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入戏 02

-为什么第二章就开始瞎写了

-总觉得这个坑的OOC程度更高了我该怎么办


目录

00  01


入戏 02

  新一轮的工作开始前,安文逸宅了一个多星期,每天就研究剧本看电影做饭刷微博。乔一帆晚上从话剧团回来吃着安文逸做的饭,笑着说他像田螺姑娘。结果第二天《解码》就开始宣传,安文逸在拍摄棚给乔一帆发微信,表示再没什么田螺姑娘。

  《解码》从开拍至今只公布了主演的定妆照和一个三分钟的宣传片。张新杰近几年接片不多,粉丝们眼巴巴看着,先是狂舔定妆照,然后loop宣传片,最后把跟他们男神搭戏的萌新安文逸扒得清清楚楚,连百度百科就建好了。安文逸翻看着自己的百科,忍不住跟身边人说:“前辈的粉丝真厉害,我这算是借光吧?”

  杀青后因醉酒从一张床上醒来就再没联系过的张新杰和安文逸,此时正并排坐着化妆,准备补拍一套宣传照。

  “你怎么知道是我粉丝整理的?”张新杰不解。

  “这个百科词条的创建人ID太熟悉了,经常见她在你的微博下日常花痴。”

  “你经常看我的微博,还翻评论?”张新杰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啊……”安文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干脆坦白道,“大概因为我也是前辈的粉丝。”

  “我之前以为是他们开玩笑的,”张新杰微微有些惊讶,半晌才说,“这么说来我的粉丝是挺厉害的。”

  张新杰从不掩饰对安文逸的肯定,之前转发定妆照还附言说:“小安这个造型很好看,表情也很到位,新人能把这种情绪诠释出来不容易。”

  安文逸看见这条转发时正在吃饭,差点儿没噎住,一边腹议毕竟没死过老公,一边谨慎地回复道:“前辈谬赞了,都是前辈们教得好。”

  因为这条转发,安文逸的微博涨了不少粉,其中大多都是张新杰的粉丝出于好奇跑去视奸的。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抱大腿,安文逸心想,还是对方主动把腿伸过来的。

  乱七八糟的思绪在脑海里窜,安文逸有些走神,直到化妆师推了推他,问道:“小安你说对不对?”

  “什么?”安文逸一脸迷茫。

  “诶你刚刚睡着了?”化妆师嗔怪道,“我说新杰这套造型比死人妆好看多了。”

  安文逸这才发现张新杰已经化好妆换好衣服——妆面看起来比较年轻,一身剪裁得体的制服衬得他更加挺拔。

  这套宣传照是剧中张新杰和安文逸军校时期的记忆剪影,气氛没有正片那么苦大仇深。张新杰正一丝不苟地跟摄影交流,一回头见安文逸直勾勾盯着自己,径直问道:“文逸,你在看什么?”

  安文逸微微一愣,这不是张新杰平时跟自己说话的感觉……这是剧中的张新杰和安文逸。领悟到这点后,随即条件反射般应道:“学长。”

  当然是在看你。

  似乎一秒回到了《解码》最后一幕的情绪,安文逸莫名有种失而复得的错觉。

  张新杰很快从安文逸的神情和语气中发现了问题,微微皱眉道:“你这个感觉不对,时间线上,这是之前,不是之后。”

  言下之意,剧中的张新杰还没死你怎么就如此悲戚。

  安文逸抹了把脸,似乎有些无奈:“不知道怎么回事,你问我的那个瞬间,突然就回到了最后一幕的情绪。”

  张新杰沉思了片刻,认真道:“剧中我都碎成渣了,不太可能活过来。”

  “何止,渣都不剩了。”

  “那你怎么会那样接?”张新杰表示不解。

  “可能是做梦。”

  “做梦可以,但根据拍摄基调,梦中的‘安文逸’是不该知道结局的。”

  “哦。”

  “那个……我插句话,”两人中间的摄影弱弱地举起手来,“我觉得不用考虑这么多,你俩不是同一个学校的师兄弟么,带入一下不就好了。”

  “可是我入学的时候前辈已经毕业了。”安文逸遗憾道。

  “……”

  不管用了什么办法,拍片的时候两人状态都很放松,互动也很自然,仿佛真的回到了象牙塔的那段时光。

  然而,不搞事情的摄影不是好助攻——

  “我有个想法,你俩能不能有些亲密举动?”

  安文逸感觉莫名其妙,忍不住反问:“你跟大学学长有过亲密举动?”

