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13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一边写一边心疼小手嘤嘤嘤qwq

-伞哥:感觉自己是个召唤兽

-有隐漠石,在这儿说一下,就不打tag了


13.

  安文逸回到兴欣跟叶修交了差,随后又被打发去整理数据。看样子已经被排除在美术馆恶灵作祟一案的调查编制外了。

  意料之中,喻文州应该已经将小手冰凉的存在告诉了叶修,没有被追究隐瞒灵体存在的责任已经是宽大处理了。安文逸苦笑着想,却依旧毫无悔改之意,第一时间联系上此前打过交道的历史学教授,将昨天晚上从小手冰凉那儿得到的信息发了过去。

  喻文州其实比安文逸猜想的更有人情味,他确实跟叶修建议把安文逸排除在调查小组之外,但小手冰凉的事,他还没跟任何人说。

  根据安文逸交待的情况,喻文州怀疑小手冰凉徘徊人间数百年来的执念就是她谈及自己时唯一提到的哥哥。而回想那幅画上残留的灵力,似乎饱含着对画中女孩的爱意。喻文州转动手中的签字笔思索着,艺术作品上残留的灵力,往往会忠实反映作者创作时的内心……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那幅画的作者,会不会就是小手冰凉的哥哥?

  想到这儿,喻文州坐不住了,不顾蓝雨众人对他深夜赶往H区的诸多旖旎猜想,交待了一句“明早队会照常”便穿上外套出了门,目的地是美术馆二层小手冰凉那副画像的展厅。

  

  小手冰凉在安文逸的房间待了几日,精神状态大不如前,隐约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便重新回到了美术馆。毕竟最后的时光,她想待在哥哥身边,哪怕只是微弱的、梦一般稍纵即逝的残留气息。

  于是,当喻文州来到美术馆,刚好看见一个小姑娘坐在画像前,目不转睛地看着画中的自己,仿佛可以透过画面看见数百年前的午后阳光,落在心中那个人的银色头发上。

  “这幅画有什么特别吗?”

  小手冰凉听见身后响起这句疑问,四下张望着没看见其他人,这才回头看喻文州,发现这人也正看着自己,怀疑道:“你能看见我?”

  “能。”

  喻文州笑着,面部表情很柔和,小手冰凉却本能地感到不安,皱了皱眉,径直问道:“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喻文州,很高兴认识你。”蓝雨队长答非所问,不置可否道。

  小手冰凉站起来,表情甚至有些严肃:“我叫小手冰凉,找我有什么事?”

  喻文州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将目光移到画上,明知故问道:“画上的小女孩是你吗?”

  “是我。”

  “听说这画画成于数百年前,”喻文州说着顿了顿,对上小手冰凉的眼睛,“你知道自己快消散了吗?”

  “差不多猜到了。”小手冰凉的反应很平静,她走到画像面前,伸手想要触摸,却只能徒劳地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了画面。

  明知触碰不到,但这数百年来,这种只能徒增悲伤的举动,她却做过无数次。

  “这幅画对你而言有什么特别吗?”喻文州假装没有看到小姑娘的落寞,补充重复着最初的疑问。

  小手冰凉怔了怔,扭头看喻文州,敏锐道:“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不多,”喻文州说,“我是一个对灵力有些敏感的灵职人员,前两天调查美术馆恶灵作祟时偶然路过这里,发现这幅画残留着灵力,而这灵力又饱含着对画中女孩的美好祝福,出于好奇,想了解这幅画背后的故事。今天回来寻找线索刚好遇见了你,而你说这是你的画像。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往往是相互的,既然这幅画的作者深爱着你,那我是不是可以大胆猜测,反之亦然?”

  “饱含着对画中女孩的美好祝福?”喻文州说了一大段话,小手冰凉却好像只听到了这一句,睁大了眼睛重复着问道。

  “对,”喻文州点点头,随后解释道,“这幅画的作者生前应该具有很强的灵力,以至于数百年后,他的残留灵力依然忠实反映着他作画时的心情——大概是每落一笔,他都在心里说了一句,愿你平安长大,一生幸福无忧。”

  愿你平安长大,一生幸福无忧。

  这个最平凡质朴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小手冰凉死时只有十四岁,而后,又孤独寂寞地徘徊了数百年。

  没有眼泪,也没有声音。但喻文州知道,小手冰凉哭了。

  “你在人间徘徊这么久,或许只想看他转世后过得好不好,可是至今也没找到,而你,已经快没时间了。”

  小手冰凉闭上眼,压抑了数百年的执念和悲伤在她的胸膛翻滚。

  “我有个建议,你不妨试试。”

  

  安文逸今天值早班,刚起床就感到结界入口有动静,过去一看发现竟然是喻文州带着小手冰凉来了兴欣。恍惚间还以为自己没睡醒,揉了揉眼睛再看,喻文州已经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了。

  “早啊小安。”

  “早……”安文逸干巴巴回了一句,注意力都在小手冰凉身上。然而小姑娘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好像在此之前从没见过面。

