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阴阳师】我叫一目连,是个SSR(77—82)

@花御堂 阿妈请查收!

-毕业直接实习培训,事情一大堆,更新实属不易qwq

-我流狗崽充斥全篇,希望大家不会看腻orz

-连刀一如既往走内心戏!

-OOC常在,只是图个爽,慎入!!!


77.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突然明白妖狐对小妖狐的心情了。
  早上一睁眼就看见阿妈坐在我床边,笑得一脸和善。我不禁抖了抖爬起来,心说莫不是前两天跟妖刀姬聊天被她知道了专程来揶揄我?
  结果阿妈献宝似的从背后掏出什么塞给我——
  一个一级的……小一目连???
  抬头发现阿妈正期待地看着我,不知道她想干嘛,只能低头看乖乖坐在我怀里的小一目连,想了想,把身上的御魂都卸下来放到他手里。
  小一目连似乎有些疑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阿妈,不知是否该接。
  阿妈双手捂脸仿佛不忍直视,末了才说:连连别这样,大寮不会亏待小连连御魂。
  我恍然大悟,又默默把御魂都戴上:也是,大寮御魂甩小寮好几条街。
  阿妈:你就没什么话想对小连连说?
  我沉思了一会儿,决定征求小一目连的意见:你想知道什么?
  小一目连拽了拽我的袖子,态度似乎有些谨慎:哥哥也是阿妈倾家荡产换来的吗?
  我:???
  阿妈:……
  我简直不敢相信:倾家荡产?
  小一目连点点头。
  我心情复杂地看向阿妈:突然明白妖狐对小妖狐的心情了。
  阿妈单手扶额:连连,阿妈是爱你的。
  我不置可否:既然是倾家荡产换来的,那我相信,至少阿妈对“一目连”是真爱。
  阿妈:QAQ
  
78.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终于明白有些事情真真假假才有趣。
  主寮陆续有了荒川之主、小鹿男、一目连,阿妈叹了口气:唉,再来一个大天狗SSR糙汉们就能凑一桌打麻将了。
  正在修指甲的红叶忍不住出言纠正:只有荒川之主跟大天狗是糙汉吧。
  阿妈想了想:有道理,小鹿辣么萌,连连辣么温柔。
  我:……
  大天狗:……
  妖狐闻言轻笑一声,然后掏出一根大天狗狗毛郑重地递给阿妈:这个送个小崽子,以表小生心意。
  阿妈一脸懵逼:什么心意?
  妖狐沉痛不已:珍惜寮里没有大天狗的日子,记住这根毛,以后遇到了拼命突,突死算我的。
  阿妈:我怕小崽把家里鸦天狗突死……
  大天狗沉思了一会儿,严肃认真地问妖狐: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妖狐斜眼瞅了瞅大天狗:意见大了。
  大天狗:比如?
  妖狐:抢小生的狗粮升五星。
  路过的妖刀姬忍不住戳穿真相:你还没升四星呢。
  妖狐:……抢小生的针女姐姐!
  大天狗:哦?
  妖狐:晚上睡觉抢小生的被子!
  大天狗:……
  妖狐:还拿小生的尾巴当抱枕!
  大天狗:……
  全寮:哦~~~~~~~
  雪女双手抱胸一脸冷漠:日常秀恩爱,目害。
  山兔:我知道我知道,阿姨说这叫欢喜冤家!
  妖狐目瞪口呆:WTF???
  对此我深表同情,拍拍妖狐的肩膀: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
  妖狐:???
  
