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10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写不出原著叶喻的百分之一好qwq

-伞哥开始圈人了!

-大家国庆中秋快乐!浪起来!


10.

  叶修一反常态起了个大早,值早班的方锐看见他仿佛活见鬼,目瞪口呆道:“你起这么早?”

  “开会啊,”叶修说着打了个哈欠,“方锐大大值班辛苦了。”

  “开会?”方锐闻言掐指一算似乎明白了什么,“哦哦哦哦哦今天你们心脏例会,我想想……轮到去蓝雨了吧?”

  “可不是么。”叶修也没掩饰,理所应当道。

  方锐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随后又有些怀疑:“不对啊,早也没见你这么积极……难道今天日子特殊,喻文州生日?”

  “想什么呢,文州生日二月的。”

  “诶对我怎么忘了,喻文州可是捉摸不透的水瓶座。”

  “你慢慢想吧,我先走了。”叶修懒得跟方锐扯皮,挥了挥手转身要走。

  “急什么,”方锐一把拉住叶修,“时间还早,帮我买个早点。”

  “可急了,要不替你给老林打电话让他送个爱心早餐?”

  “这才几点,张新杰都没起呢。”

  “张新杰起没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结婚。”

  方锐:……

  好好好你厉害你快走。

  

  叶修到蓝雨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吃早饭。黄少天刚好有任务不在,蓝雨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叫一声叶队。

  叶修摆摆手算是回应,随后径直拉开喻文州对面的椅子坐下,随口道:“听说你们食堂伙食很好?”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来人,一脸平静地掏出饭卡递过去:“叶队不要客气。”

  几分钟后,叶修端了满满一托盘食物回来,看样子确实不客气。

  蓝雨众人:……

  “叶队专门来蓝雨吃早饭?”喻文州抬眼看了看,轻描淡写道。

  “不全是。”

  “那你……”

  “吃完饭说。”叶修打断道,指了指面前的食物。

  喻文州见状便不再追问,沉吟片刻,抬手伸筷子从叶修的托盘里夹了个虾饺塞进自己嘴里。

  蓝雨众人:???

  这大概是蓝雨建队以来最为安静的一顿早饭,不仅是因为黄少天不在,更重要的是蓝雨队员们看不懂自家队长和兴欣队长之间看似平静却暗潮汹涌的互动,只能埋头吃饭,以最快地速度解决战斗,争先恐后地将托盘放到回收处,然后躲在食堂门口,暗中观察。

  与此同时,慢条斯理享受早饭的两个人终于相继放下筷子。喻文州看了看叶修,给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后者没说话,只是从兜里掏了个盒子递过去。

  喻文州接过这个平淡无奇的盒子,打开后发现里面躺着一枚戒指,想了想抬眼问道:“只有一个?”

  “一对。”叶修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个一模一样的,随时准备戴上。

  这意图再明显不过。

  喻文州笑了,十分自然地将戒指拿出来戴在无名指上,随后把盒子揣到兜里,起身收拾托盘道:“走吧,开会了。”

  于是这一次,肖时钦发现喻文州和叶修早早就在会议室等着,并且两人的无名指上戴着一对明晃晃的对戒,顿时无处安放自己的目光,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险些闪碎自己好几百度的镜片。而差不多同一时间步入会议室的张新杰却没有丝毫意外,扶了扶眼镜开口道:“恭喜,我之前整理过出国领证的相关材料,会后发给你们。”

  “谢了,正想问你呢。”

  肖时钦终于明白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他们三个都知道,只有自己蒙在鼓里,搞了半天这张桌上只有他一只单身狗?!

  

  叶修和喻文州搞到一起的事很快便在联盟群里传开了,热心的朝阳群众纷纷就两人什么时候能领证展开了讨论——

  黄少天:靠靠靠叶修出来!居然趁我不在拐我队长!你们能想象么我刚执行任务回来就被队长手上的戒指闪瞎了眼,快说什么时候领证!

  方锐:我的妈,老叶说去结婚诚不欺我。

  林敬言:恭喜啊!

  叶修:谢了啊,楼上两位也要加把劲儿。

  魏琛:卧槽这恋爱的酸臭味,联盟药丸/邓摇

  张佳乐:什么?他俩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只有我不知道???

  孙哲平二话没说发了红包。

  叶修大爆手速领了。

  袁柏清:理性讨论,喻队和叶队能不能请到假出国领证。

  白言飞:难,韩队和张副当年连打了三个月的报告才请到假,这还只涉及一个分队。

  林敬言:蓝雨还好,兴欣的情况……老叶走不开吧。

  魏琛:老叶你可不能走/尔康手

  方锐:老叶你可不能走/尔康手

  黄少天:队长你放心去吧,蓝雨有我!

  郑轩:压力山大……

  江波涛:恭喜两位前辈。

  方士谦:哎哟,@王杰希 我们也一起吧。

  王杰希:你凑什么热闹。

  肖时钦:我就想问联盟是不是只有我一只单身狗?

