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什么鬼 17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

前方高雷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本篇主CP伞安,伞安,伞安,对你没看错,是苏沐秋X安文逸!

副CP叶喻、韩张、林方、黄沐、方王、双花,戏份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段话不等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可以继续看了

 @花御堂 感谢提供脑洞


-给伞哥献上我一年份的膝盖

-有一点点叶喻,就不打tag了


17.

  安文逸跟苏沐秋在一起了。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却是安文逸二十多年明明白白人生中看起来最稀里糊涂的一笔。

  直到接过叶修的红包,他的思绪还停留在鬼门关前一一

  “先等一下,不是我逃避问题,只是想确认,你能问这个,说明已经开始考虑我们在一起的情况了?”苏沐秋十分上道地扔了一记直球。

  安文逸微微一愣,不由得陷入沉思。

  “好了我知道了,”见人这幅样子,苏沐秋心里便明白了七、八分,笑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嘴上说看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首先,我没有说‘不要’,其次,这种情况应该说脑子很诚实。”安文逸不甘示弱地反驳道。

  “哦,那你的意思是‘要’了?”苏沐秋从善如流道,“脑子很诚实,说明你确实有考虑我们在一起的情况,并且还很认真。”

  安文逸感觉自己被绕进去了。

  “要不要我帮你分析一下?”

  忍不住白了这人一眼,心说你再分析就直把我带沟里了,想着,安文逸冷漠道:“你先回答问题。”

  “嗯?”苏沐秋短暂地想了想此前的话题,恍然大悟,“哦人鬼殊途的问题……其实不难解决,你看兴欣那个结界,以后我们在家里也搞一个,就当你对象是个地下工作者,我跟上头打个商量,以后也能朝九晚五,没什么特别任务还能回家给你做饭。”

  安文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苏沐秋点点头,“我还可以想办法让外表跟你一起变老,等你阳寿尽了,要么再一起给地府打工,要么一起投胎。”

  “等等你不是不能投胎吗?”

  “理论上是不能,生死簿上没我的名字,”苏沐秋摊手,“但据我这些年的调查,这种情况可不只我一个,跟幽都结界异常有关,具体你也不用知道,总之上头正在想办法解决。”

  安文逸一听更不放心:“靠谱么。”

  “小安同志,你要相信组织啊,”苏沐秋语重心长道,“更何况你以为我这种游离在轮回之外的存在谁最头疼?”

  “三界秩序的维护者。”

  “Bingo!”

  “就怕他们嫌麻烦,干脆把你给抹了。”

  “这就是你不了解组织了,”苏沐秋笑起来,“组织虽然坑爹,时常甩锅,但解决问题必须端出深明大义的姿态,至少表面功夫要做好。像你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他们还嫌糙呢。”

  安文逸:……

  你在鬼门关前说这话不怕等会儿丰都帝来找你事儿吗?

  “好了,现在人鬼殊途的问题也解决了,你还有什么顾虑?”显然,正忙着追媳妇儿的鬼帝大人是不怕被丰都帝找事儿的。

  看苏沐秋一脸“你该答应了”的神情,安文逸心中没有一丝波动甚至还想笑,友情提示道:“我还没说过喜欢你。”

  “那你现在可以说了。”

  安文逸:……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考虑我们在一起的情况?”苏沐秋反问。

  “一个人跟我告白了,我自然要考虑得长远一些。”

  “不对,一个人跟你告白了,你第一反应应该是能否接受,只有接受了才会考虑长远的事,否则你对这个人都没感觉,考虑什么在一起,那不是白费劲么。”

  “我竟然觉得这话在理。”安文逸皱了皱眉,感觉无法反驳。

  “所以你对我是有感觉的。”

  “有倒是有……”

  “哦?说说看。”苏沐秋来了兴致,丝毫不觉得自己作为当事人,并不适合这种知心大哥的角色。

  “跟你相处很轻松,甚至可以说是喜欢跟你相处,我对人比较慢热,或许是你性格的缘故,认识不久却能毫无芥蒂地敞开心扉,这令我很意外,应该说是有生以来头一遭……想到以后如果一起生活,好像还有点儿期待……还有你上次跟老师一起赶来找我,事后想想也很戳心……”

  “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苏秋不明白,“你分明就是喜欢我。

  “不可能,”安文逸先是斩钉截铁地否认了,随后又露出困惑的神色,小声解释道,“我对你没有书上说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苏沐秋:……

  这回轮到鬼帝大人无语了,他看着自己追求的年轻人,是真的因为这个问题而迷茫困感,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可是自己不就是喜欢他……也包括这点儿较真的小脾气吗?想看,苏沐秋叹了口气,盯着安文逸看了半天,也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安文逸被他盯得心里发毛,这才有了动作。

  “这好办,”苏沐秋说看,倾身在安文逸唇上浅尝辄止地啄了一下,“现在有了吗?”