79.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生活在一个穷寮。
  阿姨最近在养兔子,结界里组成了尬舞团,用阿妈的话是“仿佛掏了兔子窝”。伴随着四重奏的“hola hola”,全寮的黑眼圈都重了。
  妖狐第一个坐不住了:山兔妹妹,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小生知道你们尬舞不易,但也不能一大早就练啊,天都没亮呢。
  山兔理直气壮:阿姨说练好舞就有新衣服!
  妖狐按了按太阳穴:可是休息不好全寮都很疲惫,这种状态如何工作。
  山兔不服气:你又不需要工作,你看大天狗都没说话,带着狗粮就走了。
  妖狐闻言扭头看了看大天狗,不由笑了:噗,带着两个满级的白蛋,蠢狗怕是没睡醒吧。
  见状,四只山兔不约而同地垂下脑袋,委屈极了:姑姑跟草姐姐都有新衣服了,我也想要……
  妖狐:……
  闻讯赶来的阿姨自觉背锅:嘤嘤嘤都是阿姨没用,打不过兔子塔QAQ
  我:因为家里御魂不行?
  阿姨痛心疾首:没有六星速,招财不够,也没有吸血姬小姐姐。
  正准备去结界突破的妖刀姬:一定要吸血姬,我不行吗?
  阿姨摇摇头:虽然刀刀你很厉害,但吸血姬小姐姐不耗火。
  妖刀姬顿时有些失落,我只好拍拍她以示安慰。
  跟着妖刀姬的雪女单手托腮:有什么不能靠钱来解决?
  阿姨心虚地低下头:能是能……但家里皮肤券不够……
  我:理解,毕竟我们是个穷寮。
  阿姨:……
  雪女想了想补充道:不仅穷,还与日俱非。
  阿姨:儿不嫌母丑!
  全寮:你又不是阿妈。
  阿姨:……
  
80.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怀疑大天狗是寮里最单纯易懂的式神。
  时来运转,妖狐终于升四星了,带着一套大天狗跟妖刀姬换下来的针女,兴奋得不行,好说歹说央求阿姨让他去打探索。
  阿姨思考了片刻,拎起妖狐丢给大天狗:今天的狗粮。
  大天狗:……
  妖狐:???
  我表示赞同:话糙理不糙。
  妖狐从大天狗怀里挣扎出来,整了整衣服:小生四星了,很快就是寮里第三主力输出,才不是什么狗粮。
  我:你想多了,全寮都知道你是大天狗的储备粮,可不就是狗粮。
  妖狐扭头向大家求证。
  全寮上下齐刷刷一阵点头。
  妖狐:……
  阿姨:咳,崽刚升四星,狗子你带他练练级。
  大天狗点点头,二话不说抱起妖狐,翅膀一张就飞了起来。
  伴随着妖狐的吱哇乱叫,小座敷童子匆匆赶来:等等还有我呢。
  阿姨摸摸下巴,看着大天狗抱着妖狐远去的方向,怀疑道:狗子是不是兴奋过头了?
  小座敷童子一脸不屑:啧,大天狗还是太嫩了。
  
81.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见识了储备粮的骨气。
  大天狗跟妖狐的探索之旅去得快回来得也快,看起来相处似乎并不愉快——两人相距至少五米,妖狐在前面走得飞快,大天狗在后面低低飞着。
  妖狐不时回头瞪大天狗:蠢狗理小生远点儿。
  大天狗则是面若冰霜,不理不睬。
  椒图偷偷跟鲤鱼精咬耳朵:妖狐先生又跟大天狗大人闹别扭了。
  鲤鱼精一边吹泡泡一边跟河童感慨:大天狗大人真不容易。
  河童看了大天狗一眼,谨慎道:妖狐总归不是什么好妖怪,大天狗大人虽然厉害,但心思单纯,十有八九会吃亏。
  大天狗:……
  妖狐炸毛:你们说的小生都听见了!
  我:所以你们又怎么了?
  妖狐动了动耳朵,扭过头去不说话。
  我只好用眼神示意大天狗:你欺负他了?
  大天狗皱了皱眉:他练级划水。
  我:???
  妖狐跳起来:蠢狗你不要血口喷人,小生一发突死管狐你怎么不说?
  大天狗显然不以为然:管狐而已。
  妖狐:可你一发没卷死他。
  大天狗:……
  妖狐“唰”的一声展开扇子,慢条斯理道:而且你三十级了,那管狐不过二十八级,而小生,只有二十六级。
  大天狗说不过妖狐,但也不打算让步,冷哼了一声:遇到鲤鱼精就只突两下,还说没有划水。
  妖狐:小生那是怜香惜玉。
  原本看热闹的鲤鱼精突然不高兴了:怎么又扯到我?这锅不背。
  河童赶紧安抚:他们说的是探索中的鲤鱼精,不是你。
  鲤鱼精甩甩尾巴:那也不背,他俩打情骂俏关我们鲤鱼精什么事?
  全寮默默点头。
  妖狐一脸崩溃:鲤鱼精妹妹你要相信小生,谁跟蠢狗打情骂俏,小生喜欢小姐姐。
  大天狗冷了冷脸:一个储备粮还这么多废话。
  妖狐气结,转身跑去找正在换结界卡的阿姨:凭什么说小生是蠢狗的储备粮!
  阿姨愣了愣:怎么又跟狗子闹别扭了?
  妖狐委屈起来:蠢狗严重侵犯小生的妖权!
  阿姨顺手揉了揉妖狐的尾巴:我当什么事,崽啊,狗子侵犯你都是正常的,何况是妖权。
  妖狐:???
  阿姨见状立马塞了个红蛋给妖狐:乖,嫁狗随狗。
  妖狐哭了:好歹给个黑蛋吧,拿红蛋打发灯笼鬼,灯笼鬼都不要好么!
  阿姨:哦,那我把这个红蛋给灯笼鬼。
  妖狐赶紧抱住怀里的红蛋:不,小生要了!
  全寮:……
  我算是见识了储备粮的骨气。
  
