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阴阳师】我叫一目连,是个SSR(68—72)

@花御堂 恭喜阿妈给姑姑刷到新衣服!

-我还没有刷到,希望最后一发能奶上自己qwq

-希望大家都能给姑姑刷到新衣服!


68.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一大早就看见生存的残酷。
  结界里的灯笼鬼还没养好,大天狗就提前升五星了,全寮上下陷入一阵恐慌——这是喂了哪个四星式神?
  雪女、红叶、座敷童子、萤草、山兔、妖刀姬和我互相看了看,还好,都还在。
  那么问题来了——
  除了一个先天四星河童、两个后天四星灯笼鬼,还有谁……
  大天狗发现全寮见鬼似的看着自己,不明所以:???
  我:你升五星了?
  大天狗点点头:嗯,昨晚阿妈给升的。
  我指了指结界里的灯笼鬼:他还没养好……
  大天狗:昨晚阿妈召唤到一个四星式神。
  我伙呆:这概率堪比召唤到一个SSR了。
  大天狗:阿妈也是懵逼的。
  雪女想了想:换句话说阿妈错过了一个SSR。
  座敷童子:这事不能让姑姑知道。
  全寮默契地点点头。
  我:幸好小寮姑获鸟不是主寮姑获鸟。
  妖刀姬:不然大天狗怕是活不过今天。
  大天狗很明显抖了抖。
  红叶叹了口气:家里最早还靠四星河童输出,如今说喂就喂了。
  雪女:还好一直跟鲤鱼精在一起的是另一个河童。
  大天狗:鲤鱼精……
  萤草:鲤鱼精跟河童关系很好哦。
  大天狗突然露出非常奇怪的表情。
  我:你怎么了?
  大天狗:昨晚阿妈召唤到的四星式神也是一只鲤鱼精。
  雪女&红叶&萤草:……
  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
  妖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大天狗身后:你刚刚说阿妈召唤到了四星鲤鱼精?
  大天狗:嗯。
  妖狐:在哪儿呢?
  大天狗:喂给吾升五星了。
  全寮:!!!!!!!!
  妖狐浑身颤抖。
  大天狗:?
  我:妖狐你冷静一下——
  妖狐:呵呵,小生很冷静。
  我不太相信:你抖得很厉害。
  妖狐:小生冷静地想了想,要给鲤鱼精妹妹报仇!
  我:等等——
  妖狐:舞动吧!在这狂乱的风暴中!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可能是从没见妖狐这么突过,全寮都惊呆了。
  好在萤草随手甩了个治愈之光,我也跟着拉了个风神之佑,大天狗才不至于直接被突死。但见妖狐丝毫不准备停歇的样子,老实说我有点儿担心。
  幸好雪女在最后关头当机立断冻住了妖狐。
  全寮上下顿时松了口气。
  三尾狐摸着被雪女冻住的妖狐:崽啊,你想开点儿,姐姐可是随时做好喂给你升四星的准备呢。
  我:三尾狐你不要这样……
  三尾狐笑了笑:这原本就是很正常的事。
  妖狐:……
  雪女:你冷静下来么。
  妖狐:……
  于是雪女把妖狐放了出来。
  妖狐似乎真的冷静下来了,他看了看大天狗, 沉默很久扔了句话:今晚别进屋。
  大天狗:……
  一大早就来串门的青行灯突然凑过来,指着院子里一颗很大的树:没地方睡觉的话,我推荐那里。
  大天狗扭头看了看,仿佛在认真思考,半晌竟然点点头:好。
  全寮:……
  
69.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没想到寮里能看懂妖狐的是……
  大天狗果然在院里的大树上坐了一夜,而我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收拾好准备出门带狗粮了。
  我叫住他:昨天的事……确实像三尾狐所说,原本就很正常。
  大天狗扭头看我:?
  我:弱肉强食,妖狐也是明白的。
  大天狗点点头。
  我:那你……
  大天狗:昨天他走的时候,似乎快哭了。
  我简直难以置信:谁?妖狐?
  大天狗:在三尾狐说随时做好把自己喂给他升四星后,他就快哭了。
  ……老实说我真没看出来。
  大天狗:我觉得他可能想自己待着,尤其不想见我。
  我:……
  大天狗带着灯笼鬼走了,我有些懵,一直觉得大天狗除了追求力量跟大义不会对什么事情上心,没想到……
  想着,身后的阿龙突然低头拽了拽我,顺着阿龙牵扯的方向看去,发现妖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结界边。
  我很诧异:今天起这么早?
  妖狐无精打采地看着我:小生失眠了。
  我:因为鲤鱼精?
  妖狐摇摇头,拖着大大的尾巴走过来,咬咬牙:啧,蠢狗还算有眼色。
  我:你听见了?
  妖狐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对妖狐,我竟然也有不忍心怼的一天。
  直到雪女飞过来:刚刚碰见大天狗,他说迟早有一天还你一个四星鲤鱼精。
  妖狐突然笑了:其实小生想了想,鲤鱼精妹妹是跟河童一起走的,想必路上也不寂寞。
  雪女皱了皱眉:你原谅他了?
  妖狐:小生没怪他。
  雪女:你昨天都快把他突死了。
  妖狐:那是小生冲动了。
  雪女:你现在冷静了?
  妖狐点点头:等他回来小生会自己跟他说,四星鲤鱼精就不劳烦他费心了,有机会帮三尾姐姐打一套觉醒材料吧。
  雪女看了看妖狐,又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飞走了。
  ——在三尾狐说随时做好把自己喂给他升四星后,他就快哭了。
  ——……有机会帮三尾姐姐打一套觉醒材料吧。
  想着两人说的话,我陷入了沉思,说不定,寮里最能看懂妖狐的是……大天狗。
  
