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阴阳师】我叫一目连,是个SSR(83—86)

@花御堂 阿妈请查收~

-一点点狗崽……约等于没有

-最近似乎总想写连刀

-夜叉奶茨奶吞荒川小鹿就先不打tag了……orz


83.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对新人毫无成见甚至还有些同情。
  家里来了新人,不是小姐姐。妖狐叹气:这个寮的糙汉已经够多了。
  雪女上上下下打量着新人:啧,目测又是个死给。
  我:感觉新人性格有些奔放。
  大天狗:有伤风化。
  新人:???
  妖刀姬:能打就行。
  座敷童子:别又是个白拿鬼火不干活的。
  姑获鸟:有宝宝啦?好像是个小混蛋。
  新人:你们对本大爷有意见?
  阿姨:咳,来,新人自我介绍一下。
  新人一脸不情愿:啧,本大爷叫夜叉。
  我:……是个SR?
  夜叉:不行?
  我:别介意,个人习惯。
  夜叉突然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我……看在他还是个孩子,我决定不跟他计较。
  妖狐摇摇扇子:小生有个问题,新人为何这么嚣张,比蠢狗小时候还欠揍。
  夜叉:狐狸,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妖狐低头看了看还不如自己腿高的一级萌新:这个自以为是的口气也跟蠢狗一模一样。
  大天狗:哼,吾才不是这种不知羞耻的妖。
  夜叉:你说本大爷不知羞耻?
  大天狗的目光落于夜叉坦露的胸膛,一脸嫌弃。
  夜叉冷哼一声:呵,羡慕本大爷身材好。
  大天狗:???
  妖狐轻笑了一声,弯腰抓着夜叉的后衣领将人拎了起来。
  夜叉挣扎:狐狸,你干什么,知道本大爷是谁吗?
  妖狐毫不在意,指了指大天狗:SSR小生都不怕,何况你?
  夜叉不服气:等本大爷长大你就死定了!
  妖狐笑了笑:行啊。
  我:前提是家里还能养起第五个用针女的式神。
  夜叉:???
  全寮不约而同对新人表示同情。
  
84.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感觉这个寮的小姐姐总想搞事情。
  主寮的一目连四星满级了,阿妈兴冲冲跑来找阿姨借妖刀姬,说要测试小一目连的盾。
  阿姨:……
  我:这一幕似乎有些眼熟。
  妖刀姬:这么快就四星满级了,看来确实深受阿妈喜爱。
  我:看来主寮确实富裕。
  妖狐:刀姐姐下得去手么,不如小生代你去吧。
  妖刀姬不解:为什么下不去手?
  妖狐:对方是连连啊。
  我:……
  妖刀姬看看我,说了句“我分得清”就和山兔、座敷童子一起跟阿姨走了。
  妖狐笑得意味深长:哦~是小生多虑了。
  我:不要搞事情……谁跟你似的公私不分,遇到大天狗就拼命突,遇到小姐姐就突两下。
  妖狐不服气:小崽子突大天狗比小生还厉害!
  我:还不都是你教的。
  雪女:幸好主寮还没有大天狗……是没有吧?
  红叶托着下巴想了想:有没有大天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主寮来了茨木童子。
  雪女:传说中的死给?
  红叶点点头:大概每天都缠着阿妈要挚友吧。
  妖狐:小生听说那是屹立在SSR顶端的男人?
  大天狗:你说谁?
  妖狐:反正不是你。
  大天狗:……
  我:我们在说茨木童子。
  大天狗沉思片刻:我要去趟主寮。
  妖狐:???
  我:见茨木童子?
  大天狗认真点点头:为了大义!
  全寮:WTF???
  樱花妖:难道……大天狗大人对茨木童子大人有想法?
  桃花妖:诶……那妖狐……
  椒图:那荒川大人……
  红叶不禁有些同情地看向大天狗:放弃吧,茨木童子眼里只有他挚友。
  大天狗:???
  我:事情应该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复杂。
  孟婆:不复杂,我听明白了。大天狗大人对茨木大人有想法,跟荒川大人有猫腻,跟妖狐……辣眼睛。
  大天狗:???
  我:……
  妖狐:小生以为,蠢狗只是听说茨木童子很强,中二病犯了不服气而已。
  我点点头。
  三尾狐:我的傻崽儿,姐姐怎么跟你说的?男人不可轻信!
  小姐姐们纷纷点头附和。
  我、妖狐、大天狗:???
  感觉这个寮的小姐姐总想搞事情。
  
85.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第一次理解了妖狐,小姐姐……确实蛮可爱的。
  妖刀姬似乎有什么心事,自从帮阿妈测试主寮一目连回来,看我的眼神总躲躲闪闪。
  我有些在意,忍不住问她:发生什么了?
  妖刀姬想了想:我砍杀了他两次,你介意吗?
  我:主寮一目连?
  妖刀姬点点头。
  我宽慰她:不介意。
  妖刀姬:那如果我是故意的呢?
  我有些意外:故意的?
  妖刀姬:嗯,想为他一帆风顺的妖生增添点儿不一样的东西。
  我:你怎么知道他的妖生一帆风顺?
  妖刀姬:当然是跟你对比。
  我:你这是……为我不平?
  妖刀姬:嗯。
  我没忍住,别过头笑了。
  妖刀姬皱了皱眉:你笑什么?
  我:有点儿高兴。
  妖刀姬似乎很怀疑:因为我为你不平?
  我点头:因为你为我不平。
  妖刀姬:……你不会觉得很幼稚?
  我笑道:不会,我觉得很可爱。
  妖刀姬:……
  我:?
  妖刀姬突然扶了扶自己的帽子,也不说话,转身就走。
  可能是我说错话了,不过……妖刀姬确实蛮可爱的。
  