  安文逸:……

  “叶队在吧?”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起瞎话,“我在你们H区捡了个灵体,她有个故事要讲,叫他来一起听。”

  这尼玛……槽点不要太多。

  安文逸心说,什么你捡的,明明是我捡的,另外这时间队长怎么可能不在,你怕不是来查岗的。

  不管喻文州到底是来干嘛的,十分钟后,叶修已经点上烟坐在了会议室。

  小手冰凉自己也记不清究竟是几百年前,她还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有一个在她看来几乎无所不能的哥哥——石不转。一切的开始源于一场政变,那时她六岁,父母双亡,哥哥带着她从皇宫逃了出来,投奔漠北世交寻求帮助。

  那段日子虽然危险又艰苦,但是跟哥哥在一起,小手冰凉一点儿也不害怕。只是石不转比她想的更多,即便是逃亡途中,民生疾苦照样一分不漏地入了眼——谋权篡位之人得逞后只顾自己贪图享乐,不仅没为百姓谋一丝一毫的福利还加重了赋税劳役,全国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一切,石不转都牢牢记在了心上。

  那时小手冰凉不知道哥哥心系家国天下,直到后来听见石不转跟大漠孤烟说:“如果他勤政为民,倒也不用我们起兵复辟。打仗到头来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但他在其位不谋其职,视百姓疾苦于不顾……”

  “就算他勤政为民,也该付出代价。”

  石不转愣了愣,微微笑道:“……只愿国泰民安。”

  后来,他们从漠北边塞起兵,一路打回皇都。复辟成功了,石不转却死于一场决定性的战役。大漠孤烟替他登基,始终记着那句“只愿国泰民安”,花了三年时间,待朝局稳定,让位于贤德之人,带着小手冰凉回到漠北,驻守边疆。

  小手冰凉也记着哥哥那句“只愿国泰民安”,早早就披上戎装,跟大漠孤烟一起守护石不转想要的太平盛世。只是不久,便死在了一次外敌入侵的战役中,死时仅仅十四岁。

  故事这么说起来不长,也不复杂,但当小手冰凉说完,兴欣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半晌,叶修掐了烟道:“你那时乖乖下去,指不定能跟你哥一同投胎,如果缘分未尽,还能再做兄妹。”

  小手冰凉摇摇头:“我下不去。”

  “几个意思,”叶修感觉不太对,“不想下去还是下不去?”

  “不想下去也下不去。”

  “……”叶修看了喻文州一眼,严重怀疑这人给他挖了个坑。

  “如果是找不到去鬼门关的路,小安可以带你下去。”喻文州收到叶修的目光,摊摊手表示很无辜。

  “我过不去,”小手冰凉说着解释道,“我的灵力原本就不够强,能支撑到现在全靠哥哥那幅画。即便有结界保护,中途也会消散。”

  “不会的,”安文逸忍不住站起来,“我的结界不行,还有其他引路人,老师或者方神,都能安全送你下去。”

  “小安你冷静点儿,”叶修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她现在就是个易碎品,随便一点灵力波动都能让她消散。既要应对传送阵的罡风和三不管区域的未知危险,又要控制结界内的灵力波动为零,张新杰也做不到。”

  “……”

  安文逸无话可说,内心十分自责,如果能早点坦白小手冰凉的存在……想着,颓然坐下,摘下眼镜按了按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兴欣的结界跟幽都结界如出一辙,你先待在兴欣,”叶修对小手冰凉说着,随后又扭头冲喻文州道,“文州你跟联盟高层汇报一下,让他们直接联系下面派人来接。”

  喻文州点了点头,可想到黑白无常只能锁魂,并无法阻止魂魄消散,不由好奇问了句:“派谁?”

  “沐秋。”

  

  联盟这次难得效率高了一回,安文逸还没找到机会跟小手冰凉说上话,苏沐秋就被黑白无常带到了兴欣。来之前丰都帝简要跟他说了几句,此时看看小手冰凉再看看安文逸,具体情况便猜到了七八分,清了清嗓,开门见山道:“我是来接小公主的。”

  对于黑白无常和鬼帝的突然造访,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叶修,朝小手冰凉所在的方向抬了抬头,示意道:“小公主十分脆弱,鬼帝大大可得费点儿心。”

  “知道,不然我来干嘛,”苏沐秋随口应了一句,然后走向小手冰凉,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伸出手真诚道,“小公主,我们该走了。”

  小手冰凉看了看眼前这位面容清秀的少年,点点头,指尖落于苏沐秋的手心,下决心道:“走吧。”

  就这样,苏沐秋牵着小手冰凉向黑白无常走去,只在路过安文逸时说道:“早跟你说不要金屋藏娇,还自作聪明……啧,等会儿去家里等我。”

  安文逸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苏沐秋说的“家”是指苏宅。只是来不及细想,下一秒,罡风骤起吹得众人纷纷眯起眼睛。

  而等风过去,黑白无常、苏沐秋还有小手冰凉就都不见了。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