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12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一边听某人给我讲一篇十分带感的伞修一边写,感觉自己精分得不行orz

-最近重看小安的出场章节,十分惭愧,感觉自己四年了都没写出他十分之一的精髓……


12.

  安文逸晚上回了趟家,果然发现小手冰凉坐在自己卧室的飘窗上。一时间所有的焦虑和担忧全部在脑海里炸成烟花,三两步快速走上去,上上下下盯着人看,确认完好无损才放下心来。

  “咦你回来了?”小姑娘十分惊讶,“今天不是周末啊。”

  “我白天去美术馆了,没看见你,怎么回事?”安文逸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回来,反倒是语气有些严肃地反问道。

  小手冰凉皱了皱眉,似乎不太高兴,抱住自己的膝盖闷闷道:“最近不想待在那儿……哥哥的气息快要消失了。”

  “哥哥?”安文逸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嗯。”小手冰凉点点头,眼神中有些落寞,但却没有下文了。

  “不能……跟我说说吗?”安文逸说着,略微有些踌躇地搓了搓手,随后坐在小手冰凉旁边,小心翼翼地试探。

  抱着膝盖的小姑娘扭头看了看安文逸,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那幅画是哥哥画的,上面有他的气息,可是最近快消失了。”

  像安文逸这种理智、冷静,又时常说话不留情面的人,还没有哪个女孩子跟他撒过娇示过弱。虽说工种不熟,但还是直觉对方似乎快要哭了,于是非常体贴地借助灵力道具撑起结界,将小手冰凉拉进自己怀里。

  “你这结界怎么回事,”小手冰凉把头埋在安文逸的胸膛,声音略微有些模糊,“为什么我会有实体?”

  “上司研究的灵力道具,我借来用用。”

  “真好,”小手冰凉双手搂住安文逸的腰,她已经数百年没有感受过人体的温暖了,这种陌生的熟悉感让她不知不觉有些贪恋,“我就抱一小会儿。”

  安文逸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顶。

  与此同时,叶修把苏沐橙叫到办公室,神秘兮兮道:“我做了一个灵力道具,下次有机会能让沐秋陪你逛街。”

  “真的吗?”苏沐橙惊喜道,“拿出来看看。”

  叶修拉开抽屉,发现灵力道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便签。

  “怎么了?”苏沐橙见叶修整个人愣在那儿,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沐橙啊,”叶修叹了口气,将便签纸举起来,“我认真的,你说现在跟霸图退货还来得及吗?”

  苏沐橙看见便签纸上写着“借用一晚,明早归还”,落款是安文逸,忍不住笑了,揶揄道:“我觉得来不及。”

  叶修抹了把脸。

  

  安文逸听小手冰凉讲故事讲到大半夜,第二天还要早起上班,整个人困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回到兴欣,一入结界就见叶修倚在楼梯口伸着手等他。

  “……”

  心领神会地从裤子口袋掏出灵力道具放在叶修手心,安文逸感觉自己清醒了大半。

  “说吧,拿这玩意干嘛去了?”叶修将灵力道具收起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呃……查案。”

  “哄鬼呢!”叶修不信,严肃道,“张新杰没跟你说不能跟灵体谈恋爱?”

  “谈恋爱?”安文逸懵逼,“想多了,我没有。”

  “真没有?”叶修显然不相信。

  “队长,既然说到这个问题,我们就谈谈,”安文逸扶了扶眼镜正色道,“自从我来了兴欣,加班是常态,没有加班费不说,还不能补休。如此看来我确实只能跟鬼谈恋爱了,你有这个疑虑也算正常。”

  叶修:……

  “所以以后休息日加班能补休吗?”见对方没反应,安文逸重新强调了一遍自己的诉求。

  “不能,”条件反射般斩钉截铁地拒绝,叶修思考了几秒随后又作出让步,“不过你跟鬼谈恋爱的事我就不管了,反正也闹不出人命,别耽误工作就行。”

  安文逸:???

  “另外,下次需要借灵力道具提前跟我说一声。”

  “……我真没跟灵体谈恋爱。”安文逸无语。

  “那你大晚上借这玩意查案?”叶修摇摇头,不怀好意道,“行啦,男人嘛,有需求我懂的,帮你保密。”

  “队长,”安文逸感觉这中间的误会有些大,忍不住问道,“你这么污喻队知道吗?”

  “他再清楚不过了。”

  安文逸:……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然后他还公报私仇把你打发下来了?”苏沐秋听完安文逸的告状,笑道,“这不是挺好,变相让你休假。”

  “我是下来工作的,”安文逸有些后悔跟苏沐秋吐槽了叶修的不要脸,这两人明显是一路的,“不说了办正事,队长说最近各区域恶灵活动频繁,整理好了数据让我送下来,想问问是不是幽都结界出了问题。”

  “恶灵活动频繁?”苏沐秋皱了皱眉,认真道,“这个事可大可小,我得看看数据再跟丰都帝汇报……估计下周你再送灵体下来才能有答复。”

  “好。”安文逸说着将叶修给他的记忆球递过去,紧接着作势就要走。

  “诶你等等,这就要走了?”

