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阴阳师】我叫一目连,是个SSR(91—94)

@花御堂 阿妈请查收!

-我寮日常虐狗,纯字面意思的虐!狗!

-似乎全寮都为我狗崽操碎了心【


91.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没工夫同情大天狗。 
  大天狗和妖刀姬每天轮流出门带狗粮,我跟红叶在院子里轮流值班。
  值班比守结界清闲多了,需要时跟阿姨汇报一下悬赏封印的情况,其他时间坐着发呆就好。红叶喜欢一边发呆一边偷看晴明,至于我……我只觉得这些悬赏的内容虽然看起来千奇百怪,但归根究底都是报假案。可见平安京的老百姓都挺闲的,盯着悬赏倒不如补个觉。
  等我再次睁开眼,发现妖刀姬已经带狗粮回来,就蹲在我旁边。
  我想了想问道:你昨晚找我有事?
  妖刀姬点点头:睡不着想找你聊聊,没想到妖狐抢先了。
  我:……
  妖刀姬:下次找你是不是得提前预约呀?
  我:呃……说说你为啥睡不着吧。
  妖刀姬干脆坐下,随手将她的刀平放在面前:它平静不下来。
  我:它?
  妖刀姬指了指自己的刀:它。
  我:……因为白天带狗粮带多了?
  妖刀姬:嗯。
  我:只有它?
  妖刀姬沉思片刻:还有我,它就是我,我就是它。
  我:你在怀疑自己么。
  妖刀姬:……
  我:无法控制自己,违背本意去伤害别人,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妖刀姬:……嗯。
  我忍不住笑起来:你当初跟主寮切磋,砍了小一目连回来可不是这样的。
  妖刀姬突然有几分窘迫:那是……
  我打断她:是什么都一样,既然砍下去的时候没有迷茫,事后也无需过分纠结。
  妖刀姬将信将疑:是……么……
  我点头:难道你不相信阿妈阿姨?
  妖刀姬:相信。
  我:那也相信你自己吧。
  妖刀姬看了看自己刀:还有你么?
  我:?
  妖刀姬:还有要相信你么。
  我:嗯,也可以有我。
  妖刀姬突然笑了笑:妖狐也是这样吗?
  我:妖狐?
  妖刀姬:比起大天狗,更相信你?
  我:某种意义上是吧,不过……
  妖刀姬打断我:果然,他又被大天狗欺负了。
  我:……
  妖刀姬:妖狐虽然不是东西,但大天狗也太过分了。
  我:呃,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
  妖刀姬:难道大天狗没欺负他?
  我:……欺负了。
  妖刀姬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那还有什么误会?
  我:大天狗当时睡着了,不清楚情况。
  妖刀姬:他睡着了还欺负妖狐?!
  我:……
  妖刀姬作势要站起来:我找他去。
  我一把拉住她:等等……你之前不是很不待见妖狐,怎么突然……
  妖刀姬:妖狐虽然不是东西,但大天狗也太过分了。
  我:他怎么过分了?
  妖刀姬:我听说他每天晚上都不顾妖狐的意愿欺负他。
  我:谁跟你说的?
  妖刀姬:三尾姐姐。
  我:?
  妖刀姬:三尾姐姐说妖狐每天起床都腰酸背痛的,都是被大天狗欺负的。
  我:不就是薅尾巴……
  妖刀姬:不能容忍我们SSR有这种仗着S多欺负人的。
  我:……
  妖刀姬:你不用再护着大天狗了,他该长大了。
  妖刀姬说着终于站起来走了,看样子是想等大天狗回来就去讲道理。
  我顿时什么也不想说,你们爱咋样咋样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92.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还是得同情一下大天狗。 
  据说主寮姑获鸟升六星了,小寮上下不约而同抖了抖。
  我心情忐忑地看了看阿姨:阿妈不会又来找我测试吧。
  阿姨忧心忡忡地回看我:感觉姑姑一个大招过来,全家就死绝了。
  我沉稳地点了点头。
  雪女补了一句:没准晴明爸爸还站着。
  阿姨眼神死。
  说着,阿妈兴冲冲跑来:姑姑升六星啦,来,借狗子给我砍砍。
  我长舒一口气。
  阿姨:???
  大天狗:为什么是我?
  我拍拍大天狗: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雪女:好歹也算我寮一哥,不要怂。
  大天狗:……
  大天狗只能硬着头皮上,不出所料很快就回来了。
  小寮上下纷纷凑上去询问:怎么样?
  大天狗一脸平静:没什么,一下子就过去了。
  座敷童子点点头:姑姑一个大招过来,我们就都挂了。
  大家纷纷点头:那是挺快的。
  妖狐破天荒安慰了大天狗一句:起码没啥痛苦。
  大天狗看了看他:确实,快到没感觉。
  我不禁有些同情,忍不住问阿妈:为啥这次要砍大天狗,之前不都是拿我测试?
  阿姨附和道:对啊,连连是个盾还说得过去,狗子……砍他有啥用啊。
  阿妈:哼,谁让刀刀砍死我家小连连。
  阿姨目瞪口呆。
  我:???
  大天狗:妖刀姬砍死小一目连跟我有什么关系?
  阿妈:因为舍不得砍刀刀。
  大天狗:那砍一目连。
  阿妈:砍得次数太多,舍不得了。
  大天狗: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阿妈:没关系,就是想砍你。
  大天狗:……
  
