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阴阳师】我叫一目连,是个SSR(87—90)

@花御堂 可以安心睡啦

-今天没啥连刀就不打tag了,狗崽依旧是我流……

-阿妈跟我最近都睡不好,那连连也别想睡【喂

-主要是我狗日常生态,OOC预警!!!


87.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其实并不知道阿姨偷懒跟大天狗有没有关系。
  阿姨好几天没出现了,突破不打了,结界卡不换了,探索不去了,觉醒材料和御魂都不要了,全寮上下闲得发慌。
  最早发现问题的是结界里养着的唐纸伞妖:帚神大哥,这结界卡是不是该换了,我已经许久没有那种力量涌入身体的美妙感觉了。
  帚神走到安放结界卡的地方看了看,老练道:阿姨又偷懒了。
  接着,寮里的主力们坐不住了。
  妖刀姬:已经好几天没有砍妖了。
  大天狗:已经好几天没有带狗粮了。
  山兔:已经好几天没有跳舞了。
  座敷童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卖血了。
  妖狐:已经好几天没有新的小姐姐来了。
  我:……你们中间混入了一个叛徒。
  于是妖狐被扔了出去……
  妖刀姬皱了皱眉:我的刀都钝了。
  大天狗:吾的力量在体内翻涌,每到夜晚都无法抑制。
  不知为何,小姐姐们突然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可怜兮兮扒在窗口的妖狐。
  妖狐不明所以地抖了抖耳朵。
  三尾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天狗,怪不得我家崽儿最近消瘦了不少。
  大天狗:?
  雪女叹了口气:妖狐再混蛋,你也该节制。
  姑获鸟立马捂住桃花妖的耳朵,不满道:以后说这种话注意下场合,还有宝宝在呢。
  大天狗:???
  扒在窗口的妖狐已经气红了脸,如果眼神可以狂风刃卷,大天狗大概已经死了。
  面对如此局面,我默默扭头假装什么都不懂。
  妖刀姬看了看妖狐又看了看大天狗,沉思片刻:他俩暂且不提,当务之急应该是阿姨偷懒的事吧?
  红叶不以为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八成是倦了。
  雪女:嗯,以前也有这种情况。
  我:不过明天周四,阿姨应该会回来。
  山兔跳起来:我知道!要回来给大天狗刷针女!
  座敷童子却不认同:可我感觉阿姨最近对大天狗很失望。
  大天狗:怎么会?
  妖刀姬毫不客气:怎么不会,毕竟五千滚筒洗衣机。
  大天狗:……
  雪女:如此说来……阿姨可能是对大天狗绝望了,所以不来了。
  全寮上下陷入迷之默契的沉思,看样子似乎都很赞同这个猜想。
  大天狗怔了怔,什么也没说,翅膀一张就飞了起来,飞到院子里的樱花树上,留给我们一个无比落寞的背影。
  
88.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认真觉得我寮大天狗比我还要OOC。
  大天狗坐在树上,情绪非常低落:吾一定是失宠了。
  我:……
  大天狗:这是第一次,阿姨没来刷针女。
  我:兴许是忘了。
  大天狗:连刷针女都忘了,一定是不爱吾了!
  真想不到,大天狗原来这么在意自己是否被爱着……
  大天狗:阿姨不爱吾了,那吾什么时候才能换一套好的针女!
  我:……
  好吧,原来还是为了追求力量。
  大天狗说着翻出自己身上的针女,面容沉痛:这套针女给妖狐,妖狐都不会要。
  我赶紧招呼妖狐:大天狗说他这套针女给你了。
  不料妖狐果真一脸嫌弃:啧,不稀罕,小生想要刀姐姐身上那套。
  大天狗:你看。
  我:……
  大天狗生无可恋地将头靠在树干,翅膀一哆嗦,掉了一地毛。
  我有些担心,不知阿姨究竟有何打算,但再这样下去,大天狗怕是要废了。
  妖狐明显也看出来了,但他毕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甚至还雪上加霜道:蠢狗你别泄气,别的不行,但你速度快啊,五星满级速度针女,堪比拉条,要知道一开始山兔妹妹天天盯着你的二号位流口水呢。
  大天狗:……
  我:……
  绝对是故意的,全寮上下都知道,大天狗之所以输出不够,全拜这个二号位速度针女所赐。就连阿姨都时不时就抱着大天狗哭诉:全家上下都找不出一个二号位攻击针女,阿姨对不起你,但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可能真如阿妈所言,针女姐姐跟阿姨实属相爱相杀,阿姨想要一个二号位攻击,针女姐姐就来一个速度,再来一个速度,再来一个速度……
  看了看寮里三、五个二号位速度针女……
  估计只有山兔天天流着口水瞅着,其他人都很崩溃。
  
