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16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我安生日快乐!让我用更新混个生贺!【赶上了orz老母亲老泪纵横……

-伞哥:这位老母亲,你更文可以不要大喘气么!


16.

  眼看着楼梯口的灵体一个个摞起来,安文逸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逃避可耻但有用”。

  兴欣众人只有叶修知道内情,很快从“苏沐秋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拱白菜”的惊讶中回过神过来,时常看热闹不怕事大地撩拨安文逸:“小安啊,楼梯口的灵体都要长毛了,什么候送一波下去啊?”

  “再等等。”安文逸小脸一绷那叫一个滴水不漏。

  叶修不怀好意地笑笑:“我不着急。”

  着急的又不是我。

  安文逸敏锐地听出了叶修的言外之意,竟有些耳根发热。

  作为一个凡事讲究基本论的摩羯座,安文逸心里思绪万千。苏沐秋说下回下去要给他答复,自己既然没有拒绝,那就是默认了这个期限。可是究竟该答复什么,老实说他还没底,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下去的日子。

  期间,安文逸不敢让自己闲着,小旋风一般在兴欣忙这儿忙那儿。方锐看着眼角抽搐,偷偷问苏沐橙:“这孩子是怎么了,要篡位啊?”

  苏沐橙没说话,陈果先急了:“小安这性格摸不透,别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于是用工作麻痹自己?”方锐琢磨着,却又有些怀疑,“可他都两周没下去送灵体了。”

  “年轻人……有事情不能憋着,我去找他谈谈。”陈果的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担忧地嘀咕了一句,便飘去找安文逸。

  “哎呀爸!你等等,你回来!”陈果见状赶紧追过去。

  “噗,”苏沐橙终于忍不住笑了,感慨道:“果果的爸爸很喜欢小安嘛。”

  方锐:……

  这是重点吗?

  眼看八卦聊不起来,方锐感觉十分寂寞,正有些惆怅,便见乔一帆拿看一摞报告过来:“方锐哥,队长说你这几份报告要返工。”

  “啥?”方锐顿时两眼一黑。

  “具体修改意见已经圈出来了,”乔一帆翻开一份示意道,“下班前改好就行。”

  “下班前?还‘就行’?”方锐怀疑这是自己在背后嚼人舌根的报应,接过那一摞报告,欲哭无泪地转身朝自己的工作台位跑去。心说天地良心,我只是想关心关心后辈。

  “方锐哥这是怎么了?”乔一帆有些纳闷。

  苏沐橙摇摇头,随后语焉不详道:“说起来,快到鬼月了。”

  

  安文逸被陈果的父亲堵了个正着,一脸茫然地听这位兴欣常驻灵体絮絮叨叨。

  “年轻人目光要长远,不要因为一点儿小事止步不前!天涯何处无芳草,要么大胆向前要么果断放弃,犹犹豫豫优柔寡断像什么样子!”

  “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可能是刚来兴欣就被这位吓了一跳,安文逸对陈果的父亲始终有点儿……一言难尽。

  “爸!你这都说的什么啊!”陈果终于追上了自己的父亲,一边喘气一边跟安文逸解释,“你别理他,他年轻时追我妈那会儿患得患失,导致后来一听说谁有心事就觉得是感情问题。”

  安文逸:……

  倒还真是感情问题。

  陈果又是无奈又是头痛,费尽浑身力气将自己父亲赶走,不料大叔十分执着,边走还边扭着头强调:“小伙子,感情的事不能逃避!别等到将来后悔……”

  安文逸被眼前这番景象搞得哭笑不得,转身走到楼梯口,似乎是顶不住灵体们十几双眼晴巴巴地瞅着自己,叹了口气道:“走吧。”

  就这样,积攒了近两周的灵体被他一口气打包带走,方锐扒在门口瞅了一眼,啧啧称奇道:“老板娘,你爹跟小安说了啥,立竿见影啊?”

  陈果一脸茫然,小声道:“说了……感情的事不能逃避……”

  方锐秒懂,甚至还吹了个口哨。

  

  安文逸来到苏宅门口,盯着那张普普通通的匾额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第一次见苏沐秋时,还以为是个不谙世事的美少年,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果然老祖宗说得对,以貌取人要不得。

  安文逸如是想。

  “你都在那儿站十分钟了,到底什么时候进屋,”苏沐秋站在门口伸着脖子看安文逸,“你不累我都累了,怎么,我苏宅的匾额上开花了?”

  安文逸扭头,目光对上苏沐秋的脸,把脑海里那个“不谙世事的美少年”形象扔到九需云外,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冷静道:“也不用进屋了,直接去鬼门关吧。”

  苏沐秋微微一愣,狐疑着:“你是要跟我划清界限?”

  “不是,”安文逸扶了扶眼镜,企图掩饰耳根的一抹绯红,“工作优先,其他再谈。”

  “行啊,”苏沐秋点点头,大大方方走出来,一边招呼灵体们,一边凑到安文逸身边试探,“那你想好了么。”

  “没有。”安文逸回答得理直气壮。

  “哦,”苏沐秋却一点儿也不介意,甚至还笑眯眯饶有兴致地问,“没想好你跟我谈什么?”