86.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总觉得主寮青行灯对我有意见。
  据说主寮的茨木童子缠着阿妈要了两天挚友,酒吞童子就来了。
  红叶:……死给。
  妖狐:不愧是阿妈。
  我:不愧是主寮。
  大天狗:主寮什么时候能有大天狗。
  雪女:看阿妈的欧气,估计不远了。
  妖刀姬:听说阿妈已经攒好了御札,你就祈祷神龛早日上架大天狗吧。
  妖狐:可是小生听说,阿妈想换小姐姐。
  大天狗:???
  我:确实,过几天花鸟卷就要在神龛上架了。
  妖狐:蠢狗你放弃吧,你是比不过花姐姐的。
  过来串门的青行灯闻讯赶来:这件事我知道,阿妈攒御札原本是想以后换大天狗,但听说过几天花鸟卷要上架,立马表示“狗子再见”。
  大天狗:……
  青行灯:毕竟主寮不缺SSR,更不缺SSR糙汉。
  不知为何,我有种莫名中枪的感觉——SSR糙汉么……
  雪女:主寮SSR糙汉已经能凑一桌打麻将了吧。
  青行灯: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他们最近想玩UNO,让我来小寮把一目连叫过去。
  我:他们?
  青行灯:荒川、茨木、酒吞、小鹿、小一目连。
  我:他们五个人还不够?
  青行灯:他们说人越多越好玩。
  我:……
  青行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以前你不是经常去主寮串门,怎么?现在有牵挂了,短短六小时也舍不得离开了?
  我:……
  总觉得主寮青行灯对我有意见。
  
86.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万万没想到,玩个游戏比打鬼王还费劲。
  主寮的茨木童子、酒吞童子都还很小,荒川之主和小鹿男也不大,看来看去也就四星满级的小一目连是个大人……严重怀疑阿妈是找我来带孩子的。
  果不其然,酒吞童子还抱着奶瓶,茨木童子只比酒吞童子高一个头,一口一个“吾友”,绝不离开酒吞童子身边一步,即便是玩游戏,也一定要挨着酒吞童子坐……
  荒川之主:茨木你该长大了。
  茨木童子:不懂你说什么。
  小鹿男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扭头看我跟小一目连:为了区分,大一目连就叫一目连哥哥,小一目连就叫一目连弟弟,怎么样?
  我:……可以吧。
  小一目连:但是你比我小。
  小鹿男摇摇头:你虽然长得快,但来得比我晚,我可以叫你弟弟。
  小一目连:……
  我: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游戏了?
  小鹿男闻言推推荒川之主:一目连哥哥说可以开始游戏了。
  荒川之主点点头,冲茨木童子道:发牌吧。
  小鹿男的游戏运气极强,几轮下来,坐在他下家的荒川之主被坑了一手牌,可以说败局已定。
  然而,满心满眼都是“挚友”的茨木童子完全没有注意这边的战况,似乎一直在意之前几把“拍0”酒吞童子都是最后。于是,当小鹿男又一次发起“拍0”,茨木童子非常明显地为酒吞童子垫后……
  或许是为了演得逼真,茨木童子这一掌的力道前所未有。
  “砰”的一声,等我们反应过来,他的挚友,抱着奶瓶的酒吞童子已经跪了。
  茨木童子非常惊讶:挚友!你怎么了挚友!
  小鹿男:被你一掌拍死了。
  茨木童子:怎么可能?挚友可是立于妖之顶端的男人!
  荒川之主:他还抱着奶瓶呢,你好狠的心。
  茨木童子:桃花妖呢?快叫桃花妖来!
  我:……
  小一目连赶紧找来桃花妖救活了酒吞童子,与此同时,跟着一起来的惠比寿在桌子中间插了个旗,并且忧心忡忡地跟我和小一目连说:一目连兄弟啊,跟茨木玩UNO还是先把风神之佑撑起来吧。
  小鹿男:那还得把座敷姐姐叫来打火。
  惠比寿摇了摇头,扔给小鹿男、荒川之主、酒吞童子、茨木童子一人一套招财猫。
  小鹿男、荒川之主、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六个小时后,我回到小寮,整个人仿佛被掏空。
  妖刀姬:你家阿龙怎么趴在你肩上?
  我很疲惫:累的。
  妖刀姬似乎有些担心:它还好吧……
  我摇摇头:我跟它都不太好。
  妖刀姬:?
  我:我再也不想去主寮玩UNO了。
  妖刀姬:……
  万万没想到,玩个游戏比打鬼王还费劲。


PS:

UNO中“拍0”是指一个人出0牌,所有人都要拍在这张牌上,最后一个拍的需要摸一张牌

评论(2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