89.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想知道粉切黑是什么意思。
  三天后,阿姨终于露面,安慰了妖刀姬、座敷童子、山兔、打火机后,小心翼翼跑来问我:狗子呢?
  我冷漠地看了看她:听说狗都怕寂寞。
  阿姨:……可狗子不是狗啊。
  我……无法反驳。
  阿姨:而且寮里谁寂寞也轮不到狗子啊,他有崽崽呀。
  我……无言以对。
  阿姨:所以,狗子呢!
  我叹了口气,指了指院子里的那颗樱花树:好几天没下来,可能长上面了。
  阿姨大吃一惊,高呼着“啊我的狗砸”跑了出去。
  妖狐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幽幽道:阿姨的爱,真是琢磨不透。
  我看了看他:……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妖狐摇摇扇子:小生可是全心全意爱着每一位小姐姐。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想继续跟他废话,披上外衣径直跟去院子看大天狗的情况。
  只见阿姨站在树下仰头看着只给她一个背影的大天狗,反复说着:狗砸,是阿姨错了,阿姨不该犯懒的,你原谅阿姨吧。
  大天狗抖了抖翅膀:你都不来刷针女。
  阿姨围着树干转起来,一边试图观察大天狗的表情,一边不停歇地认错:是是是,千不该万不该,都是阿姨的错。
  大天狗转了个身,继续用后背对着阿姨,不甘心道:一天没有二号位攻击针女,妖狐就要嘲笑我一天。
  阿姨闻言扭头看了看妖狐,冷静道:那你打他。
  我:……
  跟在我身后的妖狐:=口=
  大天狗:……
  阿姨:乖,你先下来,二号位攻击针女会有的,阿姨保证。
  大天狗似乎有些动摇,拢了拢翅膀:当真?
  阿姨叹了口气:你这蠢狗,放着隔壁主寮那样富裕的欧洲寮不去,来小寮这穷酸地方……阿姨也想让你一卷就五千啊,这不是得慢慢来么,实在不行等阿姨攒攒金币,找阿妈那个欧洲佬给你赌一睹,总之你再耐心等等,肯定会有的。
  大天狗毕竟是讲道理的,闻言也不再纠缠,只是居高临下地说了一句:下次不刷针女要提前说。
  阿姨点点头:是,大天狗大人。 
  就这样,大天狗终于从树上下来了。
  妖狐撇撇嘴:啧,蠢狗就是蠢狗,也太好哄了,好歹得要八个黑蛋才行吧。
  我:他差两个普攻就满技能了,要也是要两个。
  妖狐:可是小生还没满呢。
  我:SR吃什么黑蛋。
  妖狐不满:哼,SSR了不起。
  我:主要寮里哪儿有八个黑蛋,那他得在树上再待两个月。
  妖狐:更好,这几天小生一个人睡,没人半夜薅小生尾巴,没人突然八爪鱼似的束缚得小生喘不过气,别提多自在了。
  我:大白天的,这种话就别说了。
  妖狐气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连连,小生要去跟刀姐姐说。
  我:说什么?
  妖狐:说你大白天讲荤段子。
  我:明明是你在说,我只让你别说了。
  妖狐眯眯眼睛:啧啧啧,小生真是看错你了。
  我:怎么?
  妖狐:果然粉切黑都不可信!
  我:???
  粉切黑是什么意思?
  
