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后院一口井

一个大写的安文逸苏
节操是什么……
微博@安井切国广

【全职】入戏 03

-被教育“不敢放开胆子炒,怎么搞娱乐圈“,感觉很有道理

-看到很多点心的都是新面孔,诚惶诚恐……整理了一下目录,没看过00的可以补一下

-我就默认追这篇的都看过《解码》了【偷懒


目录

00  01  02


入戏 03

  张新杰对吃很在行,闲暇时写过不少美食攻略。看他的微博,会觉得比起演员更像一个美食博主。所以张新杰的微博又被称为“绝对不能在晚上打开的报社利器”。熟人喜欢找张新杰探讨一切关于美食的问题,请客吃饭啦休假旅游啦聚会party啦约会啦等等,不管什么场合,但凡涉及到吃,第一反应都是:“让我先问问新杰。”

  天朝毕竟是吃货的天下,张新杰虽然看着板正、不热络,但因为资深吃货的反差萌收获了难以想象的观众缘。再加上他又乐于分享,圈内人缘也不错。每到一个新的剧组,从导演到群演都巴巴等着张新杰给他们推荐好吃的,或者千方百计找机会一起吃饭。

  可见安文逸现在享受的待遇十分令人羡慕——张新杰定的餐厅,张新杰亲自带他去吃,张新杰点的菜,还专门指定了厨师。

  演过CP就是不一样,安文逸受宠若惊,感觉自己可能要一口气用光攒了二十多年的好运。

  张新杰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不过现在菜还没上来,两人便闲聊起来。

  “我记得《解码》杀青的时候你还没确定签约,现在呢?。”

  “签了兴欣。”

  “兴欣,叶修的工作室,”张新杰想了想,“凭他的人脉,起码可以保证基本的资源。”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安文逸点点头,“而且住在‘上林苑’比我原先在五环外方便多了。”

  “听说你也考虑过霸图。”张新杰抿了口茶,不经心道。

  “想要认真演戏的新人十有八九都想签霸图,”安文逸的态度很平静,“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毕竟签约讲究双向选择。”

  “这么快就看开了,”张新杰说着顿了顿,“说明兴欣给了你另一种可能。”

  “也没有很快,事情已经过去半个多月,总不能一直耿耿于怀,”安文逸说着突然反应过来,“前辈难道是专程来开导我的?”

  “一方面是,另一方面想跟你谈谈杀青那天晚上的事,现在看来可以直接进入第二个话题了。”

  “那天晚上我喝得太多,可能说了些胡话,如果冒犯到前辈我很抱歉,但总体上没有哪句需要收回,”安文逸想了想,出于谨慎又补充道,“虽然很多片段我都不记得了。”

  “你记得多少?”

  “我记得跟前辈讨论剧本、梳理人物情感,然后借着酒劲向前辈表达了类似剧中人物的崇敬之情。”

  “崇敬之情。”张新杰重复着。

  “前辈可能不知道,我高二时听了你关于‘演员自我修养’的演讲,受到了极大的启发。从那以后,我的人生发生了变化,有了新的方向和精神源泉。前辈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或许这种情感跟剧中两人有所不同,但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

  安文逸说得很认真,也很诚恳,末了似乎又有些尴尬,低声道:“如果不是之前醉酒说了胡话,我是不想把这些说出来解释的,太不好意思了。”

  张新杰听过不少夸赞,也遇到过非常狂热的粉丝,安文逸这样的却是头一次见。他很惊讶,同时又冷静地从这番类似告白的话中抓到了重点:“崇敬之情”“跟剧中两人有所不同”“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

  “杀青的第二天早上,你说不想出戏是什么意思?”以防万一,张新杰决定问问清楚。

  “因为入戏太深,我把自己对前辈的感情和剧中两人的情感混淆了,杀青后因为醉酒和最后一幕的爆发,内心很痛苦。但是前辈告诉我‘灵魂可以永生’,我就突然释怀了。因为故事太过动人,我希望在内心深处保留剧中‘安文逸’的灵魂,所以说‘不想出戏’。我以为后来前辈说‘我也入戏了’意思是一样的。”

  “哦,”张新杰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沉思片刻又抬眼看安文逸,“我刚好相反。”

  “嗯?”安文逸没搞明白张新杰是什么意思。

  但这时服务员前来上菜,张新杰似乎不打算进一步解释,只说:“吃饭吧。”

  安文逸了解张新杰吃饭的规矩,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只是心里犯着嘀咕:前辈说相反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注定不平凡的夜晚,安文逸原本已经被美食治愈了身心,却因为一场春梦,大半夜从床上惊醒,整个人如遭雷劈。

  他梦见自己跟张新杰在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体位还跟拍宣传照的时候一模一样。

  安文逸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坐在床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深刻地进行自我批评——前辈对我这么好,我竟然想睡他,我还是人吗?我简直是禽兽!

  禽兽安文逸沉思了一会儿,翻出手机开始发帖子:“做梦梦见跟爱豆做羞羞的事情正常吗?”。

  可想而知,回复都是——

  “楼主你厉害了,我一般只能梦见跟爱豆牵牵小手,从来都没能解锁亲热戏,好羡慕!”