82.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愿意守护这个不仅穷还与日俱非的寮。
  主寮越来越有一个正统欧洲寮的气势,相比之下,小寮愈显寒酸。
  阿妈:辣眼睛,这不是我的小寮。
  阿姨嘤嘤嘤地抱住阿妈大腿:阿妈再爱小寮一次!
  我:……
  妖狐一脸担忧:阿妈要抛弃我们了吗?
  我摇摇头:不好说,毕竟小寮现在唯一的胜算是大天狗。
  妖狐顿时泄了气:那完蛋了,阿妈一直嫌弃蠢狗。
  妖刀姬看看我,犹豫道:我记得阿妈很喜欢你。
  不等我说话,妖狐就叹了口气:可是主寮也有连连了,还是阿妈不惜倾家荡产换来的。
  妖刀姬似乎不相信,用眼神向我求证,疑惑中略显担忧的神情让我哭笑不得,于是坦言:主寮确实有一目连,确实是倾家荡产换来的,前几天阿妈带他来见过我。我很高兴,小一目连在主寮御魂无忧,说不定还能直升五星。
  妖刀姬皱了皱眉:你不会失落?
  我:?
  妖刀姬低头看自己的刀,半晌才说:同样是一目连,你要是生在主寮……
  我:或许吧,小寮一直资源匮乏,也常常被别寮吊打,全寮上下都有着主寮姑获鸟恐惧症,妖狐和大天狗每天花式秀恩爱非常烦,阿姨脸黑到全家凑不出一个二号位攻击针女……但我愿意守护这个穷寮。
  妖刀姬想了想:不仅穷,雪女姐姐还说与日俱非。
  我忍不住笑道:对,不仅穷,还与日俱非。
  妖刀姬:所以……为什么?
  我思索了片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反问她:先不谈这个问题,抛开前提,你相信我吗?
  妖刀姬点点头。
  我:那就是了,总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妖刀姬闻言似乎有些脸红,我这才意识到我们的对话在某种意义上暧昧不明,赶忙补充道:虽然是个穷寮,并且与日俱非,但大家相互信任……不过就算没有这份信任,我也不会中途放弃,红叶可能说对了,SSR都有些一根筋。
  妖刀姬没说话,反倒是妖狐突然插嘴:小生原本不想打扰你俩谈恋爱,但是连连,你俩彼此信任是你俩的事,不要假装上升到全寮。
  我:你不要搞事情。
  妖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小生有没有搞事情就让刀姐姐自行判断吧。
  无奈,我看向妖刀姬,碰巧她也看着我,一时间气氛很奇怪,我不知该说什么,她也不说话,可能在思考,也可能跟我一样只是语塞……直到妖狐夸张地捂住双眼,妖刀姬终于开口,表情格外认真:我会跟你一起,守护这个不仅穷还与日俱非的寮。
  毫无预兆地,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席卷了我,陌生……却不讨厌。
  记忆里那座破败的神社似乎快要想不起来了。


PS:

评论是第一生产!

评论(40)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