90.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只想好好睡一觉,为何这么难?
  阿姨回来之后开始拼命带狗粮,全寮上下目瞪口呆。
  半夜,妖狐突然冲进我的房间,全身炸毛,惊魂未定:连连,蠢狗在梦中羽刃暴风!
  我:……
  妖狐:一定是白天狗粮带太多,你赶紧跟阿姨说说。
  我:说什么?
  妖狐:再这样下去,要么蠢狗在梦中卷死小生,要么小生趁他睡觉把他羽毛拔光!
  我:不至于吧?
  妖狐急得转了转耳朵:怎么不至于,就算蠢狗再没用,等级差距还是有的,小生又不像你有两万多血还自带地藏效果。
  我:唔,你原来的房间现在住着夜叉,要不你去跟那个暴露狂住?
  妖狐沉思片刻:那让小生去把蠢狗的羽毛拔光。
  我:等等,你先冷静下来,我们从长计议。
  妖狐突然自暴自弃地趴在我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闷闷道:连连,要不你收留小生一晚。
  我想都没想,斩钉截铁道:不行,你是有夫之夫。
  妖狐抬头看我,怆然欲泣:你明明知道蠢狗只当小生是会自动发热的抱枕。
  我:哦,如此说来,你是欲求不满了。
  妖狐:小生是说,跟蠢狗只是单纯地睡在一起。
  我:其实大天狗对你挺好,你怎么还别扭。
  妖狐:哈?
  我:每次刷针女都想着给你挑几件好的。
  妖狐:呵呵,那他上次给小生一个二号位速度针女是几个意思?己所不欲,勿施于狐!
  我:可能是想凑情侣二号位?
  妖狐:你信?
  我:……
  妖狐:蠢狗能有这个脑子小生跟他姓!
  我:可我听说给你升四星是他跟阿姨提议的。
  妖狐:鬼扯!那是小生前段日子突得好,阿姨奖励小生的!
  我摇摇头:不骗你,那之前我听见他跟阿姨说,老一辈就妖狐一个三星,看着别扭。
  妖狐:别扭他大爷!
  我:虽然话不好听,但他也是为你好。
  妖狐:小生谢谢他。
  我:所以,他不会卷死你的,安心回去睡觉吧,也放过我。
  见我态度如此坚决,妖狐只好委屈兮兮地从我床上爬起来,甩了甩尾巴走了。
  我叹了口气,心说终于可以继续睡觉了。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我好不容易进入梦乡时,妖狐又回来摇我。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他衣冠不整,面色潮红,顿时清醒了,随即清清嗓子:咳,大天狗终于……长大了?
  妖狐:小生不知道他又做了什么梦,脱小生衣服,还在小生身上乱摸乱啃。
  我:这不是很正常,你俩早该圆房了。
  妖狐: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
  妖狐:他边啃边说,今天的达摩口感不太对。
  我:……
  妖狐:嘤嘤嘤这日子没法过了,要么是被羽刃暴风卷死,要么是被当达摩吃了,小生很害怕啊QAQ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身为一个直男看见妖狐衣冠不整,面色潮红地摆出小姑娘受委屈后手足无措的样子,着实觉得辣眼睛。
  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命途多舛的妖生,直到——
  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
  我以为大天狗终于知道来抓狐了,不料一抬头却撞上妖刀姬的眼睛。
  一时间气氛尴尬到窒息。
  我:……
  妖狐:……
  妖刀姬想了想:你们先忙,我明天再来。
  我:???
  妖狐:!!!
  妖刀姬走了。
  我突然觉得心好累。
  妖狐:小生去跟刀姐姐解释。
  我按了按太阳穴:你消停吧,她看得懂局面。
  妖狐有些不安,抱着自己的尾巴一脸愧疚地看着我:有什么需要小生的,一句话。
  我闭上眼:有,你回去,我困了。


PS:

关于我为什么许久没更……

因为忙得时候真的没法更,闲得时候肝阴阳师也没法更

最后,热烈庆祝我狗升6啦!

果然我还是最爱他了orz【嘴上很嫌弃……

评论(1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