  “每天都想睡爱豆,没毛病。”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终于找到一条靠谱的,安文逸盯着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心说果然是摄影的锅,没事说什么按床上亲。

  然而冷静下来又不得不承认是自己动摇了。别人不明白张新杰为什么选那个动作,安文逸可清楚得很。剧中两人两情相悦,碍于校规没有正式在一起,张新杰说披衣服的时候靠近一点,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指利用披衣服的动作亲近一会儿。

  安文逸很郁闷,他跟张新杰说自己不想出戏是因为故事太过动人,想保留一部分剧中‘安文逸’的灵魂。这话没错,但万一哪天自己没把持住轻薄了前辈,难道要解释说“不好意思,这是剧中的‘安文逸’?”

  听起来简直人渣。

  人渣安文逸拉起被子把脸埋进去整理有些混乱的思路,想到张新杰那句“我刚好相反”,再次疑惑起来:前辈这话到底什么意思,“相反”是指他不想保留剧中“张新杰”的灵魂?那他说“我也入戏了”又该怎么理解……还是说,前辈的“相反”是指跟我说“与剧中两人的情感有所不同”相反?

  不不不,一定不是这个意思。

  安文逸很快推翻了这个猜测,但他又想起张新杰说这话时的目光,仿佛是要直直看到自己心里。

  等等……前辈不会真是……

  不不不,这不可能。

  可是……

  不不不,不会的。

  ……

  安文逸陷入自我矛盾,漫漫长夜,辗转无眠。

  这就是为什么方锐第一次见安文逸,印象最深的是那浓重的黑眼圈,心说老叶诚不欺我,看这修仙的证明,果然跟张新杰不是一路人,于是十分高兴地伸出手道:“方锐,你的经纪人,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安文逸心说你终于来了。

  “叶修给我看了你的资料,我们先谈谈定位?”

  “我想演戏。”安文逸简明扼要道。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跟我上一个新人就差一个字。” 

  “他怎么说?”安文逸有些好奇。

  “他说他想演打戏。”

  “……”

  “怎么就没人跟我说他想红,”方锐很头疼,“梦想呢?追求呢?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朝气呢?”

  安文逸想了想,实话实说:“可能是因为最初的梦想实现了,我现在比较无欲无求。”

  “什么梦想?”

  “跟张新杰演对手戏。”

  方锐愣了几秒,紧接着开始自暴自弃:“再见,帮我跟叶修说我想辞职。”

  但安文逸没动也没说话,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看着方锐。

  “你干嘛?”方锐心里突然毛毛的。

  “等你冷静下来。”

  “……”

  方锐被迫冷静下来,清了清嗓说:“只想演戏的话,你的起点很高了,院线电影,又是张新杰看好的片子,一般来说不会错。”

  “肯定不会错,”安文逸纠正道,“张新杰近几年接剧越来越少,但只要是他接,都火了。”

  “等等,”方锐感觉哪里不太对,“你这一股子脑残粉的酸臭味是怎么回事?”

  “这是事实。”

  “但是脑残粉同学,张新杰有没有教过你话不能说得太满?”

  安文逸表示,好好好你对,你说。

  “总之这是好的方面,不管当初为什么选你来演主角,”方锐说着突然一愣,随即压低了声音,“不会有什么py交易吧,你可以放心告诉我,我好提前准备,以防事后有人拿这个做文章。”

  安文逸皱了皱眉,解释道:“没有,导演想用新人,我导师推荐了我。”

  “你导师……我记得是……”

  “方士谦。”安文逸回答道。

  “哦我明白了,”方锐抹了把脸,“那我们可以放心讨论怎么借《解码》的东风了。”

  “叶修帮我争取了一个电视剧的男二。”

  “我听说了,老魏的片儿,肯定搞得特别狗血,不过你现在需要电视剧来积累观众缘,狗血最好了,大家就喜欢看狗血的。”

  安文逸回想叶修发给他的剧本,点点头:“是挺狗血的。”

  “老魏本来想找个流量小生演这个角色,结果被老叶坑了,心里肯定不爽得要命。后天试镜十有八九会故意刁难,你别受影响好好表现,其他人不会瞎的。”

  “我能问问叶修是怎么……”

  “其实也没怎么,投资商是老叶他弟。”方锐知道安文逸想问什么,轻描淡写地扔出重磅炸弹。

  “……”

  “另外你的主要工作还是配合《解码》宣传,我们这边负责帮你艹人设。”

  见安文逸没有异议,方锐便继续说:“你的第一部戏就是跟张新杰合作,起点很好,又实现了你那点儿没出息的小梦想,但同时也有很多连带问题。你会被拿来跟张新杰比,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张新杰浸淫演艺圈这么久,你一个新人,哪里比得过?只能剑走偏锋,出奇制胜。”

  “你要干嘛?”安文逸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我昨晚研究你的资料,发现了一个很适合营销的点,”方锐说着突然坏笑起来,“你上高中的时候参加了一个话剧团,还很厉害,去过不少地方演出,但是你们团几乎没姑娘,你就成了专业反串,化名小手冰凉。想不到全团就属小手女神最火,随便一搜就好多你被表白的视频。我说你也太坏了,人家爱你爱到撕心裂肺,你就一句纯爷们打发了?”

  “……”

  “诶你那个化名是自己起的吗?”

  “不是,团长定的。”

  “难怪,我就说你看着也没什么幽默感。”

  “……”

  这是幽默感的问题吗?安文逸想静静。


下一章

评论(29)

热度(246)