  原本是想强调两人的关系,不料摄影眉飞色舞道:“那可多了去了,他打赌输了的时候还被我压床上亲呢。”

  安文逸目瞪口呆。

  张新杰的表情也不太好。

  “啊我不是说你们也要这样,”看到张安的表情,摄影赶忙解释,“你们可以根据两人的情况适当发挥嘛,不然这套片子总觉得很死板。”

  安文逸回想剧本对两人学生时期的说明,似乎已经表明了心意只是没有正式在一起。老实说想要发挥一下并不难,但主创为了过审,一直在打擦边球,又不好表现得太明显。

  “那这样吧,”安文逸踌躇不定的时候,张新杰说话了,“假设文逸自习到很晚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我过去给他披件衣服,就拍披衣服的瞬间,我会靠近一点。”

  “不是,亲密不是说光靠得近啊……”

  摄影还想说什么,但被张新杰打断了:“对他俩而言,这就是了。”

  “……”

  张新杰态度强硬,摄影只好一边嘟囔着“这么老的套路有什么意思”,一边招呼助手、灯光、道具按张新杰说的准备。

  于是,安文逸便在假寐中发觉自己逐渐被张新杰的气息笼罩。

  太近了。

  尤其当张新杰的呼吸打在他的后颈,安文逸感觉身上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脏“砰砰”跳得飞快。

  与此同时,摄影一边按快门一边啧啧称奇:“咦?这个动作他俩做起来居然这么让人脸红心跳……”

  一旁的助手点头附和:“辣眼睛。”

  “有戏!”摄影激动不已,抱着相机变换角度地按快门,又指挥张新杰和安文逸微调动作,折腾了老半天。

  要命。

  安文逸不知道别人被偶像长时间伏在身上是什么感觉,反正他紧张得要命。尽管是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也出了许多汗,唯一庆幸的大概只有自己闭着眼睛,或许不太容易被发现情绪。

  才这么想,就听见张新杰在耳边说了一句:“眼皮一直抖,紧张?”

  艹……一种被公开处刑般的羞耻感油然而生,安文逸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甚至有些绝望地想,特么还不如被压在床上亲呢!

  紧张、羞耻、莫名的悸动……安文逸陷在这些情绪交织的泥沼,靠脑补将搞事摄影大卸八块才熬到收工。像刚跑了五公里似的,整个人浑身是汗地摊在椅子上动也不想动。

  化妆组的姐姐跑过来跟他开完笑:“你怎么一副被吸了精气的样子?”

  可不就是被吸了精气么,安文逸疲惫不堪不想说话,感觉自己受到了重创,特别是精神上。

  “被光打得吧,”张新杰站在旁边松了松领带,“太热了。”

  “这倒是,我在旁边看着都一身汗。”

  “让他休息会儿吧。”

  既然张新杰都这么说了,自然不会再有人过来,等安文逸缓过劲儿爬起来,发现眼前只有张新杰一人。

  “我以为你真要睡着了。”张新杰说道。

  “……光打得太热了,有点儿晕。”

  “现在好点儿了吗?”

  “嗯。”

  “那换衣服吧,我定了餐厅,一起去吃饭。”

  “啊?”

  

  安文逸坐在张新杰的车上,不知道是他更紧张还是张新杰的助理更紧张。自从两人醉酒后折腾到一张床上,张新杰的助理就像防火防盗防狼一样地防着安文逸,总觉得这个新人心思不单纯,想要勾搭张新杰上位。奈何自家主子“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知受了什么蛊惑,愣往圈套里钻。

  安文逸看着助理小哥哥的表情,心里明镜一般,可是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虽然跟偶像共进晚餐是件愉快的事,但不是今天。毕竟今天他已身心俱疲感觉不会再爱了。

  一辆车上三个人,两个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张新杰竟然也没察觉,翻了翻记事本扭头跟安文逸说:“今天拍宣传照你发微博了吗?”

  “啊……忘记了。”

  “那我发吧。”张新杰说着掏出手机,凑过去二话不说就给两人来了张自拍。

  “等等,”安文逸大爆手速抓住张新杰的手,以防这人又二话不说把照片发出去,“这样不好吧。”

  “你需要P一下?”

  用屁股想都知道刚才那张照片自己一定是一脸懵逼,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儿,安文逸想着,整理了一下思绪,认真道:“明明是关于拍宣传的微博,配图却是两人穿私服的自拍,多少有些敷衍……还是等摄影把花絮整理出来再发吧。”

  “没关系,花絮剧组会整理,你不用考虑太多,我发微博只是记录心情,相信粉丝不会介意。”

  “……那要不这张照片还是我来发吧。”

  “怎么?”

  “我关注你这么久,从没见你因宣传活动发自拍,都是官方照片,我怕你崩人设。”

  “哦,我倒没注意,”张新杰笑了笑,“那我把照片传给你,你发我转。”

  “太麻烦了,用我的手机再拍一张吧。”

  “嗯……”张新杰闻言忽然沉吟了片刻,诚恳道,“其实你是觉得我拍的不好看吧。”

  “不是的,前辈你绝对误会了。”

  “是我大意了,毕竟你还是新人,最初这段时间给公众的印象都很重要,当然也包括自拍。”

  “不,我不是,我没有……”

  “没关系,他们都说我拍照水平堪忧,还是你来吧。”

  安文逸被堵得无话可说,只能掏出手机凑到张新杰身边自拍。然而天地良心,他感觉自己拍的这张更丑了,死活不愿发出去抹黑张新杰。

  闻言,助理小哥哥把两人的手机要过去看了看,冷哼道:“半斤八两。”

  于是,5分钟后,张新杰发了一条画风不太对的微博——

  张新杰V:今天参加《解码》的宣传照拍摄,遇到了拍照水平跟我不相上下的小安@安文逸V。

  [图片][图片]


下一章



评论(26)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