  ……

  安文逸看到这里闭了群,收起手机起身干活,一边开结界一边喃喃自语:“人间已经被恋爱的酸臭味统治了,唯有阴间还存在可供单身狗呼吸的空气。”

  被罩在结界里的灵体们:……

  

  苏沐秋活了十八年死了十年,好不容易情窦初开,眼巴巴等了快一个星期,终于看见安文逸带着灵体来到自家门口,忍不住脱口而出:“怎么才来!”

  安文逸不解,明明之前也是这么久下来一次,怎么就“才来”了,不禁怀疑道:“前辈找我有事?”

  “咳,”苏沐秋这才意识到自己过分热情了,连忙收敛起情绪解释,“是这样,看你总那么狼狈,想给你做个灵力道具。”

  “什么?”安文逸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想给你做个灵力道具。”苏沐秋重复道。

  安文逸懵了。虽说拥有属于自己的灵力道具没什么特别,但作为一个新人,他从没想过能在一年之内拿到,毕竟兴欣各方面的资源都捉襟见肘,叶修也说技术部还在收集材料,让他耐心等等。想到这儿,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冷静道:“前辈大概不知道,兴欣资源有限,技术部还在收集材料。”

  “关你们技术部什么事?”苏沐秋露出一副“你在想什么”的表情,“我有一仓库的材料,你又不是没见过。”

  “见过倒是见过……”

  “难不成我给你做灵力道具还需要你提供材料?”

  “不应该?照理说我还得付钱。”

  “理论上是这样,但我又不差这点儿材料,也不需要钱。”苏沐秋如是说,颇有几分财大气粗的架势。

  安文逸陷入沉思。

  苏沐秋说得在理,根本无从反驳,可是平白遇到“天上掉馅饼”的事,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前辈会不会太照顾我了。”

  “谁让你是我的人。”

  “什么人?”安文逸吓了一跳。

  “我照应的人,不是你自己说‘有鬼帝大大照应’。”

  安文逸:……

  周围看热闹的灵体纷纷捂住自己的眼睛。

  可见恋爱的酸臭味不仅统治了人间,阴间也不远了。

  

  安文逸回到兴欣,想着一周后就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灵力道具,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觉得方才在幽都发生的一切如梦似幻,仿佛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了头,失了魂似的坐在工位上发呆。直到被乔一帆叫去会议室,看见喻文州正替叶修传达任务,尤其是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终于被一口狗粮唤回了现实。

  “近期H区美术馆发生了三起灵异事件,经调查警方已正式将案件移交联盟,由兴欣负责,相关资料很快会传过来,有什么问题吗?”

  “有,”苏沐橙举起手,“怎么是喻队来传达任务,叶修呢?”

  “他被主席留下谈话,让我先替他过来传达。”喻文州简明扼要地解释道。

  “哦~”方锐一脸了然,“你俩是去联盟打结婚报告了吧。”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继续道:“三起灵异事件看起来没有直接联系,但都发生在美术馆内,我想应该尽快去现场排查一下。”

  “H区美术馆?”安文逸微微一愣,心说这不是小手待的地方。

  “对,”喻文州转向安文逸,“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安文逸迅速否认。

  “我记得文逸家离那边挺近的?”乔一帆突然想起不久前帮叶修整理档案,安文逸填写的家庭住址似乎就在那一片。

  “是挺近的,不过周末回家没听到相关传闻。”

  “警方封锁了消息吧。”方锐猜测道。

  “嗯,”喻文州点点头,将目光从安文逸身上收回,“只能先去美术馆看看,说不定会有残留的灵力反应,具体安排等资料传过来由叶队亲自定夺吧。”

  “别呀,老叶都让你过来了,我们又不介意队长夫人暂代队长职务。”

  “魏前辈说笑了,”喻文州似乎并不在意“队长夫人”这个称呼,“我只是顺路过来传达任务,接下来就要回蓝雨了。”

  “我还以为是顺路过来要红包的。”苏沐橙打趣道。

  “如果大家都这么想,也是可以的。”

  “没有,我什么都没想。”方锐立刻抱紧自己的钱包。

  兴欣几个小辈则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只有包容兴不明所以地追问:“队长夫人?老大什么时候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安文逸早已无心大家的插科打诨,恨不得立刻去找小手冰凉。

  他想起曾经跟苏沐秋的一段谈话,不安的感觉到达了顶峰——

  “如果有灵体不愿意下来怎么办?”

  “当然是连哄带骗捆了强行带下来啊,怎么,你有情况?”

  “没有,就问问。”

  “灵体滞留人间不是什么好事,时间久了自己就散了,没有转世彻底灰飞烟灭的那种。就算本身灵力极强不容易消散,迟早也会被恶灵盯上,没什么好结果。”

  “……”

  “所以才需要引路人。”


PS:卡了太久写得干巴巴【自我嫌弃ing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