70.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对主寮姑获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听说主寮新来了一个SSR,阿姨让我去交流一下感情。我过去一看,发现是小青行灯。
  小青行灯坐在自己的灯上,摇摇晃晃地飞着,一旁姑获鸟小心翼翼地跟着,生怕宝宝掉下来。
  小青行灯似乎很高兴,一边飞一边回头看姑获鸟:姑姑看我飞飞!
  姑获鸟:宝宝真厉害,再飞一个!
  小青行灯顿时更来劲儿了,一会儿飞高一会儿飞低,在结界里转着圈:姑姑!看!
  姑获鸟看起来比小青行灯还高兴:姑姑看见了,宝宝真乖。
  为了不破坏气氛,我默默退到一边,这才看见青行灯跟妖刀姬。
  只见两人非常怀念地看着姑获鸟跟小青行灯,我想了想,嗯,她俩也是姑获鸟带大的。
  青行灯:我小时候可没这么闹腾。
  妖刀姬:比起飞来飞去,你更喜欢讲故事。
  青行灯:姑姑喜欢听我讲故事。
  妖刀姬伸手指了指:姑姑也挺喜欢看小灯飞。
  青行灯:姑姑还喜欢一个翅膀搂着你一个翅膀搂着我哄我们睡觉。
  妖刀姬点点头:姑姑的翅膀不大但是暖暖的。
  ……
  看起来,被姑获鸟养大似乎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71.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很期待看见另一个自己。
  阿妈最近总是盯着我看,搞得我心里毛毛的:阿妈,有话你说。
  阿妈:阿妈想要个连连。
  我:?
  阿妈:大寮。
  我想了想:……可以把我的御魂给他吗?
  阿妈:?
  我:不希望他第一次出战时裸奔。
  阿妈:……
  阿姨:连连你想多了……大寮御魂比我们好太多了。
  我:哦,那阿妈你快召唤一个吧。
  阿妈:……
  路过的大天狗:阿妈你也再召唤一个大天狗吧,主寮。
  阿姨:你凑什么热闹。
  大天狗:我是废了,希望下一个投个御魂好的寮。
  阿姨:???
  阿妈:噗,那你俩过来给阿妈吸吸欧气。
  我跟大天狗不明所以地走过去,阿妈一手一个摸了摸头。
  我&大天狗:……
  
72.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今日话题:阿妈最爱谁?
  据说阿妈不惜倾家荡产给大寮换了个一目连,甚至还拆了好几个新召唤到的妖琴师。
  妖狐:如此看来,阿妈现在最爱你了?
  我:不,听说阿妈现在想要新出的SSR,一个叫花鸟卷的小姐姐。
  妖狐:小姐姐好啊,不过SSR……希望性格温柔些。
  妖刀姬闻言默默看了妖狐一眼,妖狐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我:我一直在想……可能阿妈最爱的是姑获鸟。
  妖狐:?
  我:阿姨那天看了眼主寮姑获鸟的御魂,抱着大天狗和妖刀姬哭嚎了半天说自己没用。
  妖狐:主寮姑获鸟的御魂屌炸天?
  我:看样子是。
  妖狐一脸羡慕与憧憬。
  妖刀姬:阿妈最近非常疯狂地刷副本,据说要给姑获鸟刷新衣服。
  我:可以理解,毕竟主寮姑获鸟拉扯了整个寮。
  妖刀姬点点头:小寮刷魂7也靠抱主寮姑获鸟大腿。
  妖狐:可我听说我们寮自己也能刷过魂7啊?
  路过的大天狗:那是因为酒吞仇恨都在晴明身上,晴明死了我们满血见大蛇才过的。
  妖狐:……
  妖刀姬:阿姨说这是小概率事件。
  妖狐想了想:酒吞喜欢红叶,红叶喜欢晴明,晴明稳稳拉着酒吞的仇恨,这有理有据啊,怎么就小概率了?
  我:……
  竟然无法反驳。
  妖刀姬:等等我们跑题了,不是在说阿妈最爱谁?
  大天狗:反正不是我,阿妈天天说要把我喂猪。
  我:一开始是鬼使白,然后是座敷童子和妖琴师……不过后来阿妈吃鬼使黑的醋,对鬼使白的感情也很微妙,至于妖琴师,据说因为想要的时候一直召唤不来,攒碎片才得到,阿妈觉得妖琴师不爱她,渐渐就有点儿嫌弃……阿妈的心思真不好猜。
  妖狐:阿妈天天抱着座敷童子喊“宝宝”,果然还是最爱座敷小妹妹吧。
  说着,座敷童子就来了,拖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阿妈最爱的是姑姑。
  妖刀姬:?
  座敷童子:我跟主寮组队多,阿妈看姑姑的眼神亮亮的。
  大天狗跟妖刀姬回想了一下,双双点头。
  我:那就希望阿妈早日给姑获鸟刷到新衣服吧。
  座敷童子:嗯,新年了,希望姑姑能穿上新衣服,主寮小寮一起。


评论(44)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