93.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再次同情大天狗。 
  妖狐今天心情特别好,因为小寮终于来了新的小姐姐,吸血姬。
  阿姨心情也特别好,抱着妖狐的大尾巴:崽啊,阿姨终于有不耗火的输出了!可以玩四兔流了!
  吸血姬看了看阿姨又看了看妖狐:你就是今天的食物吗?
  妖狐:?
  吸血姬二话不说啃了妖狐一口。
  全寮都没反应过来,只有大天狗迅速将妖狐抱走,翅膀一张飞起来,一脸敌意地看着吸血姬。
  妖狐一脸懵逼。
  吸血姬满意地舔了舔嘴唇:啊,新鲜的血。
  妖狐突然浑身抖了抖:小生喜欢这个小姐姐。
  大天狗顿时敌意更浓了。
  阿姨立刻闪身挡在吸血姬跟大天狗中间,威胁道:你不能卷她!
  大天狗:……
  阿姨:这是阿妈召唤出来过魂十的,你信不信你现在卷她,阿妈马上从主寮过来,今天晚饭就吃烤狗翅!
  大天狗:……
  姑获鸟背着桃花妖又是一路小跑:有宝宝啦!
  阿姨献宝一样把吸血姬塞到姑获鸟面前:姑姑看,家里有吸血姬啦!
  姑获鸟摸了摸吸血姬宝宝的头:这次是个小可爱。
  大天狗冷冷道:哪里可爱了。
  吸血姬乖巧地蹭了蹭姑获鸟。
  可以预料,姑获鸟的心都要化了,一把搂住吸血姬:哪里都可爱!
  妖狐跟着拼命点头。
  大天狗不敢相信:她一来就咬你,你还说她可爱?
  妖狐:小生不介意她多咬几下。
  大天狗面若冰霜,干脆利落地松手把妖狐扔了下去。
  妖狐简直要吓哭……结果发现大天狗是从不到两米高的地方把他扔下去的。
  全寮:辣眼睛。
  大天狗负气飞走了,妖狐也不在意,只顾着屁颠屁颠跟在吸血姬后面。
  妖刀姬突然开口:我错怪大天狗了。
  我:?
  妖刀姬看了看死皮赖脸蹭在吸血姬身边的妖狐:要是我,也会逮住机会狠命欺负他。
  我:……
  
94.    
  我叫一目连,是个SSR,有句话说得好,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据说随着阿姨帮阿妈处理小寮的各项事务,小寮就与日俱非。这句话不是玩笑,毕竟寮里已经很久没来过SSR了。
  好在阿姨作为一个沉迷大天狗的痴汉对其他SSR无欲无求,只想拿各种非酋成就。
  然而天不遂人愿,眼看中级非酋近在眼前。
  小寮来了青行灯。
  阿姨兴冲冲带着青行灯来找我:连连!看!小青行灯!
  我:……
  阿姨:惆怅,小灯灯许给谁呢?
  我:阿姨你包办婚姻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阿姨:我哪次包办的不好了?
  我:……
  青行灯:想听我讲故事吗?
  想起主寮青行灯对我的敌意,下意识就想拒绝。
  青行灯:你不想听我讲故事吗?
  我:……
  妖狐&姑获鸟从远处飞奔而来:想听想听!
  然而,大天狗突然一个俯冲,半途把妖狐劫走了。
  雪女一脸欣慰:大天狗终于知道先下手为强了。
  我:……你们对他俩到底是什么心情?
  雪女沉思:恨铁不成钢。
  红叶插了一句:还能不能行了,阿妈早早就把妖狐送他床上,居然现在还没进展。
  三尾狐摇了摇头:可怜我的崽儿。
  我:你们都知道还每天造谣?
  三尾狐:为了他俩早点儿醒悟。
  我想了想半夜抱着妖狐当达摩啃的大天狗,感觉很难。
  红叶想了想:你们SSR是不是都这样?
  我:不,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红叶似乎不太相信,但也没说什么,乖乖去院子值班,顺便偷看晴明。
  另一边,青行灯已经迅速跟大家打成一片,姑获鸟带着寮里的宝宝们围坐在她旁边听故事。
  青行灯十分满足,姑获鸟也十分满足,场面非常和谐。
  除了不远处隐隐传来妖狐的抱怨:蠢狗你想干嘛,小生要去听小小灯姐姐讲故事!
  大天狗:不准。
  妖狐:你凭什么不准!你放我下来!
  大天狗:不放。
  妖狐:这日子没法过了!
  阿姨:嘤嘤嘤我狗终于也有霸道总裁的气场了。
  雪女附和:“不准”跟“不放”还像点儿样子。
  我不禁怀疑:你是不是私底下教过他什么。
  雪女:实在是看不下去就提点了几句。
  我:……
  雪女:他要还拿不下妖狐就别混了。
  我委婉道:大天狗其实比较纯情。
  三尾狐:可怜我的崽儿。
  我安抚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三尾狐更心酸了:啊可怜我的崽儿。
  我:……
  雪女:我们只能帮这么多,剩下看他们造化了。
  三尾狐叹了口气。
  说着,妖刀姬走过来:你们不去听青行灯讲故事吗?
  我:她讲了什么故事。
  妖刀姬想了想:两个人相互喜欢却都意识不到,一边嫌弃对方一边又为对方吃飞醋的故事。
  我:……
  三尾狐顿时触景生情:可怜我的崽儿啊。
  雪女: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PS:

终于把tag打全了,虽然感觉像是欺诈orz

渴望看到有意思的留言,跪求qwq

评论(30)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