  “还有活要干,”安文逸面如死灰,“回去晚了干不完又要加班,前辈还有事?”

  “唔,就想问你真没跟灵体谈恋爱?”

  安文逸翻了个白眼,疲惫道:“别人有这种想法就罢了,可是鬼帝大大,我接触的灵体都送下来了你不知道么。我跟谁谈?”

  “那可不一定,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金屋藏娇。”

  “……”安文逸想到小手冰凉,莫名有些心虚。

  “年轻人,关键时刻可要把持住了。”鬼帝大大见小朋友愣了愣,顺势装腔作势起来。

  安文逸听到这句话,恨不得把苏沐秋捆起来打一顿,连同早上跟叶修怎么说都说不通的气一并出了,可是理智冷静地想了想,打不过。

  艹!真尼玛憋屈!

  苏沐秋见安文逸盯着自己看了半天,似乎正在衡量从哪儿下刀合适,赶忙半开玩笑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小同志,别想不切实际的,我还给你做灵力道具呢。”

  说到灵力道具安文逸顿时老实了,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乖巧道:“苏前辈,我的灵力道具长什么样啊,什么时候能做好啊?”

  苏沐秋:……

  印象中安文逸礼貌归礼貌,说起话却总是一套一套,特别有自己的想法,还时不时冒出几句不好听的、噎人的、甚至抬杠的。而如今眼前这个卖乖的……饶是见多识广的鬼帝大大也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一句,卧槽你谁?

  安文逸倒是不觉得自己卖乖有什么问题,甚至还变本加厉用有些崇拜又有些傻白甜的眼神瞅着苏沐秋,追问道:“我能看一下么,就一下。”

  “等会儿,”苏沐秋终于忍不住了,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痛心疾首道,“你严重OOC了你知道么。”

  “那你给我看么。”安文逸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和语气都恢复了正常,但苏沐秋听得很明白,言下之意不给他看他就继续OOC。

  “给给给,本来就是要给你的!”苏沐秋心好累,简直不明白自己怎么喜欢了这么个人,几天没见还学会威胁人了。想着,有些忿忿地从口袋掏出一个小小的挂坠,二话不说套在安文逸脖子上。

  安文逸没想到苏沐秋已经做好了,毫无防备被套了个链子,只觉得脖子一凉,老实说十分害怕。

  “你那是什么表情,”苏沐秋打趣道,“以为我要勒死你吗?”

  “不知道你已经做好了,也不知道是个挂坠,冷不丁脖子上套了个链子,以为你恼羞成怒要勒死我。”安文逸点点头,大大方方承认了,随后一只手拎起挂坠仔细打量。

  挂坠是个十字架,还没有半个手掌大,却做得很精细。

  “我是这种人么……”

  安文逸没听见这句抱怨,用上灵力试了试挂坠,发现东西虽小,稳定灵力的功能却很强,眼睛里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欣喜,甚至还给苏沐秋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谢谢前辈!”

  “我知道这东西做的好,不过也不用行这么大礼,”按苏沐秋原本的性子,给点儿阳光他怎么都得灿烂一会儿,但这次不太一样,毕竟是给喜欢的人送礼物并且得到了好评,得意之余还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子道,“考虑到你们引路人的本职,我就没搞太多灵力转换的设计,主要是稳定结界的作用。但你这人又有点儿背,所以添加了一些防御性的功能。不过灵力道具总归还是辅助,要真想能打,你也得自己做一些针对性练习……”

  讲解起灵力道具的用途和设计理念,苏沐秋就停不下来了。安文逸这次没有卖乖,真的切换到好好学生的模式听着,时不时还提出几个问题,不知从哪儿掏出纸笔开始做笔记。苏沐秋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自己说得太多,但看见安文逸如此端正的求学态度,再没什么顾虑,彻底放飞了自我。

  等两人反应过来,安文逸直觉自己今天又要加班了。

  苏沐秋也渐渐意识到自己浪过了头,咳嗽一声止住话匣子:“剩下的有机会再说,你是不是该走了?”

  “嗯,”安文逸收好笔记点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别别别,”苏沐秋摆摆手,“我怕这话被张新杰知道了又要找我理论说抢他学生。”

  “又?”安文逸愣了愣,“老师说你抢他学生……抢我?”

  “原话当然不是这样,但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苏沐秋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一时间不好解释,便随便糊弄了一句。

  安文逸投来疑问的目光,显然想要深究,但鬼帝大大并没有给他机会,转移话题道:“对了你那个灵力道具,我给起了个名,光明之证,你觉得怎么样?”

  “光明之证,”安文逸重复了一遍,“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那必须,我做的。”

  “……不过我有个小小的疑问。”

  “你讲。”

  “做成项链总觉得……唔,哪里怪怪的。”安文逸想说有点儿娘。

  “一个挂坠而已,你不想带脖子上还可以带手上,随便你。”苏沐秋心说我还想做戒指呢。

  “也是。”

  “怎么?还怕我搞点儿手脚圈住你。”

  “那不会,”安文逸一脸我有自知之明,“我又没啥前辈可图的。”

  苏沐秋:……

  少年不要妄自菲薄,你很有的。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