  事情发生得太快,安文逸还没反应过来,脸先红了。他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吻,只觉得苏沐秋的气息一瞬间离自己很近,带着略微有些灼人的热度,让他暂时失去了思考。

  安文逸为人实在谈不上热络,虽说也不乏年轻人的冲劲儿,但感情上总是有些冷淡,就好像他一直不能理解接吻这种互相交换唾液的行为。可是很奇怪,在苏沐秋凑上来的那一刻,他心里有个小小的冲动,似乎是想摁住这个偷袭的人,让这种试探性的触碰变成一个真正的吻。

  而就在安文逸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内心上演天人交战的时候,苏沐秋煞风景的开口了:“不会真没有吧?”

  语气中带着几分遗憾和怀疑……还委屈上了?

  安文逸抬眼看向这位耍流氓耍得理直气壮的鬼帝,突然很想捏捏看他脸皮有多厚。

  “还是说要来个激烈点儿的?”苏沐秋显然误会了安文逸的眼神,一边自顾自琢磨着,一边又不由分说地凑了过去。

  安文逸:……

  果断伸手糊到人脸上,报复性地捏了捏,随后推开,兀自怀疑起自己的品味——怎么喜欢上这么个鬼。

  苏沐秋大骇,竟然被捏了脸?!

  

  安文逸拿着叶修的红包愣了一会儿,半天才回过神问道:“我还什么都没说,队长怎么就知道了?”

  “你还没回来我就知道了,”叶修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灵力道具,示意道,“这玩意儿沐秋也有一个,可以相互传递信息。只是用一次要耗费不少灵力,性价比太低……真行,为了第一时间嘚瑟,他都不顾性价比了。”

  安文逸:……

  “再说了,有什么好嘚瑟的,哥早几年就跟文州在一起了。”

  “队长,恕我直言,这话还是等你拿到结婚许可再说吧。”安文逸忍不住怼了一句。

  “哟!看不出来啊,”叶修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半真半假地嗔怪起来,“这么快就统一战线了?”

  “我只是实话实话。”安文逸一本正经地扶了扶眼镜。

  想到眼前这人刚被老友拐到手,还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叶修也就没再调侃,交代了一句:“别说,这次换文州去跟主席递报告,说不定有戏,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去看看……你收收心,好好工作啊。”

  目送着自家队长离开,刚刚脱单的安文逸这才后知后觉感到手里红包沉甸甸的份量。

  另一边,叶修才到联盟,就在冯宪君办公室门口看见了一位稀客一一鬼帝苏沐秋。

  “你真行,”叶修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小安前脚刚回兴欣,你不会后脚就来跟主席要人吧?”

  “瞎说什么,谁都跟你似的,”苏沐秋一脸嫌弃,“我是来传达鬼月安保要求的。”

  “也是,你又不是联盟的,也不用跟主席讨结婚许可。”叶修说看,口气中的怨念扑面而来。

  “呵呵,”苏沐秋幸灾乐祸道,“听说你结婚报告打了好几回,每次都被冯主席一通骂,至今也没拿到许可。”

  “鬼帝大人消息可真够灵通的,只是您这每天日理万机,就不劳操心我们这种小人物的琐事了吧?”

  “叶队怎么是小人物呢?这次鬼月安保任务,丰都帝还重点提到了你。”

  “卧槽?!”叶修直觉不好,“什么时候?”

  “没有的事,这不是配合你商业互吹一波。”

  叶修:……

  “话说回来,我听说喻文州在里面,怎么,这次改战木了?”苏沐秋指了指冯宪君的办公室,揶揄道,“你这是等小男朋友呢?”

  “什么小男朋友,文州也就小我三岁好么,”叶修反驳道,“要说老牛吃嫩草,谁能跟你苏沐秋比啊?”

  “我怎么老牛吃嫩草了?”苏沐秋不服气,“老子永远十八!”

  “哦~”叶修微妙地停顿了一下,笑道,“原来你才是那个小男朋友。”

  苏沐秋:……

  两人正说看,办公室的门开了。喻文州走出来,看见苏沐秋跟叶修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微微一愣,随后又很快调整了神情,彬彬有礼道:“鬼帝大人。”

  “别,不用这么客气,”苏沐秋摆摆手,业务上没有接触,他跟喻文州不熟,但想到毕竟是叶修的对象,作为老友应该有所表示,便清了清嗓,正色道,“之前那次太匆忙,没来得及表示,那什么,你随叶修叫我哥就行,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来找我。”

  “哎呦沐秋大大,你可别逗了,”叶修在旁边简直都气笑了,“谁说自己永远十八来着,哥今年都二十八了,谁叫谁哥啊?”

  不料喻文州却是老老实实说了句:“谢谢苏哥。”

  叶修:……

  “应该的,”见叶修一脸吃味,苏沐秋心情大好,“这次上来没想到能遇见你,失策,下次给你包个红包。”

  “别红包了,”叶修一听顿时来劲了,“改天让徐景熙把灭神的诅咒和相关材料带下去,抽空给看看升个级啥的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妈蛋啊,我看你别叫叶修叫叶扒皮好了!”

  “鬼帝大人能者多劳嘛。”

  “行了你滚吧,懒得再跟你商业互吹,我得干正事去了。”

  “那你记得啊。”

  “滚,再说一个字免谈。”

  于是叶修屁颠屁颠拉着喻文州滚了。 


PS:

老子终于写到“小男朋友”这个梗了!

简直是这篇文的初衷啊!!!!!!!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