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14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伞哥:……导演这剧本不对

-一点点韩张,就不打tag了……


14.

  安文逸迅速处理完手头的工作,跟叶修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赶往苏宅。

  喻文州见状,单手托腮感慨道:“小安很着急啊。”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叶修抬眼看了看喻文州,“居然帮小安一起瞒我……文州,这笔账怎么算?”

  喻文州眨眨眼,摆出一副任君处置的大度模样:“你想怎么算?”

  “看在你说服当事人自首的份儿上,这笔账哥先记在小本本上。”

  “行啊,”喻文州笑着答应了,末了却又若有所思道:“不过这件事还有一点我挺在意。”

  “什么?”

  “小手冰凉画像上的灵力似乎有些熟悉。”

  “怎么个熟悉法?”

  “……不好说。”喻文州皱着眉摇头,似乎没什么头绪。

  叶修没再追问。他知道喻文州对灵力波动太敏感,说是熟悉,嫌疑范围也不小,纠结这没影儿的事,还不如看看眼前。比如,结婚申请还打不打。

  见叶修变了表情,喻文州立马就知道这人的思绪已经跑了,打趣道:“看来叶队想好要怎么算账了。”

  “文州大大,”叶修也没绕弯子,凑近道,“下回提交结婚申请你去呗。”

  “怎么?”喻文州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

  “老冯对我可是旧恨又添新仇,再去就不是骂了,搞不好要动手。”

  “好,我去,”喻文州答应得爽快,眯眯眼道,“等哪天找时间先去韩队家拜访一下,交流交流经验。”

  叶修:……

  这不是送上门去让老韩嘲笑么!

  

  安文逸到苏宅的时候,苏沐秋正坐在院子里等他,桌上还摆了两瓶酒,十有八九是从黑白无常那儿顺来的。

  这景象让安文逸原本七上八下的心打了个趔趄,一时间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看你这一脸失望,”苏沐秋摇摇头,“不好意思啊,没有你的小女朋友,只有我。”

  “我跟小手不是前辈以为的那种关系。”安文逸说着在苏沐秋对面坐下,十分自觉地给自己倒了杯酒,看起来还算淡定。

  苏沐秋见安文逸情绪如常,便也不再开玩笑,一边把自己的酒杯放过去示意添满,一边不经意道:“小公主让我代为转告,说谢谢你。”

  安文逸微微一愣,随后挤出一脸苦笑:“我可什么也没做。”

  “你什么也没做?”苏沐秋被安文逸的不自知搞得哭笑不得,忍不住抬高了音量,“你是做的太多了!小姑娘在人间徘徊数百年,好好的你凑上去给人送温暖,数百年也就你这么一个傻子,还说什么也没做?小安同志,你可长点心吧。”

  安文逸:……

  “当然,这也不全怪你,毕竟你俩认识得早,小屁孩儿不懂事我也能理解。”许是觉得自己说重了,苏沐秋想了想又补充道。

  “前辈怎么知道我俩认识早?”

  “就你这点儿小心思还想瞒我,早在你问遇到不愿意下来的灵体怎么办我就猜到了,”苏沐秋小酌了一口酒,慢慢道,“按你的性格,入职后遇到这种事还用问我怎么办?肯定是小时侯遇到的,其实知道该怎么做,但有了感情,做不了,这才想从我这儿找别的方法。”

  安文逸倒是没想到苏沐秋早就看穿了,莫名有种挫败感,找借口道:“前辈的脸太具欺骗性了。”

  “我怎么感觉你这是人身攻击?”苏沐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满道,“老实承认你爸爸就是你爸爸很难么,我也不想十八岁就死啊。”

  “……你这人,”安文逸被苏沐秋自己捅自己的行为搞得没脾气,顾不上被占了口头便宜,一板一眼道,“能不能不要总把自己的死挂在嘴边。”

  “嗯?”苏沐秋没想到安文逸会在意这个,有些好笑道,“这没什么吧,事实如此嘛。”

  “或许你觉得没什么,但别人听起来却不是滋味。”

  “哦?你难过了?”苏沐秋饶有兴致的追问。

  “我不该难过么,英年早逝这种事,总归是容易让人惋惜的。”

  “我发现你这人,倒是蛮容易心软的。”

  “什么?”

  “小公主的事是这样,我的事也是,”苏沐秋微微正色起来,“但你知道么,干这一行的,其实铁石心肠一些会比较好。”

  安文逸没有反驳,端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遇到小手的时候六岁,起初她是姐姐,后来成了妹妹,感情上早就是家人了。她生前过得不好,死后又被执念困住数百年,如果我陪她一起的这十几年能够让她感受到一些温暖,也是好的。”

  苏沐秋没说话,事实上类似小手冰凉这样不幸的人生,他看过太多了。

  “……能不能告诉我,她接下来会怎样?”