  “谈谈想的过程,”安文逸实话实说,“或许就有答案了。”

  “怎么不想好了再下来?”苏沐秋说着,点了点灵体的数,打趣道,“才十几个,还能再攒一波。”

  安文逸一时无语,难得逃避一回还被看穿了,干脆破罐破摔道:“那接下来劳烦鬼帝大人了,我先回去,过十天半个月想好了再来。”

  “别呀,是谁说工作优先的,这就要反悔了?”

  安文逸:……

  “况且你一个人想了快两周还没想好,再过十天半个月就能想好了?不如我来帮你分析分析。”

  可真行,自己给告白对象分析要不要答应,苏沐秋大大你不应该来幽都,你应该上天啊。

  灵体们纷纷捂住眼睛。

  

  从苏宅到鬼门关这条路,苏沐秋走过太多遍,可以说闭着眼睛也不会错。

  可是今天,这条路却变得格外长格外难走。别看方才跟安文逸打趣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其实鬼帝大大心里也没底。

  苏沐秋活了十八年,死了十年,这二十八年看过不少人事、鬼事、人鬼事。但真要说自身经历,其实很单调。

  生前忙着挣钱养妹妹,死后忙着干活查死因,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上演人鬼情未了。虽说类似的故事听过不少也正儿八经见过几回,但轮到自己亲身上阵,才明白脑子里的那些都是纸上谈兵,充其量只能帮他强撑一个游刃有余的假象。

  有多假呢?

  大概就是安文逸看见苏沐秋走到鬼门关前,将手搭在铜环上准备扣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鬼帝大大不知想到了什么,保持这个姿势呆立了许久。

  安文逸倒也没出声,趁着这个机会仔仔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人。苏沐秋确实是一个很容易引人注意的存在,专业能力过硬到摸不清底,心态还乐观得出奇。莫名其妙被地府收了性命,还能一边查真相一边混成鬼帝。他是个很厉害的人,好像除了起死回生无所不能,却又很好相处。至少安文逸长这么大,只有在面对苏沐秋时,会不知不觉地热衷于抬杠。

  据说这是关系好的表现……如果确立了关系,也可以被称为“打情骂俏”。

  安文逸忍不住一个哆嗦,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就在这时,苏沐秋终于扣下铜环,鬼门关开了,灵体们一个接一个地走进去。

  安文逸远远看着,想起自己第一次见这场景,苏沐秋根本没搞清情况就扔给他一段记忆。这件事当时只觉得意外,现在想想……

  “你是不是没学过联盟保密条例?”安文逸一时嘴快问了出来。

  “啥玩意儿?”苏沐秋确实没学过联盟保密条例,毕竟第一版保密条例定稿的时候,他已经在地府打工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想到你之前给过我一段记忆。”

  “哦那个啊,”苏沐秋无所谓道,“这有什么,你那天说有一个朋友,一直很好奇里面是什么样,表情严肃得仿佛这就是你一生的请求了。”

  “……没那么夸张。”

  “我当时觉得那朋友应该对你挺重要,一个小忙而已,更何况你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是啊,所以说我看走眼了,谁知道你拿去撩小姑娘。”

  “……你再说下去我们今天谈不成了。”

  “能谈,”苏沐秋立马转移话题,“来吧,说说你的想法,我给你分析。”

  安文逸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做好的思想建设都碎成了渣渣,清了清嗓,认命道:“关于你上回跟我表白的事,我目前的态度是并不抵触。”

  “……但也没有完全接受,”苏沐秋迅速补上下半句,随后又十分谨慎地确认,“是这个意思吧?”

  “嗯。”安文逸点点头。

  “你是怎么确认这个态度的?”苏沐秋追问。

  “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于是找队长和老师询问了一下——”

  “叶修?”苏沐秋忍不住打断,一脸坏笑道,“诶我听说他跟喻文州求婚了?具体细节给我讲讲呗。”

  “……你自己的事都没定呢,还有心思听八卦?”

  “咳,那什么,这个事以后再谈,说说你从叶修和张新杰那儿问出什么了。”

  “喜欢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理由,也可以没有理由,”安文逸说着顿了顿,发现苏沐秋正认真地看着自己,完全没有平日里插科打诨的样子,突然有些紧张,微微别过视线道,“我一开始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这样一个资质平平的人,毕竟你……不是一般人,而我再普通不过了。”

  “这是什么话,改革开放多少年了,自由恋爱哪儿管这个,”苏沐秋没想到安文逸会在这种问题上纠结,简直哭笑不得,“更何况我们之间根本不是人跟人的问题。”

  “是人跟鬼的问题,”安文逸补充道,“所以我想问你,如果以后我们在一起,人鬼殊途的问题要怎么解决?”

  “先等一下,不是我逃避问题,只是想确认一下,你能问这个,说明已经开始考虑我们在一起的情况了?”

  苏沐秋的问题像是一颗石子,不轻不重地砸在安文逸心口,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不知不觉竟已经想了那么远。


评论(1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