新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你去兴欣这么久了也没机会聊聊,”张新杰看安文逸小心翼翼的,便解释道,“上次电话里比较仓促,才想找你来家里坐坐,吃顿便饭,顺便说说工作上的事。”

  听到张新杰这么说,安文逸心里有了底,方才敲开门迎面撞上韩文清的冲击感终于得到了平复。

  然而下一秒,韩文清从厨房端了盘洗好的葡萄出来:“Q区这两个月的葡萄好吃,新杰想着你去兴欣吃不到,昨天专门买的。”

  =口=

  安文逸怀疑自己要被韩文清这种师母一般的人设吓疯。

  张新杰倒是十分自然地剥起了葡萄,边剥边补充道:“很甜,下个月就吃不到了,你尝尝。”

  气氛似乎缓和了一点儿,安文逸跟着尝了一颗,确实很甜,但又不腻,似乎还有种特别的香气。

  见学生的状态放松了许多,张新杰半开玩笑似的问了一句:“你去兴欣上班也快半年了,怎么样,实际跟理论差得远吗?”

  “简直不能更远。”安文逸叹了口气,心说好他妈远。

  “其实一开始都是一样的,需要学会解决实际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张新杰说着顿了顿,“比如上次你说自己能力不足让灵体受重伤的事,应该跟叶队好好谈谈,针对短板进行一些训练。毕竟因为嘉世的遗留问题,H区的灵力波动不太正常,你确实需要做些准备,以防再次遇到危险。”

  “我可能有些着急了。”安文逸坦诚道。

  “有什么问题尽管去问叶修,”韩文清插了一句,“没什么可急的,新杰刚从X区过来时也一样。”

  “是,队长。”毕竟在霸图待过,韩文清一发话,安文逸第一反应就是服从命令。即便他现在去兴欣了,在座三人也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就这样又聊了一会儿,张新杰看了看表,作势便要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做饭吧。”

  “你别去了,”韩文清伸手拦住张新杰,“你俩聊着,我去。”

  队长要去做饭。

  队长要去做饭,我跟老师继续聊天。

  队长要去做饭,我跟老师继续聊天,只等饭好了吃。

  安文逸捋了半天终于捋明白了,随即被这个认知吓了一跳,立马自告奋勇道:“那我去帮忙吧。”

  “还是我去帮忙,工作上的事聊得差不多了,你随便看看电视休息一下”张新杰说着把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递给安文逸,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你不知道他要啥。”

  安文逸听着听着明白过来,言下之意是只有我知道他做饭时需要什么。

  看着韩文清跟张新杰先后起身去厨房,安文逸机械地打开电视,心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脑海中闪过叶喻、黄沐、方王……怎么走哪儿都会被秀一脸?!

  可恶,老子也想谈恋爱!

  

  饭后张新杰带安文逸在楼下小区散步消食,顺便关心一下学生在兴欣习不习惯,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说着说着,突然话锋一转,冷不丁问了一句:“苏前辈似乎很关心你?”

  “嗯?”安文逸先是一愣,接着想起自己遇险时苏沐秋放下鬼帝的事务跟张新杰一起来找他,一时也说不上是或不是,只好瞎猜道,“大概是因为他跟叶队交好,沐前辈又是他妹妹,爱屋及乌对兴欣的人会比较在意,更何况我是新人,又时常一身狼狈地去幽都……”

  “爱屋及乌?”

  “可能吧……?”

  安文逸突然觉得这场景好像未成年小孩早恋被家长撞破。


PS:虽然很渴望,但这篇我就不奢求评论了,感谢到现在还在看的人orz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