  “不知道,”苏沐秋摇摇头,“看我也没用,她一个人进的大殿,除了丰都帝,没有人知道她会怎样,你也不应该知道她会怎样。”

  “我知道,”安文逸垂了垂眼睛,似乎是放弃了,喃喃自语道,“我不仅不该知道她接下来会怎样,就连之前跟她的交集,也不该有。”

  “你知道就好,这种错误不要再犯第二回了。”

  安文逸闻言不由笑了,这种事情,他肯定是不会再遇到第二回了。

  “不过你要是实在想找个灵体谈恋爱,不妨看看眼前。”苏沐秋突然话锋一转,笑盈盈看着眼前的人。

  “嗯?”安文逸有些发懵,怎么又扯到跟灵体谈恋爱了,这谣不是早辟了么。

  “毕竟你这工作性质特殊,时不时又要加班,除了灵体和同事,也没什么机会认识别人,”苏沐秋开始帮他分析,“啊对了,你有感兴趣的同事吗?”

  安文逸摇头:“没有。”

  “那就只剩下灵体了,”苏沐秋说着顿了顿,随后伸手指了指自己,“你看我怎么样?”

  安文逸的眼角跳了跳,冷静道:“理论上讲,你也算我的同事。”

  “你这是拒绝我了?”

  安文逸:……

  我是被吓到了。

  “我这人不喜欢磨叽,虽然原本也想跟你走日久生情的套路,但看你这面冷心热的性子,怕还有点儿招人,所以事先表个态,省的以后有别的灵体跟我抢。”

  “不是,怎么我就只能跟灵体谈恋爱了?”安文逸有些不服气。

  “那我换个说法,省的以后有别人或者灵体跟我抢。”

  “……”

  “你也不用着急,回去好好想想再给我答复。”

  

  另一边,小手冰凉一个人进了大殿,望着坐在高台上的丰都帝,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

  “免礼,”丰都帝抬手道,“小手冰凉,你徘徊人间数百年本是不该,但看在你从未作恶,又主动自首的份上,可以免去刑罚。只是你情况特殊,生死簿上没有你的名字,无法正常转世投胎。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留在地府成为鬼差,二是投胎一世,死后再无灵魂,并且这一世不能为人。”

  小手冰凉思考片刻,毫不犹豫道:“我选择投胎一世,死后再无灵魂,但此前,我想看看两个哥哥死后几世的情况。”

  “你是说石不转和大漠孤烟?”丰都帝皱了皱眉,“你不该如此执念。”

  “是不该,”小手冰凉点头承认,但却没有丝毫退让,“可是执念已生,如何能解?”

  丰都帝沉默了,半晌传唤了判官,让他把石不转和大漠孤烟死后几世的记录拿给小手冰凉。

  记录很详尽,但也不长,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小手冰凉看完,已是泪流满面。

  不是难过,是高兴。

  两位哥哥此后几世的人生都很好,有时候有交集,有时候没有,但基本都能寿终正寝。有着平凡人的忙碌、平凡人的困扰、平凡人的挫折和磨难,却也有平凡人的幸福。比起他们一起的那一世,不知道要好几倍几百倍。

  太好了。数百年只有自己过得不那么好,真是太好了。喝下孟婆汤的时候,小手冰凉这么想着,琥珀色的眼睛闪着泪光,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于是,百年来的执念,终于在最后放她自由,看惯了人间百态的丰都帝甚至觉得,小手冰凉也算是幸运了。

  只是不久,人间便下起暴雨。


  这天,张新杰和韩文清下班驱车回家,出了车库打着伞没走多远,便听见微弱的猫叫声。只见一只通体纯白的小猫蹭在张新杰的脚边,正期期艾艾地冲他喵喵叫。

  “怎么了?”韩文清在张新杰另一侧打着伞,没看见猫,发现身旁的人突然停下步子,不免有些奇怪。

  “有只猫。”张新杰侧了侧身子,示意道。

  韩文清顺着张新杰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一只被雨水淋得可怜巴巴的小猫,正奋力抓着张新杰的裤脚。虽说小区常有流浪猫碰瓷,但这只小猫看着眼生,八成是新来的。更何况以往有韩文清在,别说猫了,包括人在内的任何陌生生物都不敢靠近。

  “这雨下得太大,还不知道要下几天。”张新杰看着小猫,不知为何,生出了几分恻隐之心。

  “那就抱回去吧。”韩文清更是果断。

  “嗯?”张新杰愣了愣,扭头看韩文清。

  “家里养只猫还是可以的。”

  这倒是,张新杰闻言笑了,脱下外套将脚边的小猫裹住抱起来,随后才说:“那走吧。”

  小猫在张新杰的外套里格外乖巧,蹭了蹭喵喵叫了两声,随后就不动了,甚至还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的爪子,生怕抓怀了衣服似的。

  说来也巧,两人把小猫带回家后,连下了三天的暴雨毫无预兆地停了,甚至很快就有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顿时霞光万丈。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